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狼还乡结局(只狼龙之还乡最终boss)

    八戒影院电影资讯人气:693时间:2022-08-15 17:50:32

    第一个结局是背叛所有人的修罗结局;

    第二个结局是杀死皇子,断绝龙胤的结局。

    第三个结局是狼自我牺牲,拯救皇子的结局。

    流程如下:

    选择不交出皇子,击败巨型忍者·枭之后,躲在皇子背后的帘子后面偷听皇子谈话。

    狼听见皇子准备要求让他杀掉自己之后,去找医生小姐姐商量。医生小姐姐建议在龙之泪中下安眠药,并且她给出了线索让狼去找。

    最后狼在仙峰寺中又找到了一个铃铛,又一次回到了三年前;直面自己的义父——枭,并再次击败了他,改写了过去,终结了未来将会发生的忍者们的叛乱。在最终击败了年轻的苇名一心之后,狼给皇子服下龙之泪,待皇子沉睡之后;狼选择提刀自尽,以自己的牺牲保下皇子的性命。

    第四个结局,刚才有主播打出来了:

    先给般若子吃下普通柿子,等般若子去了幻境之后,去找她,由此狼得知仙峰上人有解决龙胤的办法。之后去找仙峰上人,发现他已死,在他留下的道具中给出了服用蛇柿子的提示。

    等苇名一心死后,再回幻境找般若子,她会说:“龙之泪真能终结龙胤,斩断不死吗?”。然后把干湿两个蛇柿子都给般若子服下,般若子流下“冰之泪”,之后她就会变化为一个摇篮。在狼击败年轻的苇名一心之后,把冰之泪和龙之泪都给皇子吃,皇子就会转生到般若子身上。

    最后狼也不用死,他最终去了遥远的西方……

    乾隆的17个儿子到最后的结局是怎样的?

    乾隆帝十七位皇子的最后人生结局是什么样的呢?接下来就为大家一一加以细述。

    皇长子定亲王永璜:永璜于雍正六年(1728年)五月二十八,在皇宫中的乾西二所(皇子居所)出生,当时乾隆帝还只是皇子身份,没有封爵。永璜的生母也是富察氏,不过只是皇四子的侍妾,和乾隆帝的嫡妻富察氏同族不同宗。因为母亲地位低下,所以永璜虽然是长子,但也并没有多少特别的待遇,在乾西二所中显得不那么重要,远不能和两年后由嫡母富察氏所诞育的二弟永琏相比。

    雍正十三年(1735年)七月初三,已经晋封为宝亲王侧福晋的富察氏因为患病不治而去世,八岁的永璜失去了生母。五十天后,雍正十三年(1735年)八月二十三,雍正帝也突患急病驾崩于圆明园,宝亲王弘历奉遗诏登基,即乾隆帝。

    乾隆三年(1738年),已经被秘立为皇储的乾隆帝嫡长子永琏患病夭亡,年仅九岁。但是乾隆帝当时在世的几个庶子:皇长子永璜、皇三子永璋、皇四子永珹、皇五子永琪、皇六子永瑢都没有能够在这之后被密立为皇储,乾隆帝心中还是对皇后富察氏能再诞嫡子充满希冀和盼望,皇长子永璜也在平平淡淡的日子里逐渐成长,在宫中的待遇和其他皇子相比并没有任何不同。

    永璜的七弟永琮因罹患天花,病重不治,在乾隆十二年(1747年)底夭折,年仅两岁。乾隆十三年(1748年)三月,永璜的嫡母、皇后富察氏因为连续痛失爱子导致忧虑成疾,在随乾隆帝南巡的途中薨逝于山东德州。

    因嫡子夭折、皇后薨逝而情绪极不稳定的乾隆帝,在给皇后办理丧事的过程中对于失仪、误事的大臣们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打击,因为礼仪失察或者办事不利而触怒了处于暴戾、狂躁状态下的皇帝的各级倒霉官员,数不胜数。

    在迎接嫡母灵柩返京时,皇长子永璜、皇三子永璋在迎灵仪式中表情不够悲伤、致哀行礼不够痛悸。盛怒中的乾隆帝对于两个庶子在迎接哀礼仪式上的的淡漠表现暴跳如雷,认为他们毫无悲恸之心,对嫡母去世之事不以为然,没有为人子者的孝道和恭敬。

    于是乾隆帝当场发飙,痛骂两个庶子,呵斥永璜、永璋两人不孝,并将他们的授业师傅们全部罚俸降级,以儆效尤。永璜、永璋因此胆战心惊,魂不附体,之后行事无所适从,浑浑噩噩,心态已经被乾隆帝打击得垮掉了。

    永璜时年不过二十岁,正在大好青春之时却遭受了来自于皇父的无情打击,莫名其妙地丧失了皇位继承权,前途一片灰暗。惶恐惊惧之下的永璜从此郁郁寡欢、一蹶不振,乾隆十五年(1750年)三月,如同行尸走肉般勉强度过两年生不如死的惨淡日子后,他因哀怨之气郁积,心病无法痊愈,最终病故于自己的府中,年仅二十三岁。

    永璜病重去世后,心中愧疚无比的乾隆帝摘帽缨、穿素服,亲临永璜的宅邸致祭悼念,并明发诏令:“皇长子诞自青宫,齿序居长。年逾弱冠,诞育皇孙。今遘疾薨逝,朕心悲悼,宜备成人之礼。”追封长子为定亲王,赐谥号“安”,称定安亲王。

