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高粱里的女人(红高粱中女性独立的特征)

    八戒影院电视资讯人气:193时间:2022-08-15 14:21:38

    《红高粱》是2014年上映的一部电视剧,自播出以来就饱受争议,豆瓣评分只有7.9分,但这并不影响我对这部剧的喜爱。

    剧中人物的刻画淋漓尽致,形象生动。尤其是三个女人,生活在一个院子里,性格截然不同,命运也各自迥异。

    九儿浑身充满着野性和不羁,如同火红的高粱一样热烈、奔放。她有勇有谋,敢爱敢恨,一生洒脱恣意。

    大少奶奶淑娴和丫头恋儿都是苦命的女人,但她们的苦命却和自己的性格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细细品味,苦命的女人都有这三个特征,只要有一个就会苦不堪言:

    大少奶奶是个大家闺秀,名淑娴。单看名字就知道是个贤良淑德的女人。

    还未成婚,未婚夫就抱病身亡。她是抱着亡夫的牌位嫁入单家大院的,从此恪守妇道,规矩本分。

    这是一个在三从四德礼教中长大的女人,守着大少奶奶的名分,过着守寡的日子。说是大少奶奶,其实每天都是煎熬,这一熬就是十多年。

    无数个孤寂的夜晚,淑贤只能自己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没有希望,看不到终点,更没有人知道她的感伤。

    无聊至极的她染上了抽大烟的习惯。每天抽着大烟,数着豆子,只有在那一刻才有些许的快乐。

    一个青春年少的姑娘,硬生生熬成了一个没有生气的活死人。

    她是个正常的女人,也希望有人对她嘘寒问暖,也希望身边有人相伴。

    酿酒师傅罗汉对她的心思,她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动心。

    她想爱,但不敢爱,想自由,但迈不出那一步,所有的感情都压抑在心里。

    每天看着那“妇女楷模”的牌匾,几乎忘记自己也是个普通女人。

    直到她见到敢爱敢恨的九儿,见到了她惊世骇俗的举动,对她既不耻又羡慕。

    当九儿看到是和一只公鸡拜堂,当即扯掉红盖头,不依不饶。

    当看到余占鳌被抓要坎头时,她跑去喊冤,并当众说出余占鳌那时把她掳走,不在杀人现场。

    在那个名节比命大的年代,九儿的话简直是耻辱,但为了爱的人她愿意。

    在和九儿的勾心斗角中,淑娴败了,她败就败在自己只是个正常的女人,并不是真的无欲无求。

    既羞愧又悔恨的淑娴一心求死,是九儿唤醒了她:人不要活在条条框框中,要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加上一直守护的罗汉也离开单家,淑贤这才意识到自己心里也有他,也想过几天普通人的生活。

    犹如重生的淑娴烧掉县长颁发的“妇女楷模”,接受了罗汉,接受了这个守护她十多年的人。

    虽然她和罗汉在一起没多久就双双赴死,但至少他们彼此真正的拥有过。虽有点迟,但人生不留遗憾。

    苦命的女人总是活在别人眼里,活在所谓的条条框框里。

    既然做不到无欲无求,干脆大胆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九儿的洒脱不只是敢爱,当发现不爱时也可以潇洒放开。

    当得知张俊杰父母出卖了她,伙同花脖子绑架她,就清楚两人不可能有未来,于是快刀斩乱麻,坚定地和张俊杰分了手。

    既然不爱,就一别两宽,拿得起放得下,于人于己都是解脱。

    而恋儿就非常可悲了,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掏心掏肺,换来的只是敷衍和唾弃。

    恋儿和九儿同样是苦命出身的丫头,两人一见面就特别投缘。

    对九儿的收留,她知恩图报。九儿难产是她拼命保住孩子,九儿被装入棺材,是她一盆水把九儿泼醒。

    她愿本是个善良敢担当的姑娘,但这一切在见到余占鳌时就全变了。

    她爱余占鳌爱得近乎疯狂,没有自我,没有自尊,更没有理智。

    余占鳌带她回山寨,傻子都知道那只是为了气气九儿,但她不愿面对现实,她宁愿相信他是真的喜欢。

    到了寨子里,她就以大嫂自居。余占鳌虽然不高兴但也不拦着,她甚至以为余占鳌真的已经当她是压寨夫人。

    恋儿对余占鳌寸步不离,枪林弹雨、风餐露宿地跟着他,吃了很多的苦。但这些并没有换来余占鳌对她一丝动心或心疼。

    她甚至求着余占鳌,要给他生孩子,余占鳌毫不怜惜地说:

    “你家主人没人能比,没人能替。这辈子我就一个女人,要生我也要和她生。”

