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炉香葛薇龙结局(第一炉香对葛薇龙的描述)

    八戒影院电影资讯人气:166时间:2022-08-15 19:36:44

    张爱玲笔下的《第一炉香》,是一部短篇小说故事。

    故事讲述女学生葛薇龙,从一个清纯少女一步步走向堕落的故事。

    最初的葛薇龙单纯上进,她为了求学,投奔姑妈。

    可不曾想到,她却迷恋上奢靡生活,同时爱上了花花公子乔琪乔。

    为了成就自己的爱情,过上上等生活,她不惜出卖自己的灵魂,彻底沦为他们赚钱的工具。

    她曾有过离开的机会,可她早已不是最初的自己。

    她清醒地看着自己,一步步走向堕落。

    她的悲剧,是她自己选择的结果,她的悲剧也给我们警醒。

    1、追求舒适,是人性本能

    故事的女主葛薇龙,本是一名上海女子,因为战乱,葛薇龙一家到香港避难,如今家庭困难无法生存,家人毅然决定回上海。

    为了能继续留在香港读书,完成学业,她只能选择投奔姑妈梁太太。

    年轻时候的梁太太,为了嫁给富豪梁季腾做第四房姨太太,不惜与家里人闹翻。

    葛薇龙知道姑妈的名声不是很干净,如果和姑妈在一起,怕是会影响她。

    可她又劝慰自己:只要我行得正,立得正,不怕她不以礼相待。外头人说闲话,尽他们说去,我念我的书。等未来遇到了真心喜欢自己的人,对方是不会介意和相信那些流言蜚语的。

    不谙世事是她,怎么会知道这纸醉金迷的社会有多复杂。

    梁太太为葛薇龙准备好了房间,当葛薇龙准备把衣服放进衣橱时,她愣住了。

    衣橱里挂满了华丽辉煌的衣服,爱美的女人天生喜欢漂亮的衣服。

    葛薇龙一件一件地试穿,她突然醒悟,这些是梁太太为她准备的。

    一个穷苦学生,面对锦衣玉食的生活,内心充满羡慕,却没有想到人心险恶。

    一转眼,葛薇龙在梁太太家里生活了两个月,她参加过太多次晚宴、茶会、音乐会等,也有了许多次穿着华丽衣服的机会。

    她暗自庆幸,梁太太只是拿她当幌子,可是她不知道,她早已不是最初的自己。

    有这样一句话:由俭入奢容易,由奢入俭难。

    当一个人体验到美好幸福的生活,再回到当初穷苦的生活,那种断崖式的下跌,让人无法适应与接受。

    避苦而追求舒适,是人性的一种本能。

    就是这种人性的本能,让葛薇龙无法回到最初,也为她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2、明知不爱自己,却深陷其中

    几个月后,在一个园会上,葛薇龙与花花公子乔琪乔相遇。

    爱情就这样不期而遇,不知不觉中,乔琪乔走进了她的心里,只是她还未曾发现。

    此时的葛薇龙还存有一丝理智,她知道乔琪乔在家中地位不好,除了玩之外,什么本领都没有,于是她告诉自己切不可犯傻,不能着了他的迷。

    随着两人相处的次数增多,她早已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她犹如众多女孩子一样,当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她并不是只看到他的优点,而是看到了他的缺点,她不介意!

    司徒协是一个财主,也是梁太太的局面上的老相识,他看中了葛薇龙,一次聚会后送了葛薇龙一个名贵的手镯。

    葛薇龙知道,自己不过是梁太太的工具,注定要做出牺牲。

    唯一可以摆脱的方法,就是离开。

    想到曾经那贫困的生活,她不愿回去,若想体面地离开,只能找个有钱人嫁了。

    可她的心已被乔琪乔塞得满满地,再也无法装下别人。

    若乔琪乔愿意娶她,她一定会答应的。

    乔琪乔看出葛薇龙爱她,对她说:我不能答应和你结婚,我也不能答应你爱,我只能答应你快乐。

    即使知道他是个油嘴滑舌、沾风惹草的男人,可葛薇龙并不介意,还是与他发生了关系。

    可不久,她就撞见乔琪乔与女佣勾搭的事,她痛苦彷徨。

    夜深人静,葛薇龙追问自己的内心,为何这样固执地爱着乔琪,这样自卑地爱着他。

    她明白,最初是因为吸引力,但是后来,完全是因为他不爱她的缘故。

    她安慰自己,起码今晚乔琪是爱自己的,哪怕他的爱只有一刹那。

    此时她陷入爱情无法自拔,当初的那份理智也早已飞到九霄云外。

    而一个女人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甚至放弃了自己的尊严,又怎么可能得到男人的爱与尊重呢!