    皇次子端慧太子永琏:永琏生于雍正八年(1730年)六月二十六,生母为皇四子弘历嫡福晋富察氏(即乾隆帝孝贤皇后),是乾隆帝实打实的嫡长子。乾隆帝登基后,出于“立嫡立长”的思想,在乾隆元年(1736年)七月,遵循雍正帝创立的“秘密建储”制度,结合汉家“嫡子承继”原则,将皇后所出的皇次子、同时也是嫡长子的永琏秘立为皇太子,把他的名字封入鐍匣,放置于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额后,作为将来皇位传承的依据。如果一切正常,永琏就是乾隆帝之后的嗣皇帝。

    但是天命不在其身,人算不如天算,两年之后,乾隆三年(1738年),刚满九岁的永琏就因为患病不治,早早夭亡。对于嫡长子的夭折,乾隆帝哀恸不已,在朝会时向大臣们出示了册立其为皇太子的密旨,表明自己的立嫡心愿。之后,乾隆帝追谥永琏为端慧太子,以皇太子礼仪隆重安葬,并且在京城西郊朱华山为端慧太子修造了皇太子陵,这是清朝唯一一座皇太子陵。

    乾隆六十年(1795年)冬至大祭之时,乾隆帝特地命已经是皇太子了的十五子颙琰前往朱华山端慧太子陵,去祭拜已经离世五十七年的亡兄永琏,并细心地嘱咐颙琰:“汝兄端慧皇太子,朕先曾密立,已有名分,汝应行叩跪之臣礼,非以弟拜兄也。”

    颙琰谨遵父命,在祭祀兄长时以臣拜君而非以弟拜兄之礼行三叩九拜大礼。端慧皇太子永琏在身后所受到的尊崇,深深体现了老皇帝对早逝嫡长子的一片哀悼和追思之心。

    皇三子循郡王永璋:永璋于雍正十三年(1735年)五月二十五出生于皇宫西二所(重华宫),生母是宝亲王侍妾格格苏氏(汉人,追赠纯惠皇贵妃)。和大哥永璜一样,因为乾隆帝嫡长子永琏的存在,和母族的缘故,永璋整个青少年时期都显得默默无闻,在皇宫之中没有任何影响力,不受皇父乾隆帝所重视,只不过以皇子得身份享受礼制内应得的待遇,按部就班地成长、进学、生活,仅此而已。

    乾隆十三年(1748年)三月,永璋的嫡母、皇后富察氏因为接连失去儿子导致身心大大受损,在随乾隆帝南巡途中半道病重不治,薨逝于山东德州。乾隆帝不得不中断南巡,带着皇后灵柩返回京师。

    在乾隆帝的狭隘暴戾扭曲心态揣度之下,永璜、永璋二人在迎灵仪式上的淡漠态度是“毫无人子之道、悖逆不孝”,越看越使人厌恶。盛怒之下的乾隆帝甚至要抽侍卫的腰刀当场格杀二人,吓得两个庶子魂飞魄散、战栗不已。在被大臣们拼死劝阻之后,乾隆帝尚余怒未消,恨恨地对天发誓说“此二人断不可承袭大统!”把永璜、永璋二人的继承权予以剥夺,表示父子恩断义绝。

    莫名其妙地飞来横祸使得皇长子永璜惊吓成疾,两年后就在惶恐、落寞之中去世了。而当年只有十三岁的永璋也在皇父的怒斥之下一蹶不振,郁郁寡欢,还没有真正成年就早早地衰衰落寞,再也没有了青年应有的风华和朝气。虽然在长子去世后乾隆帝心中对当年苛责迁怒两个庶子之事多少有些内疚和后悔,但是公开发的誓已经不可更改,他再也不能像无事一样继续重用乃至刻意去培养永璋,只能黯然地放弃了这个无辜的儿子。

    不过在乾隆十五年(1750年),乾隆帝将堂姐和硕淑慎公主(即康熙帝废太子胤礽次女)的女儿博尔济吉特氏立为皇三子嫡福晋,和永璋成亲,并赐予大量妆奁作为婚典用度,这也算是在某些方面稍稍补偿了一下永璋吧。

    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七月,在无声无息地活到了二十五岁时,永璋因病在皇宫阿哥所内去世。去世前,乾隆帝曾经到其居所视疾,叹息不已。永璋去世后,乾隆帝追封其为“多罗循郡王”,并将其安葬于皇长子永璜位于密云的陵寝内。

    永璋的独子早夭,为了延续循郡王世系传承,乾隆帝在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把第十一子永瑆之子绵懿过继给永璋,袭固山贝子,之后晋封为循郡王。绵懿之子奕经,在鸦片战争中有过出场。

    皇四子履郡王永珹:乾隆四年(1739年)正月,乾隆帝第四子出生于紫禁城,这是乾隆帝登基后所诞育的第一个皇子,其生母为嘉嫔金氏(淑嘉皇贵妃),金氏的祖上是从朝鲜归附而来的。乾隆帝为这个儿子起名为“永珹”。

    因为永珹生母金氏的祖上是从朝鲜而来,在清初的时候才归附,一直是内务府正黄旗包衣身份,所以永珹在宫中的地位不高,没有得到过乾隆帝的青睐,普普通通一个皇子而已。而他的生母金氏,在乾隆十六年(1751年)的时候晋封为嘉贵妃,并获准抬旗,金氏家族才不再从属包衣籍。因为金氏的身份比较低下,所以她所生的四个皇子(除了永珹外,金氏还生了皇八子永璇、皇十一子永瑆,以及早夭的皇九子)在和其他皇子竞争储位时,天然地居于劣势地位。

