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恋后青梅竹马「青马竹梅十年他失恋喝醉竟然把我当成了他初恋给10」

    八戒影院电视资讯人气:154时间:2022-08-15 19:51:54

    秦凛之也不知道他是怀着什么心情问出这句话的。

    但他知道,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虽然面色不变,但内心却有些波动。

    没想到,商战里浮沉多年,他以为他早就已经有了波澜不惊的心脏,却还是会有感觉到它波动的一天!

    温晴有些迷茫:“啊?”

    然后她就有些嘲讽起来:“秦少多虑了吧,您又不是人民币凭什么每个人都要喜欢?再说了,即使您是人民币,那欧元港币那么多种类,我为什么非要只喜欢人民币?”

    说的好有道理,倒是让秦凛之不知道该怎么接。

    这么牙尖嘴利的女人,真的是修养极好的温晴吗?

    秦凛之冷哼一瞬,整个人就放松了起来,果然,他就知道,刚才的心脏波动只是错觉,他怎么会对温晴动心!

    他只是觉得不能让温晴顶着他妻子的名头,却给他戴绿帽!

    “注意你的身份,我可不希望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温晴挑眉:“这句话,也送给秦少!”

    秦凛之情绪极少有那么大波动了,他只是听着温晴的话,就一股火气止不住的往外冒。

    “温晴,是不是一天没有男人陪你,你就会 而死?”

    心脏像是又被蛰了一下,又痛又痒。

    温晴面色不改:“这可不是嘛。毕竟老公忙着陪别的女人,我可不是要饥 渴而死!”

    被反击回来的秦凛之,倒是周身越发烦躁了:“恬不知耻!”

    温晴还眉眼弯弯的冲他笑了笑:“谢谢夸奖!”

    落荒而逃不是秦凛之的习惯,眼见着温晴越发无耻,他倒是直接走到温晴身边一把横抱了起她。

    果然见温晴惊呼一声,拳头也不由自主的向他胸膛拍去:“秦凛之,你想做什么!”

    温晴话刚说完,就见秦凛之一把把她扔在了床上,即使床很软,但是温晴还是觉得有点疼。

    她揉了揉腰,还没起身,就见秦凛之直接压了上来:“满足你!”

    温晴蓦地瞪大眼睛,只是转瞬却又波澜不惊了起来。她可不信,秦凛之除了有羞辱她的爱好,还多了喜欢她的肉体这个爱好!

    温晴把双手敞开,倒是嘴角带着笑闭上了眼睛,声色也压得极为诱人:“老公,你可要轻点啊,人家可只喜欢器大活好的,不要秒射男!”

    只是许久都没等来秦凛之的动作。

    温晴偷偷的睁开眼睛,就见秦凛之眸子里火光一片,别误会,不是欲 火,而是怒火。

    温晴下意识的就想逃,只是没想到,刚逃到一边,就见秦凛之一把拥着她的腰,把她整个人都翻了过来:“温晴你长能耐了啊!这些话说出来,连脸红都省了!”

    温晴刚想反驳,就感觉到大掌正落在自己屁股上,一掌还比一掌更加用力!

    难不成他还越打越生气不成!

    “秦凛之,你又不是我爸,你凭什么打我屁股!你住手!”

    秦凛之哼一声,算是回应了。

    温晴磨磨牙:“不就是因为说不过我吗?你这是偷袭,有种你放开我,我们单挑!”

    单挑你妹夫!

    秦凛之打了五巴掌,才停了下来,整个人整了整衣服下了床,就像是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温晴爬起来又羞又怒的瞪了眼秦凛之:“我要告你,告你家暴!”

    秦凛之白了她一眼,却是转身走了,走了!

    果然是找个借口报仇的吧!温晴真想一巴掌打自己嘴巴,如果她说的不过分,秦凛之哪里来的理由报仇!

