• 夏冬百里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网「一夜沉沦非你不可小说夏冬百里翰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

    八戒影院电视资讯人气:127时间:2022-08-15 21:09:29

    403、番外正式见家人

    小宝不搭理他,仍旧直勾勾的盯着李多宝,认真地问,“你以后会虐待我吗?电视剧都说,后妈会虐待孩子。”

    这小家伙,说话真直接啊!

    百里云和夏冬同时抽了抽嘴角。

    李多宝蹲下裑,与他平视,圆圆的苹果脸上带着明朗的笑容,“小宝,我很喜欢你,我怎么会虐待你呢?”

    小宝认真地问,“真的吗?”

    她重重点头,“当然是真的!”

    他耸了耸小肩膀,“哦,那我允许你当我的后妈了。”

    “谢谢。”她咧嘴笑,露出可爱的小白牙,漂亮的大眼睛转了转,忽而鼓着腮帮问,“小宝,你会不会欺负我?电视剧都说,孩子不喜欢后妈,所以故意欺负后妈呢。”

    小宝老成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一本正经地说道,“多宝,欺负人也要看对方的智商,如果对方毫无还手之力,欺负起来也不会有块感,所以,我根本没有欺负你的必要。”

    李多宝怔了怔,倏尔气呼呼地说道,“你是在鄙视我的智商吗?”

    小宝唇角翘了翘,“基本上,你可以认定是这个意思。”

    “哇呀呀,太可恶了,我要惩罚你。”她往手掌上哈了哈气,然后两手往他腋下抓去,挠他的痒痒。

    小宝最怕痒了,咯咯地笑成一团,钮动着小身体,断断续续地说道,“别挠了,再挠,我就生气了哦,我真的生气了哦!”

    “好吧,不挠你了,叫我一声多宝阿姨,我就放过你。”李多宝眯着眼笑,那表情,有点像诱拐小朋友的狼外婆。

    “多!宝!阿!姨!”小宝一字一顿地叫完,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呜呜,小宝,你太好了,我爱死你了!”李多宝感动得两眼泪汪汪,将小宝抱到怀中,狠狠在他脸上亲了两口。

    小宝嫌弃地擦擦脸,“不要亲我,要亲亲我爹地去。”女人真麻烦,高兴的时候总喜欢抱住他猛亲。

    李多宝脸上一红,眼睛瞪得圆圆的,故意板着脸道,“小孩子家家的,以后不许乱说话,也不害臊……”

    小宝哼哼唧唧,“害臊的不是我吧,有人脸红了哟……”

    李多宝的脸更红了,要论斗嘴,十个李多宝也斗不过小宝,百里云不忍再看下去,走上前替她解围,揉了揉小宝的头发,咧嘴笑道,“儿子,今天爹地带你们三个小家伙出去吃饭,你们想吃什么?”

    三只小家伙纷纷发表意见:

    “肯德基!”

    “麦当劳!”

    “海鲜!”

    百里云摸了摸下巴,最后赞同小翼的意见,“走,吃海鲜!”

    小宝和小乖不满,嘟着腮帮叫嚷,“为什么?”

    “因为你们说的肯德基和麦当劳都是垃圾食品,小孩子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走啦,我们吃海鲜去,有香喷喷的香辣虾和香辣蟹,还有美味的烤鱼,唔,还有鲜美的鲫鱼汤,谁愿意去的,赶紧举手报名!”

    “我,我!”三只齐刷刷的举手。

    “好嘞,上车,绑好安全带!”百里云挨个拍了拍他们的小脑袋,将他们塞到自己的跑车里面。

    他双手潇洒地插在裤兜里,冲着夏冬咧嘴笑,“你要不要一起去?”

    夏冬夸张地挥手,“不用了,我还是不要去打扰你们的约会了,多宝,再见,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再见,夏冬。”李多宝笑着挥了挥手。

    孩子们降下玻璃窗,伸出小脑袋挥手告别他们的妈咪。

    李多宝本身个性就开朗活泼,充满了童趣,所以很容易就跟孩子们打成一片,他们都很喜欢她,小乖还很亲昵地叫她“小婶婶”,虽然将她羞得满脸通红,但是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小家伙们回家之后,在长辈面前不住地夸赞李多宝,当然,这是百里云的策略,让家人还没有见李多宝之前,就对她产生好感。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夏冬也帮着多宝说话,在老夫人和百里雄面前夸赞多宝善良单纯。

    老夫人怎会看不出他们那套把戏,只是假装不知而已,笑呵呵地说道,“阿云啊,你总算没有让奶奶失望,将多宝追到了手,既然如此,怎么不将她带回来,让我们见一见?”