    永珹自幼就知道自己不会入得皇父的法眼,被预立为皇储,所以心态一直比较超然,不争不抢,顺其自然。他在乾隆十九年(1754年)正式成婚,次年其母嘉贵妃金氏就薨逝了,这一年永珹才十六岁(其弟永璇十岁、永瑆才三岁,皇九子早夭)。生母去世后,永珹兄弟在皇宫中不可避免地被边缘化,乾隆帝对这几个儿子也没有过多的重视和关爱。

    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七月,乾隆帝的十二叔履亲王允裪去世,没有留下子嗣,为了表示对于十二叔的“追崇哀悼”,乾隆帝“大方”地把当时在世的最长子——皇四子永珹过继出去,作为允裪的嗣孙,降等承袭了履郡王,以承允裪身后之祀(永珹过继的原因,我们后面再说)。

    永珹出继之后,生活平淡、波澜不惊,安安静静地读书、办差、随驾出巡,没有任何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二月,在为祖母崇庆皇太后(乾隆帝生母、即孝圣宪皇后)薨逝而服丧一个月后,三十九岁的永珹也随之病倒,并病重去世。乾隆帝对于永珹的去世不胜痛惜,下诏哀悼:“皇四子履郡王永珹,秉性醇良、持躬端谨,朕诸子中次序最长。昨因遘疾竟至不起,所有一切丧葬典礼,加恩照亲王仪注行。”并让他的同母弟永璇穿孝祭奠,和他们的母舅金简一起,主持葬礼典仪事宜。

    永珹去世后,由唯一在世的儿子绵惠降等承袭多罗贝勒,绵惠于嘉庆元年(1796年)去世,没有留下子嗣,当时已经是太上皇帝的乾隆帝给皇孙过继嗣子,挑选了永珹的同母弟、成亲王永瑆的次孙奕纶为绵惠嗣子,以承永珹、绵惠的世系和身后祭祀。嘉庆四年(1799年)三月,永珹的十五弟嘉庆帝颙琰追晋四哥为和硕履亲王。

    皇五子荣亲王永琪:永琪生于生于乾隆六年(1741年),其生母为海贵人珂里叶特氏(愉妃)。乾隆帝诸子的母族大多出身内务府包衣或汉妃、鲜妃,出身满洲八旗的只有原配孝贤皇后富察氏和继后那拉氏,再有就是诞育了皇五子永琪的愉妃珂里叶特氏(乾隆帝舒妃也是满八旗出身,不过其所生皇十子早夭,不再叙述)。

    因为生母出身的缘故,永琪自幼就被乾隆帝青睐有加,钟爱无比。尤其是在乾隆帝的嫡子永琏、永琮相继夭折之后,虽然乾隆帝也曾公开说过:“先朝未有以元后正嫡绍承大统者,朕乃欲行先人所未行之事,邀先人不能获之福,此乃朕过也。”反思自己一心立嫡是非分之想,但乾隆帝暗地里从来没有放弃过“立嫡立长”的念头,母族是正黄旗满洲出身的皇五子永琪,就是他接下来着重考察的立储对象。

    永琪平安长大后,性格仁厚、聪慧纯孝,沉稳博学,骑射方面在皇子中也是出类拔萃,表现十分突出。乾隆帝越来越觉得自己没有选错人,基本上已经决定把永琪当做下一位秘密建储的嗣君人选来对待了。

    为了给心中的储君人选永琪让路,乾隆帝在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先把永琪最大的弟弟——皇六子永瑢过继给上一年去世的慎郡王允禧(乾隆帝二十一叔)为嗣孙,为永琪的储君之路铺下了第一块基石。

    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五月初五端午节,乾隆帝在圆明园居九州清晏殿准备举行宴会,召诸皇子及宗室王公大臣前来共度端午。但在宴会尚未召开之时,园内突发大火,并迅速蔓延至九州清晏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是永琪及时赶到,不顾火势凶险以手臂击破殿门,背起慌乱中的乾隆帝,迅速逃离了火海。事后,乾隆帝更加欣赏永琪的忠孝之心和果敢坚毅的品德,愈发坚定不移地决定要密立永琪为储君。

    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十一月,乾隆帝为了继续给永琪铺路,把在世的长子——皇四子永珹出继给去世的十二叔履亲王允裪为嗣孙,从宗法上取消了永珹实际上的长子地位。而皇五子永琪就成为了乾隆帝在世最长的皇子,从而获得了被秘密立储的合法地位。

    乾隆三十年(1765年)十一月,乾隆帝将二十五岁的皇五子永琪册立为荣亲王。乾隆帝在位时期,生前即封亲王的皇子一共只有四位(除永琪之外,只有皇六子质亲王永瑢、皇十一子成亲王永瑆、皇十五子嘉亲王永琰(即嘉庆帝)在乾隆帝在位时获封亲王,但距永琪封亲王时已经是二十多年后了。)这清楚地表明,皇五子荣亲王永琪的名字,即将被写入乾清宫正大光明匾后鐍匣内的传位诏书中了。

    可世事难预料,就在永琪晋封荣亲王后不过两个月,他就莫名其妙地患上了附骨疽(骨结核)之症,这在当时属于绝症。心急如焚的乾隆帝焦虑不已,急命太医院用心医治。但永琪的病势十分沉重,太医们多方医治也无法使其痊愈。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三月初八,永琪病重不治,英年早逝,年仅二十六岁。对于步入老年的乾隆帝来说,再一次失去了属意的储君人选,不啻为最沉重的打击,乾隆帝的精神几乎面临崩溃。

    二十多年后,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老皇帝已经确立了储君人选,宗庙已经有托。但他在想起早逝的爱子永琪时,还唏嘘感慨,痛惜不已:“朕视皇五子于诸子中更觉贵重,且汉文、满语、蒙古语、马步、骑射及算法等事,并皆娴习,颇属意于彼,而将示明言,及复因病旋逝,朕乃不胜痛惜矣!”