    只是虽然这么吐槽着,温晴却在听到大门被关住的声响的时候,忍不住摸着屁股笑出了声。

    秦凛之,他还管她呢,不管原因是什么,他都没有放弃自己……

    这种喜悦,在想到秦凛之回自己房间跟慕岚儿同床共枕的时候,化为乌有!

    傻女人,她怎么那么傻呢!

    对一个新婚夜就去陪小三的男人抱有期许,还在她白天亲眼目睹他跟小三亲亲我我,甚至是做到了她用了十年都没有做到的事情的时候?

    温晴拿被子捂住脸,终于还是隐约传来一声叹息。

    一大早温晴就接到了夺命连环call,她不耐的接了电话,喂了一声,就听见蔺子朗一贯邪魅的声音:“温晴快出来,哥哥今天心情好,带你去见你心心念念的麦克先生!”

    麦克先生!

    听到这四个字,温晴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即使因为自己昨天思绪纷飞而导致四点才睡的后遗症,都没有了。

    惊喜来的太过猝不及防,她呆了一瞬,就听到那边蔺子朗的声音有些疑惑:“难道你又不想去见了?”

    “不是不是,我马上就来,等我五分钟!”

    温晴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刷牙洗脸换衣服,然后就急不可耐的走了出去。

    等两个人会面成功,温晴看了看时间,却是笑得灿烂:“果然,说好的五分钟,本宫就是五分钟,一分都没让你多等!”

    蔺子朗白了她一眼,倒是从上往下打量了一下,才万分可惜:“如果不是你有张能看过去的脸,我想你肯定注孤生了!让我们男人等,这本来就是女人的特权,怪不得你那么多年还是没对象,啧啧!”

    温晴撇了撇嘴:“我又不是见心上人,至于打扮的花枝招展?”

    蔺子朗唏嘘了两声,还是没能说出反驳的话来。

    等到蔺子朗带着温晴来到麦克先生的房子的时候,温晴却是一眼就喜欢上了这种建筑:“戈菲特式建筑,如果以后我老了,我也希望我能住到这样的房子里。”

    蔺子朗微微一笑:“行家啊,老师的房子是我设计的!”

    我凑!

    没想到蔺子朗竟然是一位隐藏的极好的设计师啊!

    温晴倒是难得对蔺子朗更加佩服了。

    蔺子朗按了门铃,就有人过来开门。

    “师母好,师父呢,我带了朋友过来见他!”

    师母微微笑了笑,说了句跟我来,后面就开始碎碎念了,今天怎么那么多人都来求医,我担心你师父的身体撑不住。

    蔺子朗自是立即上前安慰师娘,温晴却是默默把这句话放在了心上。

    那么多人来求医,那她此行还能顺利吗?

    等温晴进了屋子,就跟在了蔺子朗身后,听蔺子朗跟师父师娘寒暄了一阵,这才把温晴拉了上去。

    “这是我朋友温晴,她爸爸脑子里面长了瘤子,想要请师父帮忙动手术。”

    温晴立即就接话:“你好,麦克先生,早就听说您的大名……”

    “诶,你们来晚了一步,我今年的名额已经全部用完了……”

    所以没机会了?

    温晴心一跳,立即就问出了声:“那麦克先生,有没有意外,能为我爸爸先做手术呢?”

    麦克先生头发花白,倒是难得的神采奕奕。如果有麦克先生执刀,那成功的几率可就大大的增高了!

    只是麦克先生确实不想再说话了,只冲着蔺子朗摇摇头。

    此行没成功,蔺子朗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温晴,本来利息都提前收了,没有请到人,倒是说不出的尴尬。

    明明他回国的时候,师父还有一个名额的,短短几天,师父竟然被人说动了?这人还真不简单!

    麦克一贯固执,所以这才是蔺子朗最大的依仗。

    他叹了口气,现在多想无益,还是先想想眼前的手术吧。

    “温晴,你相信我吗?”