    百里云坦然地笑,“奶奶,为了让你们都接受她,我要先做好铺垫工作。”

    老夫人好笑地摆了摆手,“行了,还铺垫什么,抽个时间,安排我们跟多宝见一面,人家多宝肯要你这不省心的家伙,我们烧高香感谢她还来不及,怎么会为难她?”

    百里云夸张地怪叫,“不是吧,奶奶,在您的心里,我就那么不招人喜欢?”

    老夫人上下打量他几眼,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你就是太招人喜欢了,所以我们才犯愁,多宝这下可算是为民除害了。”

    “哈哈哈”三个小家伙爆笑,小宝还一遍遍的重复那个词语,“为民除害,曾奶奶,您形容得太好了!”

    可以肆无忌惮地开玩笑,可以将自己最丑陋的一面暴露出来,不用担心被嫌弃,可以在无助的时候依靠,可以在困难面前团结一心,这就是家人。

    自从争夺小宝抚养权那件事过后,百里云已经渐渐领略到家人之间这种羁绊,面对家人的玩笑,他不会生气,反而觉得开心,因为他们真的将他当做一家人。

    六月份,百里云从美国回来,他安排了家人与李多宝见面。

    李多宝穿了一袭雪白的及膝真丝长裙,绸缎一般的秀发随意披散在裸/露的肩头,清新,自然,圆圆的脸颊上,带着明朗的笑容,唇边绽放着两簇可爱的酒窝,漂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灵气逼人。

    她这次有准备,特意为每个人都准备了礼物,送给老夫人的是一方苏州手工刺绣的手帕,送给白锦绣的是一条刺绣披肩,送给百里雄的是一方端砚,百里翰收到的礼物是一支金笔,夏冬的是一只漂亮的花瓶,小孩子们收到的则是玩具。

    礼物并不昂贵,但是都很贴心,因为她从百里云那里仔细打听过他们家人的喜好,比如老夫人喜好用手帕,白锦绣喜好刺绣,百里雄闲暇时喜好写毛笔字等等。

    老夫人看李多宝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她笑容纯真,待人彬彬有礼,言谈间也不像那些千金小姐虚与委蛇,个性直爽,也知道体贴人,是难得的好女孩。

    百里雄对李多宝个人很看好,但是对她的家世有点不满意,不过他仔细想了想,阿云改邪归正,与这个女孩也有关,如果他执意反对,说不定会将儿子逼回以前的老样子,所以他也就勉强同意了。

    至于白锦绣,一来,她不是百里云的亲生母亲,没有太多的发言权,二来,现在丈夫跟她关系融洽,她也不想因为百里云,引起夫妻矛盾,所以大大方方地接纳了李多宝。

    百里翰在得知百里云与李多宝谈恋爱的时候,就派人调查过李多宝,知道她是一个单纯的好女孩,他不担心她伤害百里云,倒是有些担心百里云欺负她,不过,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他也懒得过问,最要紧的是她家老婆的暗恋者又除掉了一个,当真可喜可贺……老夫人乐呵呵地说道,“多宝,什么时候我们两家家长聚一聚,商量一下你们的婚事。”

    李多宝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百里云知道她脸皮薄,连忙说道,“奶奶,我现在在美国发展事业,我们的婚事不着急,等我回国之后再说。”

    老夫人嗔怪地看了他一眼,“于情于理,我们两家人也该见见面,否则多宝的父母还以为我们家不懂礼数呢。”

    李多宝莞尔笑道,“好呀,奶奶,我妈妈以前听阿云提起过您,她当时就说很佩服您,很想跟您见见面。”

    老夫人好奇地道,“阿云在你妈妈面前提起过我?都说我什么了?该不是骂我吧?”

    李多宝眉眼弯了弯,“怎么会?阿云讲起您以前跟爷爷上过战场,我妈妈就说,您是当代的穆桂英,她特别敬佩您。”

    老夫人打趣道,“哟,多宝,没看出来,你这张小巧嘴儿啊,这么会夸人,奶奶被你夸得呀,尾巴都翘起来了!”