    网上有句名言:爱一个人的前提,是先学会自爱,知道自己要什么,包括你爱的男人。

    遇到这种朝三暮四的男人,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而葛薇龙深知乔琪不爱自己,却选择了清醒的堕落。

    3、为爱飞蛾扑火,自甘堕落

    葛薇龙与乔琪乔的事,被梁太太知道了,她自知做错了事,只能离开这里。

    梁太太告诉葛薇龙,你爱的人不爱你,你的名声何在?

    你若想挣回这口气,就得收服他,那才是真本领。

    梁太太看似在为葛薇龙着想,实则是把她当做赚钱拉拢人心的工具。

    这边梁太太与乔琪乔商议两人的计策:只要她能为你赚钱就行,等她不能赚钱养家了,你找个理由离婚就是,两人达成目标。

    梁太太告诉她,乔琪乔不结婚,只是因为他心高气傲,希望夫妻俩可以在外过得舒服一点,可他没有钱。若新娘子自己有钱,那或许可以少受些气。

    而葛薇龙内心也有着一丝不甘心,乔琪一天不爱她,她便放不下。

    最终葛薇龙在他们的安排下,心甘情愿地与乔琪乔订了婚,她也深知结了婚,就等于卖给了梁太太和乔琪乔。

    于是她每天不是忙着替乔琪乔弄钱,就是帮梁太太弄人。

    葛薇龙对乔琪乔说过这样一句话:我爱你,关你什么事,千怪万怪,也怪不到你身上去。

    她的爱里填满了卑微与堕落,唯独失去了自我。

    她的爱低到了尘埃里,可没有人会爱尘埃里的她。

    爱情最可怕的是,因为爱他,而迷失了自己。等到你幡然醒悟,一边后悔,一边骂自己犯贱。

    不要让爱情迷失了自己。做最好的自己,等爱你的人。

    爱情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人的双向奔赴。

    4,对爱情有戒心,三思而后行

    为了爱情不顾一切,听起来很美,可实际却是对她人生的毁灭。

    故事开头那个有上进心,有胆识的女学生,早已不复存在。

    故事的结尾,她自愿为爱堕落,成为声名远扬的交际花,与妓女没什么区别。

    有这样一句话:没有任何人会成为你以为的、今生今世的避风港,只有你自己,才是自己最后的庇护所。

    无论什么时候,保持独立的能力,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自己有的才是最实际的。尤其是现在这个社会,人人都很现实,想要靠依附别人生活会很惨。

    而人格独立的女人,她们需要爱情,她们更需要自己,她们会遵循自己的感受,而不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这样才能让感情之路越走越顺。

    周国平在《人与永恒》中说:爱情常常把人抽空,留下一具空躯壳,然后扬长而去。所以,聪明人始终对爱情有戒心,三思而后行,甚至于干脆不行。

    张爱玲原小说(非电影)中《沉香屑·第一炉香》葛薇龙为什么爱上乔琪乔?

    【葛薇龙:爱得卑微,以爱为名出卖自己】

    凄凉的格调

    读完通篇小说,我内心是无比压抑的。少女葛薇龙,就这么一步步在19世纪40年代香港所谓“上流社会”的纸醉金迷中,在亲姑妈梁太太的刻意安排下,在爱人的薄凉里,从天真走向沉沦。成了替姑妈带人,替丈夫赚钱的“交际花”。

    没有我期待的觉醒和抗争,这是我看得无比焦虑的原因。

    在现实生活中,多少人会卑微地爱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甚至为了ta出卖自己的身体?

    用时下流行的一个字来概括,我想“舔”最恰当。

    为什么她会爱上乔琪乔

    我分析了几个原因。

    一、乔琪乔的“撩”拨。

    乔是中葡混血,外表不赖;久经风月场,自然有自己逗女孩子欢心的一套。乔讲话也是有自己的话术。你看他第一次见面,就把缘分讲成那么长一段话。

    许我们生在两个世纪里,也许我们生在同一个世纪里,可是你比我早生了二十年。十年就够糟的了。若是我比你早生二十年,那还许不要紧。我想我老了不至于太讨人厌的

    这是他浪子的才学。

    他还会死缠烂打。

    乔琪乔并没有再度闯入梁宅,但是每逢她出去应酬,不论是什么集会,总有他在座。

    二、乔琪乔的“独特”