    永琪去世后,第五子绵亿(也是唯一在世的儿子)降等承袭多罗贝勒,并于嘉庆四年(1799年)晋封为多罗荣郡王。此后永琪的后裔代代相传,爵位三降后以奉恩镇国公世袭,直至清末。

    皇六子质亲王永瑢:永瑢生于乾隆八年十二月(阳历是1744年1月),生母纯妃苏氏(即纯惠皇贵妃)。因为生母出身汉人(后来才抬旗正白旗满洲),所以他和同母兄三哥永璋一样,在宫里的地位比较尴尬,乾隆帝在早期挑选皇储人选时,永瑢并没有进入皇父乾隆帝的眼中。在乾隆帝看来,这个庶子以皇子的身份逍遥富贵一生,就是他人生从起点到终点的既定路程了。

    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十月,十六岁的永瑢奉旨迎娶孝贤皇后(乾隆帝嫡妻,已去世)的侄女富察氏为嫡福晋,当年冬天,在乾隆帝安排下,永瑢出继给去世的慎郡王允禧(乾隆帝二十一叔)为嗣孙,降等承袭贝勒(如上所述,乾隆帝这是为心目中的储君人选、皇五子永琪被密立为储君而提前铺路)。

    永瑢身为皇子,为人过于文弱,弓马骑射差强人意,文才方面倒是还可以,但勇武方面还是提不起来。在乾隆帝看来,只要还有其他的人选,永瑢这样的文弱书生还是不要参与到建储之事里面来吧。

    从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开始,二十五岁的永瑢正式参与政务,为皇父办差效力。此后永瑢先后受命管理内务府,充任四库全书正总裁,兼管钦天监。这些职责都偏向于文治方面,可见乾隆帝对于永瑢的文学素质还是很认可的,充分发挥了他的长处,人尽其才。

    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永瑢被晋封为质郡王,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乾隆帝七旬万寿,质郡王永瑢领衔主持庆典,并操办庆典前后所需的一应典仪用度、物品、人事,其在朝堂上的地位和精明强干的能力可见一斑。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十一月,永瑢被晋封为“质亲王”,同时总管内务府事务。当时永瑢在乾隆帝诸子中年纪最长,且兼管的差事最多、最重要,可见乾隆帝对他的重视(虽然此时乾隆帝早已密立十五子永琰为储君,但是在政务方面,他还是比较倚重第六子永瑢的,这也有加紧锻炼他,将来给弟弟当好帮手和助力的意思在内)。

    可惜,永瑢晋封亲王后不到一年,就在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五月不幸患病去世了,时年四十八岁。而此时,距离乾隆帝的八旬万寿,只差了一百天的时间。原本这场盛大的庆典,乾隆帝还是准备交给办事熟练、操持得力的永瑢来总管执行的,可永瑢再也不能为皇父继续效力了。在当年八月乾隆帝八旬万寿庆典的时候,不知道乾隆帝会不会想起这个已经去世了的精明能干、文才优异的儿子,乃至为此唏嘘感慨呢?

    永瑢去世后,第五子绵庆降等承袭了多罗质郡王爵位,绵庆的儿子贝勒奕绮在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去世后,因为没有儿子,所以永瑢的嫡系血脉断绝。道光帝将永瑢的四哥、履郡王永珹的嗣孙奕纶(承继永珹独子绵惠之嗣,实际上是永瑢十一弟成亲王永瑆之孙)第十一子载华过继给奕绮为嗣子,以承永瑢、绵庆、奕绮的身后之祀。后来载华因事在同治四年(1865年)被革爵,退回原宗,同治帝以奕纶第九子载钢为奕绮的嗣子,代替载华主持永瑢、绵庆、奕绮身后祭祀。载华的后裔以奉恩镇国公的世袭爵位,一直传承到清末。

    皇七子哲亲王永琮:乾隆十一年(1746年)四月初八佛诞日,乾隆帝的皇后富察氏再次诞育皇子,这是乾隆帝继早夭的皇次子永琏之后所得到的第二个嫡子。时隔八年,乾隆帝再获嫡子,这让狂喜的他作诗庆贺,并宴请群臣,意在使举国同贺宗庙有继。

    之后,乾隆帝为嫡次子赐名为“永琮”,而“琮”是上古时代祭祀用的礼器,也有承继宗庙的含义,乾隆帝想要把永琮的名字放在鐍匣内,安置于正大光明匾后的意思显露无疑。

    乾隆十二年(1747年)四月初八,永琮满一周岁,乾隆帝便暗地里准备密建皇储,预定于当年冬至自己到天坛举行大祭之时,亲自向昊天上帝致祭祷告,正式把永琮密立为储君。

    就在乾隆帝筹备第二次秘密立储之时,不到两岁的储君人选、皇七子永琮在乾隆十二年(1747年)十一月突然罹患天花,导致乾隆帝预定的冬至建储之事落空。而永琮的病也越来越重,最后药石无效,于乾隆十二年除夕(阳历是1748年1月)重蹈乃兄端慧太子永琏的覆辙,病重夭折。

