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子琪生了我的孩子必须对我负责不好意思你已经过了保修期

    八戒影院电影资讯人气:347时间:2022-08-15 20:12:43

    安子琪愁眉紧锁,数着兜里仅剩的钱。

    “咚”的一声巨响,脆弱的房门一下被从外边踹了开来,几个黑衣人拎着油漆桶闯进来,二话不说,便开始泼油漆,打砸房子里的东西。

    “住手,快住手。”安子琪急忙起身冲过去,拼命的想要阻挡他们。

    叶敏芝听到动静,慌忙从里屋走了出来,看到这种情形,也着急的上前阻止。

    “滚开,死女人。”一个黑衣人一脚将叶敏芝踹倒在了地上。

    “妈。”

    安子琪焦急的大喊,张嘴用力咬向使劲抓着她的手臂,趁那人松手,忙上前去扶叶敏芝,小心的将她护在身后。

    那些人砸够了,然后才悠闲的离开,走前还不忘大声威胁,“告诉安国邦,再不还钱,下次见他就卸他一条腿。”

    安子琪叹了一口气,自从家里公司破产后,爸爸便染上了赌博恶习,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不说,还到处借高利贷。

    摊上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安抚好叶敏芝,然后将被砸的乱七八糟的屋子收拾了一下,洗掉满身油漆,迈着沉重的步伐出了门。

    在街上转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兼职,安子琪有些沮丧的路边的石凳上坐下。

    难道要她像那些00小说00xs.cc里女主一样,去找个霸道总裁卖身做情人

    安子琪苦笑了一下,恐怕就算她真的愿意,天上也不会掉下个霸道总裁。

    正在此时,一辆黑色保时捷在她跟前停下。

    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大概四五岁的小男孩。

    五官如洋娃娃般可爱,身上穿着精致的小礼服,步伐优雅的走到了她面前。

    “安子琪,我想找你谈谈。”小男孩看着她一本正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燃烧的莫斯科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经地说道。

    安子琪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小家伙,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小男孩继续开口,“安子琪,年龄,身高168c,体重母亲叶敏芝,妹妹安思晴,就读于”

    “小家伙,你到底是谁”安子琪目瞪口呆。

    “我是萧一宁,安子琪,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

    半个小时后,安子琪出现在金帝大厦顶楼的旋转餐厅里。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萧一宁,来这里跟他谈事情。

    萧一宁身上有种莫名的亲切感,总让她忍不住想要靠近。

    看了眼窗下如蚂蚁搬的行人和车辆,作为s市最顶级的餐厅,在这里喝口水,大概都要她们家一个月的生活费。

    安子琪莫名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萧一宁小朋友,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找我有什么事了吧”

    萧一宁看着她认真的说。

    “安子琪,我要包养你。”

    噗,安子琪刚刚喝下的那口贵的要死的水,一下喷了出来。

    “咳咳,什么包包养”

    萧一宁伸出小手,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手帕,嫌弃的擦掉波及到他身上的水。

    不等她回过神来,再次对她扔出一个深水炸弹。

    “陪吃,陪玩,陪睡。”

    尼玛,这谁家的熊孩子

    安子琪泪了,这优雅的贵族气息,这标准的霸道总裁犯儿。

    老天,就算你真的想给我掉一个霸道总裁,可是,掉个迷你版的真的好吗

    她真的没有摧残祖国花朵的不良嗜好啊。

    “做我的妈咪。”

    “妈咪”

    安子琪差点没咬掉舌头。

    “是的,以一年为期,在这一年内,你做好所有我妈咪应尽的职责,你妹妹接下来三年的学费我会一次性缴清,还有你爸爸欠下的所有赌债,我都会全部处理。”

    萧一宁精致的小脸上,满是认真。

    安子琪怪异的看他,这真的只是个小屁孩吗

    “你不用怀疑我的能力。”

    萧一宁挺起小胸脯,朝一旁的黑衣人伸出手。

    黑衣人立刻恭敬的递过来一个小本状的东西。

    “这是空支票,金额随你填。”

    安子琪泪了,将支票推回小奶包面前。

    无论从他豪华的座驾,还是昂贵精致的衣服,都能看出,萧一宁的出身绝对不一般。

    她毫不怀疑他有这样的能力和金钱,只是

    “你为什么找我”

    萧一宁垂下肩膀,脸上闪过一丝伤感,有些沮丧的说道。

    “你很像我妈咪,我从出生起就没见过她,唯一见过的只有一张照片。”

    看到他眼中的落寞,不知怎的,安子琪有些心疼。

    鬼使神差地,安子琪点了点头。

    “好,我答应你。”

    听到她答应,萧一宁迅速的拿出了一份合同,等两人签字画押之后,原本沮丧的小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仿佛刚才的伤感完全是她的错觉。