    看着蔺子朗突然正经起来的模样,温晴就忍不住的想要信任。

    只是这种信任刚传递到大脑,她就瞬间领悟到了蔺子朗的意思。

    她怎么能忘了!蔺子朗可是麦克先生的高徒!一般人也同样请不到蔺子朗主刀的啊!

    绕了这么一大圈,温晴终于还是笑出声:“那,爸爸的手术,就拜托给你了!”

    蔺子朗邪魅的勾唇,却突然觉得,维也纳的天气真美。

    既然确定了爸爸的主刀医生,温晴立即就给王妈去了电话,让她找医生,帮忙调理一下爸爸的身体,看能不能尽快做手术。

    嘱咐了一大堆,温晴这才给爸爸打电话:“爸爸。”

    温晴的语气很柔和,听的温爸爸的神色也温和了起来:“晴儿,看来你在维也纳过的不错啊。”

    温晴嗯了一声,倒是笑出声:“爸爸,我没能帮你请到麦克先生主刀,但是我请到了蔺子朗,我还记得我当初第一次就是去求的蔺子朗呢,没想到兜兜转转,这个手术还是落到了他身上!”

    温爸爸倒是看到很开:“嗯,子朗这孩子也不错,在医学上成就很高。放心吧晴儿,爸爸还没看到你抱孙子呢,才不舍得死呢!”

    一谈到生死,谁都无法豁达。温晴暗自叹口气,终于还是恢复成温柔的语调:“嗯,爸爸,您要多保重身体,我还想着您能把我孩子抚养成大人呢!”

    温爸爸立即眼神晶亮:“你跟凛之正在努力造人?”

    温晴重重的点点头:“您放心吧。”

    您放心吧,女儿一定要让您看到外孙!

    想法一旦确定了下来,温晴心里就没想过回头了。

    她还特意去买了件透视装,只是等一切都搞定,温晴站在房间,突然就有些苦涩。

    这么处心积虑的勾 引秦凛之的她,还真是看起来像个饥 渴的坏女人。

    只是,他是她老公啊,她不找他,难道还能去找别人?

    爸爸已经不止一次在她面前提起要孩子了,她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她,爸爸早就不愿意活下去了。爸爸跟妈妈感情那么好,怎么忍心留妈妈一个人在地下?

    温晴思绪纷飞,终于还是拿出手机拨通了秦凛之的电话。

    “喂,温小姐有什么事吗?”

    周助理接的电话,温晴咬着唇嗯了一声:“叫秦凛之过来一趟。”

    周助理好像跟秦凛之说了什么,就见秦凛之在话筒那头嗯了一声:“有事?”

    只差最后一步了,温晴用力点了点头:“嗯。”

    “好。”

    等秦凛之说好之后,温晴这才觉察到她一直赤着脚站在地上,身子都变得冰冷了起来。

    她站在那里,看秦凛之推门进来,突然就手足无措起来。

    秦凛之皱着眉头看温晴只穿了一件黑色的透视装,里面什么都没穿,倒是越发显出她的好身材。

    她本就肤如凝脂,见他过来不知道是羞涩还是恼怒全身上下的肌肤都发红了起来。看起来倒是出奇的惹人有食欲。

    只是……

    “温晴,你就这么缺男人吗?”

    早知道会被讽刺,但是等到终于听到,温晴还是忍不住的心酸失落。她梗着脖子,眼神强硬:“你是我老公,满足我不是该是你的责任吗?”

    秦凛之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却是直接抬起她的下巴:“我不会上人尽可夫的婊 子的!”

    人尽可夫?

    温晴没想到,他心里的自己竟然是这样的。只是她从头到尾也就跟他有过关系。

    这一次倒真的是她妄想了。

    温晴闭了闭眼,再睁开,眼神是秦凛之看不明白的复杂:“你真的不跟我睡?”

    秦凛之却一把握住她手腕:“你是不是想说,以后你都不会找我?你的生理需求找别人满足?”