    李多宝调皮地眨眼,“这可不是我夸的,是我妈妈夸的!”

    老夫人爽朗地笑了起来,饭桌上的气氛热烈又温馨。

    百里云给李多宝夹了她最喜欢吃的菜,手机突然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阿豹打来的,他笑着对大家说了一句“我接个电话”,然后快步走出包厢。

    “阿豹,什么事?”

    “二少,我和阿虎刚才看到赵德业搂着一个女人走进了一家旅馆。”

    百里云目光一凛,赵德业,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他唇边勾起一抹冷酷的弧度,沉声道,“阿豹,拍下他们的照片,查出那个女人是谁。”

    “好,我明白了。”

    百里云打完电话回来神情未变,笑呵呵地说着趣事,调节桌上的气氛。

    饭后,众人聚在一起聊了一会儿也就散了。

    《一夜沉沦:非你不可》第404章番外你离婚我支持

    李多宝翻看着手里的照片,每看一张,她的心里就疼痛一分,那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她的母亲,他怎么狠心这么对待她!

    看完最后一张,眼泪不受控制地掉落,她紧紧咬着唇,捏着照片的手指指关节微微泛白。

    “宝贝儿,别伤心了,早点看清楚那个混蛋的真面目,是一件好事。”百里云单膝蹲在她面前,用纸巾轻柔地擦拭她脸上的泪水。

    她含泪点头,心里仍旧很痛,她为自己的母亲不值,为什么母亲命这么苦,嫁的第一任老公早逝,第二任老公又出轨!

    第二天,赵德业要跟人家谈生意,不在家,李多宝拿着照片回家,打算跟母亲说清楚。

    百里云担心赵德业突然回来,会伤害到她们母女,提出陪她一起去,她觉得不太合适,而且还会让母亲觉得难堪,他只好改变主意,让阿豹和阿虎在她们家楼下监视,一旦赵德业回家跟她们母女发生冲突,他们就会冲上去保护她们。

    王霞看到李多宝回来,很高兴,连忙追问她昨晚跟百里云家人见面的情况。

    李多宝笑了笑,“挺好的,他们都很支持我们,奶奶还说要跟您见见面。”

    “那就好,那就好!”王霞笑容满面,她之前一直担心百里家看不起他们小家小户,没想到对方这么尊重他们,提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李多宝看着母亲高兴的样子,摸了摸手袋里面的照片,不知道该怎么跟她开口,踌躇了好半晌,她试探地说道,“妈妈,我觉得两个人结婚之后,要对对方忠贞一辈子,挺难的……”

    王霞蓦然一惊,慌忙地问,“怎么了?难道阿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不,不是的!妈妈,你不要误会,我就是随口一说。”李多宝连忙摇头,她还真是不会说话,没有将话题拉到继父身上,反倒让母亲对阿云产生了误会。

    王霞拍了拍胸脯,嗔怪地看着她,“你这孩子,吓死我了,突然感叹这些,我还以为你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呢。”

    李多宝郁闷地摇了摇头,“不是。”

    王霞仔细打量她,眉头皱了起来,“宝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从进门开始,你就不太对劲啊。”女儿是她生养的,她比谁都了解女儿的性格,她一向情绪外露,就差在脸上写“我有心事”几个字了。

    李多宝咬了咬牙,决定快刀斩乱麻,最后试探地问,“妈妈,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赵叔叔背着你在外面找女人,你会怎么办?”自从那件事后,李多宝再也不称呼赵德业为“爸爸”了,而是叫他赵叔叔。

    王霞浑身一僵,她看着女儿那双眼睛,里面分明涌动着不安和忐忑的情绪,她了解自己的女儿,如果不是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消息,女儿不会问出这种问题,王霞脸色迅速变得难看,她嘴唇哆嗦着,半晌没有说出一个字。

    她这个人,可以同甘共苦,也可以逆来顺受,但就是不能容忍被丈夫背叛。不过,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多宝和阿轩,她就算不为了自己考虑,也要为孩子们考虑……“妈妈——”李多宝看她这么伤心,什么快刀斩乱麻,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担心地扶住她的手臂,急声道,“妈妈,你不要多想,我只是随口问问,赵叔叔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王霞缓缓伸手,抚摩着她的头发,黯然地扯了扯唇角,“多宝,你从小就不善于撒谎,每次撒谎,你就下意识地向右边看……没事,妈妈承受得住,你说实话吧……”