    葛薇龙要在香港完成学业,靠姑妈梁太太的经济支持。

    作为报答的默契,她得在社交场上替梁付出。比如,带青年才俊来梁家,让梁“套路”这些年轻人。两人有这样的默契。

    但乔不一样,他能抗拒梁的套路。

    因为本质上他和梁是半斤八两的人。

    薇龙正因为卢兆麟的缘故,痛恨着梁太太。乔琪乔是她所知道的唯一能够抗拒梁太太的魔力的人,她这么一想,不免又向乔琪乔添了几分好感。

    三、葛薇龙的卑微

    人的卑微藏在无意识里。搬去梁家的第一天,她就觉得自己家的佣人不上台面。她可能没意识到,在她潜意识里,去梁家就是“进豪门”了。

    她和梁太太家的睇睇和睨儿一般的打着辫子,她那根辫子却扎得杀气腾腾,像武侠小说里的九节钢鞭。薇龙忽然之间觉得自己并不认识她,从来没有用客观的眼光看过她一眼――原来自己家里做熟了的佣人是这样的上不得台盘!

    她看轻姑妈梁。她对女子的轻视,何尝不是在轻视自己。

    薇龙暗暗地叹了一口气,想道:“女人真是可怜!男人给了她几分好颜色看,就欢喜得这个样子!”

    四、葛薇龙的软弱,对“命运”的屈服

    葛薇龙对自己的生活是有认知的。她就是梁的“饵”。

    梁太太牺牲年轻的女孩子来笼络司徒协,不见得是第一次。她需要薇龙做同样的牺牲,也不见得限于这一次。唯一的推却的方法是离开了这儿。

    她想过反抗。尤其是发现乔刚和自己亲密完,立马勾搭丫头睨儿后。她绝望了,想回上海去。

    可是又因为生病耽误,后来反复思虑,还是决定留下。

    薇龙突然起了疑窦――她生这场病,也许一半是自愿的;也许她下意识地不肯回去,有心挨延着……说着容易,回去做一个新的人……新的生命……她现在可不像从前那么思想简单了。念了书,到社会上去做事,不见得是她这样的美而没有特殊技能的女孩子的适当的出路。她自然还是结婚的好。那么,一个新的生命,就是一个新的男子……一个新的男子?可是她为了乔琪,已经完全丧失了自信心,她不能够应付任何人。乔琪一天不爱她,她一天在他的势力下。她明明知道乔琪不过是一个极普通的浪子,没有什么可怕,可怕的是他引起的她不可理喻的蛮暴的热情。

    她已经在与乔的纠缠中失去了信心。

    她诧异她的心地这般的明晰,她从来没有这么的清醒过。她现在试着分析她自己的心理,她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固执地爱着乔琪,这样自卑地爱着他。最初,那当然是因为他的吸引力,但是后来,完全是为了他不爱她的缘故。也许乔琪根据过去的经验,早已发现了这一个秘诀可以征服不可理喻的妇人心。他对她说了许多温柔的话,但是他始终没吐过一个字说他爱她。现在她明白了,乔琪是爱她的。当然,他的爱和她的爱有不同的方式——当然,他爱她不过是方才那一刹那——可是她自处这么卑下,她很容易地就满足了。今天晚上乔琪是爱她的。这一点愉快的回忆是她的,谁也不能够抢掉它。梁太太,司徒协,其他一群虎视眈眈的人,随他们爱怎样就怎样吧,她有一种新的安全,新的力量,新的自由。

    她只能将就,并去适应乔和姑妈的理念与安排。

    这是一个她放弃了自我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梁的怂恿也不可忽视。

    本质上,我觉得是因为她不甘心。

    薇龙闭上了眼睛。啊,乔琪!有一天他会需要她的,那时候,她生活在另一个家庭的狭小的范围里太久了;为了适应环境,她新生的肌肉深深地嵌入了生活的栅栏里,拔也拔不出。那时候,他再要她回来,太晚了。她突然决定不走了――无论怎样不走。

    “得不到”,所以不甘心。说透了,这是一种赌徒心态。

    葛的悲哀

    她的思维有毒,此处不批判。

    她的结局是注定了的。

    乔琪对于这一头亲事还有几分犹疑,梁太太劝他道:“我看你将就一点罢!你要娶一个阔小姐,你的眼界又高,差一些的门户,你又看不上眼。真是几千万家财的人家出身的女孩子,骄纵惯了的,哪里会像薇龙这么好说话?处处地方你不免受了拘束。你要钱的目的原是玩,玩得不痛快,要钱做什么?当然,过了七八年,薇龙的收入想必大为减色。等她不能挣钱养家了,你尽可以离婚。在英国的法律上,离婚是相当困难的,唯一的合法的理由是犯奸。你要抓到对方犯奸的证据,那还不容易?”

    这种颓废气息浓烈的小说,对阅读代入感很强的人来说是种折磨,不宜多读。

    阅读的时候,要走的进去,更要走的出来。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