    乾隆十三年(1748年)正月,乾隆帝第二次遭遇了嫡子夭折的打击后,在无尽的悲恸中发布谕旨,说明自己早已内定永琮为嗣君人选,只因时间仓促、同时永琮突然患病夭亡,所以才没有正式建储。但永琮是皇后所出嫡次子,聪慧端敏,身份贵重,其葬礼典仪应高于前朝(指顺治、康熙、雍正三朝)夭亡的皇子。

    同时,乾隆帝下诏追赠永琮为“悼敏皇子”,(皇子夭折后追赐谥号,在清朝极为罕见),并将永琮安葬于其兄永琏的朱华山皇太子陵。嘉庆四年(1799年)三月,永琮去世五十一年后,其十五弟、嘉庆帝颙琰追封七哥永琮为和硕哲亲王。

    皇八子仪亲王永璇:永璇和四哥永珹、十一弟永瑆同母,都是淑嘉皇贵妃金氏所生(永璇出生时,金氏尚为嘉妃),生于乾隆十一年(1746年)七月。和四哥永珹被排除在嗣君人选之外的理由一样,永璇因为生母金氏的家族朝鲜内附、包衣出身的身份而被皇父乾隆帝所轻视,即使是两位嫡子身份的兄长永琏、永琮先后夭折,四哥永珹、六哥永瑢又先后出继宗室长辈,五哥永琪英年早逝后,身为皇八子的永璇已经是乾隆帝在世儿子中行辈最长者,他也从未被乾隆帝所关注过,储君这个位置,早早就和永璇无缘。

    其实,除了母族的出身以外,永璇为人方面也有很大问题:他成年后举止轻浮,行事毛躁,性格孤傲乖戾,和诸兄弟的关系比较疏远,平常的人缘也差,乾隆帝觉得他的所作所为不是储君的应有的气度,江山社稷怎可能交给这样轻浮浪荡浅薄之人手中。再者,永璇自幼就有腿疾,不便于行走,形象上也差。这些性格和生理上的缺陷才是永璇被最终乾隆帝放弃的重要原因。

    不过,永璇的心态很好,对于被皇父放弃而失去皇储之位的事情并不是特别在意,反而有如释重负之感,此后数十年里优哉游哉,尽享身为皇子的富贵荣华,放松得很,对于乾隆帝所啊安排的差事和政务也不大上心。乾隆帝知道永璇没有夺嫡之心,也不会对将来的嗣皇帝产生威胁,也就由他去了

    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三月,永璇晋封多罗仪郡王,嘉庆四年(1799年)正月,太上皇帝乾隆帝刚刚驾崩,永璇的十五弟嘉庆帝颙琰就立即晋封八哥为和硕仪亲王,并总理吏部,负责清除乾隆帝宠臣和珅的党羽。此后,嘉庆帝乃至永璇的侄子道光帝在位时,对于永璇都优容有度,厚以奉养。永璇作为富贵闲人在这之后又享了三十多年的福,直到道光十二年(1832年)八十八岁的时候才无疾而终。

    永璇不但是乾隆帝诸子之中最后去世的,也是整个清朝最长寿的皇子,这也是永璇的幸运和福气之所在。他的后人也在爵位三降之后以奉恩镇国公世袭,直至清朝结束。

    皇九子:乾隆帝第九子和皇四子永珹、皇八子永璇、皇十一子永瑆同母,都为淑嘉皇贵妃金氏所出,生于乾隆十二年(1748年)。不过皇九子在乾隆十三年(1749年)就夭折了,未命名,无封。

    皇十子:生于乾隆十六年(1751年),生母是舒妃叶赫那拉氏,舒妃为康熙朝重臣明珠的曾孙女,乾隆帝诞育过皇子的妃嫔中,舒妃的出身是比较高的。可惜皇十子在乾隆十八年(1753年)就夭折了,没有命名,也没有封爵,无福消受可能拥有的富贵乃至更进一步的尊崇了。

    皇十一子成亲王永瑆:永瑆于乾隆十七年(1752年)二月出生于圆明园,和皇四子永珹、皇八子永璇、皇九子同母,都是淑嘉皇贵妃金氏所生。在乾隆帝所有皇子中,永瑆的个人文化素质最为出色,尤其是书法功底深厚,是清代四大书法家之一,同时永瑆还著有又有《诒晋斋随笔》、《仓龙集》、《诒晋斋法书》等文学著作,在学识和艺术造诣等方面是一等一的大才子。

    如果是传统的儒家中华王朝,永瑆这样的“贤王”必将是皇帝选择嗣君时的首选,也是朝臣们推崇的“圣君”标杆。乾隆帝当初也曾重点关注过永瑆,想册立他为储君人选。

    但永瑆文才傲人,可骑射武学方面就差的太远,平时又一派儒学名士的派头,醉心于书画诗词,文章歌赋,这让看重骑射技艺、保持祖宗尚武传统的乾隆帝非常鄙视,认为永瑆这是迂腐书生习气,缺乏阳刚尚武精神,若是永瑆成为储君人选,岂不是选了宋徽宗、李后主似的高才低能的亡国之君。