    温晴点点头:“各玩各的,互不干涉!”

    秦凛之一把把温晴丢上 床,床上的玫瑰花瓣都被震落了不少。

    他解开领带压上去,眼神里的火光是温晴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剧烈。

    她下意识的就爬到离他最远的地方。惹得秦凛之嘲讽的笑:“这不是你要的吗?躲什么躲?”

    温晴苦笑着,身子终于还是停了下来,整个人都僵直了,她闭着眼睛,睫毛轻轻颤动着,紧张的心里打鼓。

    秦凛之的身体压了上来,他的鼻息就喷在她的脖子里,痒痒的,让她忍不住动了动,却听到秦凛之沙哑冷硬的声音:“别动!”

    温晴果然不动了,只是心里却还是忍不住吐槽,秦凛之好歹也有那么多女人了,怎么还那么容易就发情!

    灼热的吻印上她的锁骨,秦凛之的手也往她的大腿根游移了起来,另一只手却是直接捏住了她的胸,四处揉捏……

    温晴本就敏感,被这么一刺激,倒是有些忍不住开始扭动身子了起来,甚至几次大腿根还碰到了秦凛之的火热……

    只是秦凛之相当有耐心,动作一点都不急切,反而符合他一贯的做事风格,沉稳。只是这种沉稳,快要折磨死她了!

    “嗯~”

    不小心轻吟出声,温晴本来迷离的神情瞬间就消散了开,身子也僵硬着,整个人都绷紧了。

    秦凛之拍了拍她的胸口,倒是语气沙哑着,说不出的蛊惑:“都在床上了,还装什么贞洁烈女?嗯?叫啊?”

    秦凛之语气低沉,磁性诱人,但听在温晴耳朵里,却比晴天霹雳还响。

    只因为是她勾、引他上、床的,所以她就要像个婊、子一样浪叫?

    全身沸腾的血液,好像一下子都降温了,连带着那些旖旎的心思,也都被冲刷的干干净净。温晴苦笑,突然就觉得没有意思了。

    只是即使没意思了,今天的事情,还是得继续下去。

    温晴伸手揽住秦凛之的脖子,依旧是刻意妩媚的笑:“我倒是想叫,但是老公明明还没开始疼爱人家,我该怎么叫呢?”

    秦凛之眼眸幽深。

    他大手从她的衣领里,往下钻,一寸寸的抚摸她的肌肤。果然她是皮肤变得更加红润了。

    这么一个害羞的女人,真的是人尽可夫的婊、子吗?

    秦凛之只是刚有这个想法,就见身下的身子扭动了起来。

    “怎么?”

    什么怎么?

    温晴紧咬着嘴唇,眼含着水雾迷茫的看向秦凛之,两个人目光对视着,倒是惹得秦凛之喉结动了两下,却是直接含上了温晴的嘴唇。

    秦凛之的动作很轻柔,但是一沾上她的唇,他就忍不住有些急切了起来。

    啃咬,舔舐,她的滋味太甜美,仿佛怎么吻都吻不够。

    他的大手越发往下,在她的腰间像是弹钢琴那样,点了几下,却是让她扭动的越发厉害了。

    秦凛之眼神越发幽深,唇却移到她的脖子里,轻轻舔舐。

    温晴哪里受过这么大的刺激,已经开始忍不住喘、息了起来。

    秦凛之忽的朝她看来,温晴身子一僵,绯红的脸颊,更是红润了几分。见秦凛之嘴角勾起,她还忍不住有些羞赧:“你做就做了,看我做什么?”

    秦凛之面色沉了两分,倒是多了些阴鸷。

    他缓缓把脸上的笑意扩大,倒是越发嘲讽:“果然口味轻满足不了你了吗?不看着你做,你能知道你身上压着的人是谁吗?”

    什么跟什么啊!