    她强颜欢笑的样子,就像一根针狠狠地刺在李多宝心头,她鼻腔一辣,生怕眼泪掉下来,连忙低头拉开手袋的拉链,从里面掏出照片,缓缓递给她。

    照片是正面朝上,最上面的那张是赵德业搂着一个女人走在街头。

    王霞颤抖着拿起那叠照片,缓慢的翻看,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她却翻阅了将近半个小时,一遍一遍的看,带着一种自虐的压迫,直到李多宝再也不忍看下去,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哭着道,“妈妈,别再看了。”

    王霞以为自己已经够坚强了,可是看到自己丈夫与别的女人亲热的照片,她还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心痛,眼睛已经麻木得流不出眼泪,她就像木偶一般,茫然地盯着远处,平静地问,“那个女人是谁?他们来往多久了?”

    李多宝咬了咬唇,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是赵叔叔的一个客户,已经来往三……三年了……”

    三年,他居然瞒了她三年!

    这三年来,他每次喝醉酒,都会对她谩骂不已,偶尔还会动手打她,每次酒醒了,又会祈求她的原谅,她居然傻傻地原谅他,就算他将她打得头破血流,她也硬不下心肠跟他决裂,没想到,他居然早就在外面养了清人!

    王霞光想想赵德业痛哭流涕请求她谅解的模样,就觉得恶心,这一次,她真的很想与他一刀两断。

    她麻木的视线缓缓转向李多宝,握住她的手,“宝儿,如果妈妈,想跟他离婚,你觉得怎么样?”

    李多宝重重地点头,眼睛里面全是肯定,“妈妈,我支持你离婚,你放心,这些年我也有一些积蓄,我一定能照顾好你跟阿轩。”

    王霞唇边缓缓勾起一抹笑意,抚了抚女儿的头发,“宝儿,有你这句话,妈妈就足够了。”

    李多宝抱住她,轻声道,“妈妈,早点办理离婚手续就早点解脱,阿云已经联系好律师了。”

    王霞轻轻叹了口气,“我还不知道阿轩会不会同意……再则,我离婚,会不会影响到百里家对你的看法……”

    “妈妈,我求您,您就自私一回,不要考虑别人怎么看,让自己过得幸福,好不好?”李多宝心疼地抱紧她。

    王霞抚摩着她的头发,轻声说“好”,但是眉宇间的愁绪却怎么也散不开。

    赵德业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正好撞见李多宝和王霞母女,李多宝手里拖着一个行李箱,母女俩看到他,都一脸淡漠。

    他不明所以,呵呵笑了两声,“阿霞,多宝,你们这是做什么?怎么提着行李箱?”

    王霞现在看到他就觉得厌恶,她掏出一叠照片,朝着他的脸扔了过去,冷冷地说道,“赵德业,你做的好事,我全都知道了,我们离婚吧,从今天开始,我就搬到多宝那里去住。”

    照片就如雪花一样散落在地上,赵德业与别的女人暧昧亲密的画面全部曝/光在走廊上,他不敢置信地盯着这些照片,嘴里嚷道,“阿霞,你听我解释,这个女人只是我的一个客户,我们没有什么的,真的——”

    “啪——”一记耳光甩到了赵德业的脸上。

    王霞缓缓收回手,鄙夷地看着他,“赵德业,是男人就要有担当,自己做的事情都不敢承认,你只会让我更加瞧不起你。”

    赵德业愣怔地盯着她,似是没有料到一向温柔的女人,竟然会出手打他。

    王霞不屑再看他,转头对李多宝说道,“宝儿,我们走。”

    “不,阿霞,不要走,我不会同意离婚的!”赵德业如梦初醒,急忙拉住王霞的手臂,与她拉扯起来。

    “放手,不要碰我!”

    “你是我老婆,哪里都不能去!”

    王霞用力挣扎,李多宝扔下行李箱,急忙冲上去帮忙,赵德业高高举起手臂,眼看就要落在王霞的脸上,楼道里突然闪现两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移动到赵德业身后,牢牢抓住了他的手臂,一个过肩摔,将赵德业摔到了走廊上。

    王霞条件反射地将李多宝护到背后,惊魂未定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个男人对着赵德业拳打脚踢。

    赵德业凄惨地叫,在地上滚来滚去。

    李多宝连忙从母亲背后跑出来,高声叫道,“阿豹,阿虎,你们不要打了!”