    乾隆帝也曾多次规劝永瑆,让他以祖宗家法为先,保持尚武本色。可是永瑆在皇父的苦心劝慰下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名士派头,依旧醉心于书画诗词,文章歌赋,个人文化素养不断提升的同时,弓马骑射武艺方面稀松拉胯,这种根本没有把乾隆帝的教诲铭记在心、我行我素的秉性,实在是让乾隆帝对永瑆大失所望。

    同时,永瑆还有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性格特点:出奇的小气吝啬!他的嫡福晋富察氏是乾隆帝嫡妻孝贤皇后的亲侄女,大学士傅恒的嫡女。但是她嫁给永瑆后,全部嫁妆首饰居然都被永瑆没收了,平日里穿粗衣,用粗茶淡饭,简直连侍女都不如,搞得富察氏在回娘家时向父母哭诉说吃不饱。乾隆帝得知后召永瑆进宫询问,永瑆还不以为然地说福晋的嫁妆都没有乱用,一直保管在府中,自己这样做也是避免以免福晋花钱大手大脚,从而败家。直气的乾隆帝大骂永瑆吝啬,败坏皇家名声。

    此外,永瑆府中有一匹马不甚摔死了,他心疼不已,居然命全府上不要买其他蔬菜粮食,以马肉为食而节省花费。平时府中的用度,永瑆也是能省就省,不肯多花半文钱。长久以往,大家都知道堂堂皇子夫妇平常粗衣粗食,以咸菜稀粥果腹,还习以为常,一时间成了京师内外的大笑话。

    永瑆醉心于名士的派头,以及他生性吝啬小气的性格,让乾隆帝觉得这个儿子的眼界和格局太小,如果把社稷托付给他,国家岂不是要衰败倾颓。思考再三后,空有才华但性格缺陷太大的永瑆最终被乾隆帝排除出储君人选,遗憾地和嗣君之位擦肩而过。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十一月,永瑆晋封为和硕成亲王,这是乾隆帝对才华出众的他不能继承大统而提前做出的一种补偿。嘉庆四年(1799年)正月,太上皇乾隆帝驾崩,嘉庆帝授予十一哥入值军机,担任领班军机大臣并总理户部三库的重任。在永瑆之前,领班军机大臣从来都没有由亲王出任过(包括雍正帝的心腹重臣怡亲王允祥在内),亲王领军机,永瑆是第一人。

    之后永瑆很快退出了军机处,以避嘉庆帝的怀疑,并在接下来的二十多年里悠闲而平静地生活,平日里写写字、攒攒钱,日子惬意无比。他的子孙中,先后有人过继给三哥永璋、四哥永珹、六哥永瑢、十二弟永璂为嗣,着实为皇家血脉的传承做出了突出贡献。

    道光三年(1823年)三月,七十二岁的成亲王永瑆去世,当时他的嫡长子绵勤和嫡长孙奕绶都已经先他而离世,所以最后是由永瑆的长曾孙载锐降等承袭了多罗成郡王爵位。成亲王一系此后传承不断,一直到清朝结束。

    皇十二子永璂:永璂出生高贵,是乾隆帝继后那拉氏所出,生于乾隆十七年(1752年)四月二十五,当时其生母那拉氏已经主位中宫,所以永璂可以说是乾隆帝第三个嫡子。

    永璂的才智品性,老实说中人而已,并没有什么过人的天赋和优异的学问,不过在乾隆帝看来,嫡子的身份就是永璂最大的优点,相比其他兄弟来说,永璂具有承袭大统的优先权(当然,才华横溢的永琪和永璂有得一拼)。如果一切正常的话,乾隆帝第三次秘密建储,人选必将在永琪、永璂两人之中择一人而立。而永璂的嫡子身份,似乎比永琪更能接近正大光明匾后鐍匣内的位置。

    但事情就是这么诡异,乾隆帝正在犹豫着立谁为储君之时,乾隆三十年(1765年)闰二月,永璂的生母那拉氏皇后在陪同乾隆帝南巡途中,居然不知因何事同皇帝莫名其妙地发生激烈冲突,夫妻由此反目,最后皇后甚至断发以示和乾隆帝决裂。大怒之下,乾隆帝派人将皇后立即遣送回京,并移居别宫,收回了皇后历次受封时的册印和册宝,那拉氏的皇后之位差一点就被乾隆帝废黜。后来,乾隆帝考虑到朝野观瞻不佳,总算没有废后,但是夫妻之间已经形同陌路。那拉氏返京后被削减待遇,形同软禁,不废而废。

    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三月,乾隆帝最钟意的皇子、也是秘密建储人选之一的皇五子荣亲王永琪患病不治,英年早逝。四个月后,那拉氏皇后在绝望之中薨逝。乾隆帝将皇后在后宫中所留下的画像、物件、文字等痕迹全部清除,同时刻意压低了她的身后丧葬待遇,草草安葬了事,那拉氏曾经留下过的生活印记,彻底从皇宫中被抹去。

    而原本的嫡子,也是秘密建储人选之一的皇十二子永璂,由于是那拉氏所出,所以乾隆帝对其一样厌恶得很,但永璂到底是自己的亲儿子,乾隆帝再恨皇后,可怎么也不能将永璂一并清除了。所以,生母失宠乃至去世后的永璂,只能勉强地留在宫内小心翼翼地生活,而嫡子身份、秘立储君什么的,以后想都不要想了。至此,乾隆帝原本属意的两个储君人选,一死一废,“秘密建储”之事再一次落空。