    安子琪瞪眼,为什么她会有种被坑的感觉捏

    使劲摇摇头,不不,这一定是她的错觉。

    这么小的小屁孩怎么可能会坑她

    萧一宁捏着小下巴,大眼睛转了转。

    抬手朝身后招了一下,立刻有aiter端来了一杯鸡尾酒。

    将鸡尾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史前最后一只恐龙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酒递给安子琪,然后端起面前的橙汁朝她举杯。

    一本正经的说道。

    “祝我们合作愉快。”

    安子琪接过,喝了一小口,恩,这酒好甜。

    看着她将杯中的酒喝完,萧一宁唇角翘起,拿出手机迅速发了一个信息,几秒钟后手机响起。

    看到上边的回复,唇角的笑意更浓。

    安子琪放下酒杯,有些晕。

    “这酒喝着甜,怎么后劲这么大”

    等到下楼,安子琪已经醉得迷迷糊糊站不稳。

    萧一宁指挥着黑衣人将安子琪扶起。

    看到他略显粗鲁的动作,忍不住皱了眉。

    “小心点,伤到我妈咪,你以后就不用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那黑衣人快哭了,他真的已经很小心了。

    回到车上,萧一宁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我爹地现在在哪儿”

    “东西给他喝了吗”

    听完对面的回复,满意的挂了电话。

    车子在格兰名家的一栋公寓楼前停下。

    萧一宁扶着安子琪下车进电梯,上了36楼,熟练的在门上输入密码打开。

    将安子琪带到主卧前,“妈咪,到家了,你可以去睡觉了。”

    明天,我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萧一宁在心中默默说道。

    “嗯,宝贝,晚安。”

    安子琪醉醺醺的,抱着萧一宁的小脸使劲亲了一口,转身进屋。

    胡乱扯掉身上的衣服,扑上柔软的大床。

    迷迷糊糊的摸到身旁有个东西,两手上下摸了几把。

    咦,她的床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大型抱枕

    算了,不管了。

    “快起床,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快起床,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手机上的闹钟准时响起。

    安子琪习惯性的抬手,朝着床头摸去。

    整个身体却似乎被什么东西牢牢的禁锢,怎么都动弹不了。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前出现一张精致性感的脸庞。

    白皙细腻的肌肤连毛孔都微不可查,如一件最完美的艺术品。

    她这是在梦里吗

    能梦到这样养眼的福利,真不错。

    安子琪傻笑,忍不住伸手在美男脸上摸了两把。

    唔,真手感真不错。

    正摸的舒服,手腕突然被人狠狠的抓住,美男缓缓睁开了眼。

    “你在干嘛”美男眯眼冷冷问道。

    “哟呵,还挺傲娇的。”

    安子琪扒拉开他的手,又在他脸上捏了一把。

    “小样儿,在姑奶奶的梦里,还能被你欺负了”

    她来回扯着美男的脸颊,将他脸上的肉扯成一张饼,然后又松了手崩得一下弹回原状。

    “弹性不错,我给你九十九分,还有一分,怕你骄傲。”

    安子琪骄傲的说道。

    美男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一脚就把安子琪踹下了床。

    “额,怎么会这么疼,安子琪,你也太没用了,在梦里面都能被人欺负。”

    安子琪嘟嚷着,终于觉得有些不对。

    梦里怎么会这么疼还有,梦境怎么可能这么真实

    身上,全是青青紫紫的痕迹,床单上,有许多莫名其妙痕迹。

    这所有的一切,都明明白白的告诉她,昨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炼仙奇缘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天晚上他们

    “啊,流氓,去死。”

    安子琪羞恼的扯过被子裹住身体,尖叫着一脚朝美男狠狠的踹去。

    萧莫漓抬手迅速的抓住她踢过来的脚腕。

    两手同时用力,无情的将她甩到了一旁。

    从床上起身,飞快的抽起床单围在自己腰间。

    “是谁指使你来算计我”

    语气冰冷,脸色阴沉冷冽。

    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强大而危险的气息。

    安子琪被吓的身体不由自主往后缩了一下。

    硬着头皮开口。

    “我我算计你我还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床上”

    说到最后,又变得有些理直气壮起来。

    妈的,脸色阴沉你妹啊。

    明明吃亏的是她,他干嘛摆出一副三贞九烈的样子,她才应该是脸色最难看的那个吧。

    “你床上睁大眼睛看清楚,这是我家,是我的床。”

    萧莫漓本就难看的脸色冷的几乎要结冰。

    那带着杀气的眼神,恨不能将她千刀万剐。

    安子琪仔细一看,好吧,这确实不是她的床。

    咦等等,这,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蠢女人,别以为爬了我的床,我就会娶你。这种低劣的手段,连那些只会演狗血言情剧的三流小明星都不用了。说吧,想要多少钱”萧莫漓冷声说道。

    臭流氓,嘴巴还真是恶毒。

    安子琪从来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主儿,讽刺的话脱口而出。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