    阿虎阿豹两人停了下来,看都没看畏畏缩缩的赵德业一眼,将目光转向她们,“你们没事吧?”

    李多宝摇了摇头,“我没事,妈妈,你还好吗?”

    王霞勉强笑了笑,“我没事,谢谢你们。”

    “不客气,二少交待我们要保护好两位。我们下楼吧。”阿虎快步上前,将地上的行李箱提了起来。

    李多宝扶着王霞的手臂跟在他们后面,王霞走到电梯口,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趴在地上哼哼唧唧的赵德业,眼中浮现出不忍的神情。

    阿豹说道,“阿姨,您别担心,我们下手有轻重,没有打到他的要害,只是给他一个教训。”

    王霞尴尬地笑了笑。

    王霞还没有想好怎么跟阿轩开口说离婚的事情,他却打电话回来了,电话里,他的声音很急迫,“妈,你真的打算跟爸离婚了吗?”

    “阿轩,你爸都跟你说了?妈真的没有办法跟你爸过下去了,原谅妈想自私一回……”

    “妈,爸说他跟那个女人真的没什么,是你误会了,你就再相信他一回吧,妈,我真的不想变成单亲家庭的孩子!妈,我求你了。”阿轩在电话里呜呜哭了起来。

    篇幅限制只能发这么多了,想看全集的可以在【五星小说】阅读,书号2254。

    8月27,《九州缥缈录》已经完结,你对《九州缥缈录》的大结局怎么看?

    姬野:

    目前状态是羽烈南淮十二刀救出好基友阿苏勒,同时也毁掉了亲爹几十年的经营,开溜之后应该跟着车都护当雇佣兵去了,还改了个名字叫姬云烈。后来雇佣兵团在越州一带碰到传销人士项空月和马匪萧子陵,商量着一块搞个大的,结局不详(不知道江南有没有写,我没看到过)。不久后阿苏勒和羽然回来了,三人组加上项空月龙襄西门也静组建了野尘军,驻扎在宛州沁阳,估计闹得挺大,一度引来了白毅为首的联军围城,属实有排面。不久后姬野和阿苏勒闹翻,可能和界明城事件也有关系,俩人各奔东西,羽然和龙襄很可能也离开了,姬野带着项空月、西门也静、息辕的核心班底投靠嬴无翳,没过多久威武王身死(有说是病死,有说是雷碧城害死),姬野集团反杀雷碧城,射杀嬴真,九原易帜,有了自己的基业,按部就班以天驱军团大都护的身份一统东陆,入主天启。之后他可能发动过一次北征,因为有说过他去草原找阿苏勒,但是带的是铁浮屠和天驱军团,不过只存在可能。

    姬野娶了嬴无翳的女儿嬴玉,借此证明了自己离国公的合法性,和雷千叶的女儿雷心月,借此得到了晋北的支持。但是姬野一生挚爱羽然,因为妒忌杀掉了和羽然的丈夫龙襄,羽然为龙襄复仇,刺杀了姬野。

    吕归尘:

    阿苏勒目前是出城跟外公打架,结局是毫无疑问又白给了。此时息衍的死忠粉谢圭带头的几个天驱已经来到北都城,应该是救出阿苏勒和一部分蛮族士兵溜回东陆,跟基友组建野尘军。在沁阳期间和宛州带有钱人江氏还有点故事,大概是救了江氏当家的、宛州商会话事人江紫桉一命,从此江紫桉沁阳城口初相遇一见乌龟误终身。

    跟野鸡闹翻后,阿苏勒带人回了北陆,据项空月所说,他回到北陆几乎是各部落当场认爹,不消三月功夫称霸草原。姬野北征过没有不好说,但是阿苏勒一定是南征了的,原因可能是蛮族粮食的匮乏和北都城旧贵族的逼迫,他一直打到天下第一雄关唐兀关,跟姬野见了一面聊了聊,撤兵走人。

    阿苏勒一生也他娘的挚爱羽然,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后来在母亲(没想到勒摩这会儿还在)主张下娶了一个贵族傲娇小萝莉。阿苏勒中年而亡,应该比姬野晚一点,他好像没有后代(有人说残疾狂战士莫得生育能力),大君位置传给了兄长的儿子,影月传给了九州知名作死驴友商博良。

    羽然:

    目前回到了宁州,被翼天瞻哄去寂静之座避难。羽族这一块我不熟,后来她又回东陆去了,兜兜转转既没跟野鸡在一块也没和乌龟在一块,被暖男龙襄捡了漏,可能给龙襄生了个娃。后来龙襄被姬野干掉,她刺杀姬野后,回到宁州自杀。

    西门也静:

    现年一百三四十岁但驻颜有术的西门小改改现在还在林子里跟老头儿学解方程,她是N代单传的皇极经天派这一代的传人,定位类似于预言家。姬野驻扎沁阳时她正好路过,机缘巧合加入野尘军,喜欢上了狂拽炫酷屌炸天其实年龄最多当自己玄孙子的野鸡。西门是坚定野鸡党,全程跟着野鸡混,野鸡一统东陆后她掌管钦天监,应该位列八柱国之一(吧),姬野死后她去了北陆找吕归尘,并交给吕归尘一个孩子。这娃儿一说是龙襄和羽然的,一说是姬野和羽然的(贵圈真乱),一说是姬野和西门也静的(排列组合?),一说是一个叫云纹的羽人秘道家和西门也静为了某种目的约了一炮的,我倾向于是龙襄和羽然的。西门也静生无可恋也自杀了。

    这个娃儿应该是女孩儿,喜当爹的吕归尘很疼她,惯的她很任性,后来女孩儿看中了老爹的传人商博良,还把商博良的相好给吊死了,倒霉蛋商博良从此离开瀚州成为驴友。

    项空月:

    目前仅出现在糊辣汤环节。

    项空月是辰月教主公山虚的弟子,前头三位大名鼎鼎的师兄山碧空、雷碧城、华碧海(我怀疑项空月又名乔碧萝),他出师时,嬴无翳正“守护”天启。于是项空月想给喜皇帝当狗,结果刚来还没当上狗,喜皇帝跑出去找嬴无翳火并被干掉,项空月无fuck说就溜了。不久后他在越州碰到姬野,两人对上眼儿一起干事业,组建野尘军,浓眉大眼的项空月背叛革命加入了天驱,可能是唯一一个又干过天驱宗主又干过辰月教主的人。

    姬野统一东陆,项空月和姬野理念不合被软禁,后在一场大火后失踪,应该是回到辰月继承公山虚做教主了。

    项空月应该是一个魅,或者干脆是一条龙的化身。公山虚曾暗示他不是正常人类,他也笑笑说原来老师知道我是什么,也表现在他更强于几个师兄的精神能力和超凡脱俗的外表上。

    龙襄:

    天罗山堂龙氏刺客,已经出场,在息衍越狱7t中单杀了辰月刺客。不久后不知什么原因投奔了姬野,不知什么原因就撩到了羽然,不知什么原因搞到老大的女人还敢不跑路,然后就被姬野干掉了。

    不是我想敷衍,我真就知道那么多。

    翼天瞻:

    大鸟目前是叫跟班翼罕带着羽然避难,他独自面对鹤雪团。

    我觉得大鸟很可能会死在此战,他自己也说过了那么多年,这种劝别人(羽然)离开的方法还是有用,自知凶多吉少,必然视死如归,何况他一把年纪对付一群鹤雪,附近还有秘术和雷碧城五五开的华碧海。之后的废稿,我也没看到提到他还活着。

    经评论区

    苏瞬卿呀提醒,翼天瞻活了下来,后头还有戏份,我不太了解不作多说。

    白毅:

    白毅现在正在家里喝茶,殇阳关之战后几位将军基本都交了兵权韬光养晦了,小舟是他闺女这事儿目前也没暴露出来。之后他带兵打过一回姬野,也因为他的存在,嬴无翳始终不敢有大动作。

    但嬴无翳死之后,孤零零的过于强大的龙将被人忌惮,江南专门写了一段文字讲述他的死去。楚卫国宫殿被焚毁,他抱着白瞬,在和叛军的战斗中被杀死。

    后来江南又宣布这是废稿(…),认为他应该有个更戏剧更有意思的结局,这个结局里他被好友息衍杀死。

    “我曾答应他,他把答案给我抄,我日后在战场上就放他一马。结果他给我抄了,我却没有留手。”

    息衍:

    息衍越狱后侄子也不管了,直接奔天启砍雷碧城。结果来看他应该没干掉雷碧城。

    别的角色缺的是未来,息衍既缺现在又缺未来。作为江南最喜欢的配角,息叔太神秘了,比如他和父兄的关系(息辕在父亲死之前从未听说这个叔叔),他还在天启附近当过山贼(皇帝陛下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被息衍劫了),他所说的老师指的又是谁,这个人教过嬴无翳一式刀法,和翼天瞻是老朋友,这些都不清楚,息衍果然如狐狸般神秘。

    我个人猜测息衍和姬野一样是庶出,跟兄长有矛盾,一早就离开家闯荡了。他的老师有以下几个备选:苏瑾深、李凌心、彭千蠡,或者某个没出场的高人。

    首先这个高人,教授刀中无敌的威武王一式刀法,绝对是翼天瞻级别的武士,基本就是正常人类上限(钦达翰王这种,一般不把他看做正常人)。其次他带出了息衍和白毅,看来不仅武技高超,还精通兵法,虽然没说他是不是在稷宫带的学生,不过在天启很可能有背景。最后,他跟翼天瞻老交情,他可能是个天驱,参加过北伐。于是得出上述几个备选。

    苏瑾深和彭千蠡可以排除,息衍和翼天瞻第一次见面是在喜帝七年,翼天瞻询问息衍的老师生死,息衍回答老师八年前就过世了,苏瑾深喜帝五年被嬴无翳斩首(也侧面说明他不太可能教过嬴无翳刀法),彭千蠡更是喜帝九年自杀,时间对不上。剩下的李凌心可能性很大,首先他精通步战,息衍是东陆三十年步战第一人,可能传自他,他每次行军计算非常精确,这一点白毅和他很像。其次,他的死亡官方说法是营救叶正勋时被包围,蛮族数万军队奈何不了他的三个百人队,他在撤退中遭遇狼群被害,尸首无存,这个说法留了很大的余地,说不准李凌心孤身逃离,联系不上组织,回东陆时武皇帝已经被缴权,他干脆就改名换姓隐居了。最后,他心性沉稳,非常冷静,符合万垒之鹰的描述。

    江南表示息衍会在三本书之内挂掉,当然啦,我今年21岁,有生之年应该是等不到了。

    嬴无翳:

    东陆一把年纪仍处于中二期的雄狮目前清理了门户,蹲在家里韬光养晦以待时变。我记得某个文里好像说过他还会和诸侯联军干一架,但是印象不深。他不会再打进心心念念的天启了,后头和姬野线相关联,嬴无翳收留姬野的残部后不久就重病,然后被神棍雷碧城所害,一番乱斗后离国被姬野接盘,一代霸主的所有心血基业都为他人做嫁衣裳。

    百里景洪(和他的一大家子人):

    脑子不太全活的百里国主被狡猾狡猾滴青阳人一个菜没点还搭了一整桌,(虽然很不严谨的)多年谋划沦为笑谈。和张嘉译老师塑造的老阴B形象不同,书里的老百里纯属脑热易冲动人菜批话多,要么是设计了多年被人截胡(给幽长吉汝妻子我养之结果剑被路过此地的大鸟顺走了),要么是飞龙骑脸非得装个逼(姬野劫法场,他硬要抓活的,赵云点赞),后头大概偏离主线自然死亡(或者被智商碾压而死),死后百里煜继位。

    百里煜会和大型架空历史古装连续剧《小舟缥缈录》官方唯一指定女主白舟月联姻,这俩文化人很可能是真爱。注意这个百里煜是个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有不通的翩翩佳公子,尤其精通音律,不是剧里那个摇着拨浪鼓叫爹的憨批,后来被姬野灭国后封了个刘禅同款的违命侯,姬野没事还会和他聊聊人生。结局是姬野把他俩苦命鸳鸯放回了下唐,条件是割了他的舌头和一只手以防下唐叛乱。

    大型架空历史古装连续剧《小舟缥缈录》官方唯一指定女主白舟月在书里和乌龟纯路人,听说她好像对姬野有好感,《星野变》里姬野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时候还想起来这个妹子,不知道会不会发生点什么。不过想想姬野原型有点赵匡胤的成分,姬昌夜复刻赵光义,百里煜是李煜,那小舟就是小周后?万一搞了个《敬德幸小舟后图》。。。

    百里缳,纯工具人。貌似和江紫桉一样被九州杨过吕归尘秒杀了,从此只惦记着乌龟,结局不详。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