    永璂从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之后,再也没有得到过皇父的关爱和重视,只能默默地在皇宫中的阿哥所内独自生活,这期间永璂也曾奉旨成婚,但却没有能按惯例分府出宫居住,内务府不敢问,乾隆帝也不安排,视同永璂为无物。

    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如同隐形人一般的永璂在默默无闻中去世,年仅二十五岁,生前没有封爵,身后也没有留下子嗣,在落寞孤寂中走完了短短的一生。直到二十三年后,嘉庆四年(1799年)三月,他的十五弟嘉庆帝颙琰在太上皇帝乾隆帝驾崩之后,才追封十二哥为多罗贝勒,并以成亲王永瑆的儿子绵偲出继永璂为嗣子,以承其祀。嘉庆帝以迟来的封爵和过继的嗣子,来安慰这个命运不佳的兄长。

    皇十三子永璟:乾隆二十年十二月(阳历是1756年1月),乾隆帝的皇后那拉氏诞育乾隆帝第十三子,乾隆帝赐名为“永璟”,这是乾隆帝的第四个嫡子,和他的十二哥永璂是同母兄弟。可惜这个小孩儿没有福气享受日后的荣华(其实也不一定,那拉氏皇后被乾隆帝不废而废后,永璟必将和其兄永璂一样,被乾隆帝所厌恶和放弃,命运一样不会太好),在世上只活了不到两年,就于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七月十八因病夭折了,身后无封,随葬在其兄端慧皇太子永琏的园寝内。其十五弟嘉庆帝继位后,也没有追封永璟,以及为他立嗣。

    皇十四子永璐:永璐生于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七月十七(即十三哥永璟夭折的前一天),生母为令妃魏佳氏(即孝仪纯皇后),他是嘉庆帝的同母兄长。可惜永璐同样没福气承受富贵荣华,在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三月因种痘不佳而幼殇,年仅四岁,同样随葬于端慧皇太子园寝内。嘉庆帝继位后,因为兄长属于幼年夭亡,所以没有追封其爵位,以及给他立嗣。

    皇十五子嘉庆帝永琰(颙琰):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十月初六,乾隆帝第十五子出生于圆明园,生母为令贵妃魏佳氏(孝仪纯皇后),乾隆帝赐名为“永琰”,永琰,就是日后的清仁宗嘉庆帝(颙琰)。

    嘉庆帝的事迹和生平,前面已经叙述过了,这里就不再重复,只着重于几个节点加以介绍: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冬,乾隆帝第三次密立皇储,储君人选即皇十五子永琰。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十一月,永琰晋封和硕嘉亲王。乾隆六十年(1795年)九月,乾隆帝宣布内禅,从乾清宫正大光明匾后的取下传位鐍匣,当众公布传位谕旨:皇十五子、和硕嘉亲王永琰为皇太子,改名颙琰,于次年正月初一正式举行禅位大典,由皇太子继立为新君,定新君年号为“嘉庆”。颙琰是清朝第二位、也是最后一位公开过嗣君身份的皇太子。

    嘉庆元年(1796年)正月初一,乾隆帝将皇位禅让给皇太子颙琰,自己以太上皇帝的名义继续在幕后执掌大权。嘉庆四年(1799年)正月初四,八十九岁的乾隆帝驾崩,当了三年儿皇帝的嘉庆帝才得以真正掌握皇权。此后嘉庆帝执政二十一年,于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七月病逝于热河避暑山庄,年六十一岁。他驾崩后,皇次子智亲王绵宁奉遗诏继位,即清宣宗道光帝(旻宁)。此后的清朝历代皇帝,都是嘉庆帝的后人。

    皇十六子:乾隆二十七年(1763年)十一月,令贵妃魏佳氏(孝仪纯皇后)为乾隆帝诞育第十六子,这是她所生的第三个皇子。乾隆三十年(1766年)三月,皇十六子和其同母兄皇十四子永璐遭遇了同样的悲剧,因种痘效果不佳、引起天花病症而幼夭折,年仅三岁,连名字也没能留下来(应该已经起名,但是没能留下记载)。皇十六子夭亡后同样归葬于朱华山端慧太子园寝内,其十五哥嘉庆帝继位后,也因为十六弟是年幼夭折而没有对其进行追封、立嗣。

    皇十七子庆亲王永璘:永璘生于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五月,生母皇贵妃魏佳氏(孝仪纯皇后)与十四哥永璐、十五哥永琰(即日后的嘉庆帝)、十六哥(未有名)同母。在永璘出生时,其父乾隆帝已经五十五岁,年过半百得子让乾隆帝喜不自禁,对这个小儿子钟爱异常,从小就格外溺爱。所以,永璘自幼养成了胆大妄为、不服管教、顽劣不堪的性格,使得老皇父及诸皇兄们面对他时头疼得很。

    乾隆四十年(1775年),永璘的生母皇贵妃魏佳氏去世,时年才九岁的永璘被乾隆帝交予颖贵妃巴林氏抚养。巴林氏只是养母,即不敢对永璘管的太多太严,以免乾隆帝认为自己虐待养子,又不敢过分纵容溺爱永璘,导致乾隆帝斥责自己教子无方,只能和养子不近不远的相处。所以青少年时期的永璘,就在与养母彼此间客客气气、礼貌又疏远的环境下慢慢成长,并没有多少亲情,这对他日后的性格影响很大。