    温晴本来只是羞涩,这会倒是真的有些恼怒了,真应该不要开口的,先做完,然后就各回各家!

    她深吸一口气,压住心里的火气,这才依旧笑了出声:“所以老公来好好爱我吧。”

    都被嘲讽成这样了,她还要继续?

    不知怎的,秦凛之欲、火尽退,反倒是对她越来越厌恶了起来。

    果然什么样的人,都能上她吧?

    秦凛之眉头微皱,就想起身,却被温晴直接一把压下,她急切的开始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开始吻起来,从嘴唇到脖子,手还不忘在他胸前画着圈。

    真是熟练的很啊!

    “够了!”

    秦凛之一把推开她,倒是嫌弃的看了眼自己,然后眼神凌厉的怒瞪着温晴:“自荐枕席倒是做的很熟练?嗯?温晴,你要记住,你现在是我名义上的妻子!”

    所以勾、引他不是法律允许的吗?

    温晴坐在地板上,倒是再也没有了再次强上的心思。

    她低着头,长发披散着,遮住了她的表情:“是啊,所以我这不是在求老公满足我吗?”

    语气太平淡了,好像她根本一点都不在意。

    秦凛之看着她坐在地上落寞的样子,火气已经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怜惜越发深重。只是这种怜惜在听到她用这样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的时候,消散了干净,怒气不降反升。

    “贱,果然是骨子里的。”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他嘲讽,但是他只要用严肃的声音,鄙夷的说出这样的话,她的心脏还是会像被撕扯着,疼的都让她忍不住佝偻了身子。

    只是她咬紧了嘴唇,还是再一次缓声道:“我需要一个孩子。”

    “生他出来让你的秦夫人位置稳固吗?温晴,你果然还是在步步算计我!”

    看着秦凛之的神情越发冷漠,温晴却再也没有解释的心思。

    她抬头看着他,一贯隐藏的极好的深爱的情绪,就这么慢慢变成失望落寞,后悔和无奈。

    几种情绪交织,温晴却是皱着眉头笑了出来。

    她走到床边拿起衣服把自己暴露的身体包的严严实实,这才用一贯的声音道:“秦少慢走不送。”

    欲擒故纵还是什么?

    秦凛之一时间确定不了,只是看着她的背影有种莫名其妙的烦躁:“温晴,你以为你应该清楚的,我永远不会喜欢你……”

    “所以呢?连肉体也不能满足我了吗?秦凛之,不行就不行,能不能别找这么多借口?”

    温晴转身回头,明明身子包裹的严实,但是神情冷冽,面带不屑,倒是让秦凛之一时间轻笑出声,下一秒就直接把温晴压倒在床上:“温晴,你真够贱呢,这是改套路了?”

    温晴倒是真的不想跟他发生什么关系了,虽然婚内、她做不出来,但是从精子库买个精子她还是能够办到的,没必要非要压了她温大小姐的身价。

    只是……

    温晴苦笑的推拒着秦凛之,她之前还是有期待的吧,期待拥有着他们两个的孩子。只是,她现在的想法却是,有生之年,不想跟秦凛之发生关系。

    她会觉得恶心!

    恶心曾经卑贱的自己!

    温晴面色清明,神情冷漠:“温晴是贱,可是秦少又能高贵到哪去?”

    秦凛之一把拉过她,让她整个身子贴上来,他俯视着,直直对上她的眼:“欲拒还迎?”

    温晴笑着,也学着他的样子,直直的盯着他:“不,我嫌你恶心。”

    秦凛之也不恼,面色竟然还柔和了几分,他挑起温晴的下巴,却是凑上去吻了起来。

    温晴本来还想着不回应,让他一个人玩去,但是没想到,唇齿相依,在不知不觉中她也开始回吻了起来。

    一吻毕,秦凛之捏住她下巴笑得嘲讽:“果然身体比嘴巴诚实!”

    温晴也笑着:“不,这是生理反应,谁都一样。”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