    皇父忙于政务,没有时间过多关注永璘,养母又拘泥于身份尴尬而不能、不敢过多管教,所以永璘成年后既不能在学识上有所成就,弓马骑射方面也稀松平常,但对于听戏唱曲、出入市井厮混却兴趣极大,整天游手好闲,一副浪荡公子哥的做派,天天乐此不疲。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败家子德行在永璘身上已经显露无疑。

    乾隆帝得知永璘的所作所为后恼怒不已,多次召永璘进宫加以严斥,但永璘当着皇父的面唯唯诺诺、满口应承改正,可过后却一切照旧,继续厮混。天长日久之下乾隆帝也不免灰心,从此放弃了对这个不成器的小儿子的管教,不再像他小时候那样对他关爱有加。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十一月,乾隆帝大封诸子,其中皇六子永瑢、皇十一子永瑆、皇十五子永琰都晋封亲王,而永璘只被封为多罗贝勒,比诸兄的爵位低了两级,这也是乾隆帝以此表示对这个浪荡儿子的不点名批评。不过乾隆帝虽然恨铁不成钢,但总还是关心永璘,怕他分府后因为散漫败家而生活拮据,特地赐给永璘一间当铺作为维持生活的产业,本利共值银四万八千四百十三两。老皇帝爱子之心,可以明鉴。

    终乾隆帝在世之时(包括为太上皇帝时),永璘一直没有晋封爵位,始终是个贝勒。乾隆帝的意思是故意压一压他,等日后由嗣皇帝(即永璘同母兄永琰)晋封,以示兄弟关爱,这样比自己加封的效果要好得多。

    嘉庆四年(1799年)正月初三,太上皇帝乾隆帝驾崩。正月二十七,嘉庆帝下旨:晋封十七弟贝勒永璘为惠郡王、后改封为庆郡王,三十四岁的永璘终于得封王爵。而嘉庆帝在之后的日子里,对于这个同母幼弟也是十分宽纵、有求必应、宠溺不已。

    永璘封王后,依仗皇兄的庇护继续任性胡闹,悠然自得地过着逍遥日子。不过永璘很有自知之明,当年还是贝勒的时候就公开说过:“使皇位如雹似纷至、亦不得落吾顶之上”,明确表示了对皇位的“与己无关”态度,这也是为什么嘉庆帝继位后,对这个同母弟一直纵容、厚爱的原因。

    永璘在嘉庆一朝,远离了朝廷政争,住在豪华的王府内,过着富贵闲人的快乐生活,逍遥无比。虽然也犯了一些小错误,但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皇兄借机教训申饬一下,也是做给别人看的,无关轻重。在嘉庆帝看来,永璘不成器、做事不着四六是正常状态,要是突然热心起办差、参与政务了,那才是不正常。

    放肆享乐、浪荡无忧地过了二十多年富贵荣华生活后,一生不务正业的败家子王爷永璘终于把福享到了尽头:他在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二月患病,并很快病危。嘉庆帝得报后亲自赴其府中探视,并安排太医院妥善诊治,可惜永璘病情严重,医治无效,即将薨逝。

    永璘临终之前,嘉庆帝为了最后一次照顾幼弟,于是下旨将永璘晋封为庆亲王(按:清朝宗室制度规定,宗室爵位除世袭以外,均要降等承袭,永璘如果以庆郡王的身份去世,则其子将降袭贝勒。而晋封为亲王后,其子可以袭封郡王)。永璘晋封亲王后不过数日,就在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三月病逝,年五十五岁,朝廷赐其谥号“僖”,称“庆僖亲王”。

    “僖”在谥号法里是游乐无度、喜好声色的意思,同时也有恭慎无过、畏忌小心的含义,总体来说,就是混吃等死、无所建树。这个“”僖”字谥号,对于一辈子游手好闲、不着四六的永璘来说,真是名副其实了。

    永璘去世后,由第三子绵愍降等承袭庆郡王爵位,但是绵愍没有子嗣,他去世之后,永璘的其他后裔因为犯事或者彼此间争夺世袭爵位而被朝廷所厌恶,庆郡王的爵位一度被停袭。

    永璘的孙子奕劻(永璘第六子绵性之子)原本只是庆亲王旁支,但在机缘巧合之下和慈禧太后(当时还是咸丰帝的懿贵妃)之弟桂祥拉上了关系,并进一步和懿贵妃建立了联系。此后慈禧太后在咸丰帝驾崩后凭借“祺祥政变”而掌握了清朝中枢大权,奕劻也投其所好,卖力巴结逢迎,终于得以成为慈禧太后的心腹重臣,逐渐进入清朝的权力中枢,是举足轻重的宗室大臣,他的爵位也从辅国将军一路晋升为贝子、贝勒、加郡王衔。

    光绪十年(1884年),慈禧太后发动“甲申易枢”,将恭亲王奕䜣赶出中枢,以奕劻为总理各国事务大臣,主持中枢政务。之后慈禧太后晋封奕劻为“庆郡王”,使他承袭了其祖父永璘所开创的封爵。光绪二十年(1894年),奕劻晋封庆亲王,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奕劻更进一步,庆亲王被明确为“世袭罔替”的资格。这样,由永璘开创的“庆亲王”爵位,成为了清朝第十二位、也是最后一位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永璘如果地下有知的话,应该心满意足、可以瞑目了。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