    恋儿和余占鳌成亲时见到淑娴,恋儿恶语相向,余占鳌训斥她:

    “这是大少奶奶,你个丫头能这么跟她说话吗。你愿意跟我就跟我,不愿意跟我爱上哪上哪儿去。”

    那语气分明是对一个丫头,而不是爱人,但恋儿依然不愿离去。

    爱与不爱,聪明如恋儿怎能不知?但她仍然选择自欺欺人,自我麻醉,总幻想着有一天余占鳌能爱上自己。

    这种爱真是可怜又可悲。以为自己总有一天能够感动对方,其实,你只是感动你自己。

    同样是原生家庭不幸,念儿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男人身上,而九儿却思想独立,有着更宽广的天地。

    九儿精心打理生意,让单家人对她不再小觑。罗汉离开的时候,她就带着工人们开锅,酿酒,干活,将单家的酒坊经营的红红火火。

    为了两个孩子的安全,为了不让孩子有个当土匪的爹,毫不犹豫和余占鳌断绝来往。

    心中虽有不舍,但她清楚地知道如何做才是对自己、对孩子最好的抉择。

    在九儿眼里,儿女情长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能因此放弃生活的意义。

    内心强大的女人成就男人,也成就自己。

    抗日时期,她从中周旋,促成余占鳌和冷支队联合抗日,自己也积极给前线送饭,支持抗战。

    得知余占鳌要去日本人手里抢孩子,她苦苦哀求他不要去。哪个娘不心疼孩子,但为了大局,她宁可舍弃。

    九儿不但自己深明大义,也将余占鳌从土匪头子转换成了抗日英雄。

    反观恋儿,满心满眼只有余占鳌,男人就是她的全世界。

    她认为是两个孩子牵住了余占鳌的心,整天嚷嚷着要给他生孩子。

    当日本人骗她说带来孩子就会放过余占鳌,她不明事理。

    可能真的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也可能是对九儿的妒忌,她居然到单家骗出两个孩子,最终和琪官一起被杀害。

    在恋儿眼里,她的世界就是这个男人,没有生活,没有自我,更别提什么格局。

    爱情使生活美好,但没有爱情照样可以过得很好。

    一个女人把全部生活寄托在男人身上,可怜又可悲,永远只想着去取悦的女人一生注定苦楚。

    一部《红高粱》,女人的血泪史。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爱情其实是奢侈的。

    虽然九儿最后死在火海中,但她一辈子爱过、恨过、幸福过,不枉此生。

    淑娴的幸福虽然来得晚了点,但好在她终于鼓起勇气追求自己的幸福,虽然短暂,终归没白活。

    最可悲的就是恋儿,一辈子自欺欺人,求而不得,活得没有自我。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哪有什么真正命苦的人,不过是性格决定命运。

    这样的女人,不愿改变性格,不敢追求幸福,一辈子注定苦楚。

    【排版|匆匆 审核|沐漪】

    《仙剑奇侠传》里,如果李逍遥没有去仙灵岛,那么结局会有所不同吗?

    《仙剑奇侠传》是一个游戏,也是一部电视剧,小编没玩过游戏,但是看完了电视剧,就以一个剧迷的身份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吧。

    看过电视大结局的人都知道这是个悲剧,几乎所有的人都死了,只剩下李逍遥和他的女儿忆如,依稀记得最后的画面是:满脸沧桑,头发凌乱的李逍遥单手抱着自己的女儿,走在路上,遇到了剑圣,对他说“你明白吗?”然后全剧终。

    月如为救逍遥和灵儿命丧锁妖塔,那个和李逍遥约定要一起“吃到老,玩到老”的女孩死了。那个才华横溢,温文尔雅的状元郎晋元,也为了自己的朋友,加入拜月教,历经折辱,最后也牺牲了。高吟“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的疯癫道士莫一兮前半生沉迷于人世情爱,不能自拔,有时都分不清现实和想象,在最后也死于刚相认不久的女儿阿奴手中。为了让世间恢复原有的秩序,阿奴和失了双臂的唐钰小宝变成了比翼鸟,靠着一线牵一起飞翔。从仙灵岛出来就一直经历各种磨难,却始终心怀苍生的灵儿也在保卫国家百姓的过程中,与水魔兽同归于尽。

    剧中还有很多很可爱很让人心疼的人物,唐钰小宝的义父石长老,晋元的妻子……剧中的每一个反派也很真实很饱满,他们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是坏人,他们也曾善良,弱小,只是在人生的旅途中发生了一些事情,使他们偏离了原本善良的道路……然而在最后他们都死了。

    小时候看完之后,到现在就再也没有看过这部电视了,但直到现在我都能想起当时的悲伤,为剧中的每一个人物感到伤心。

    如果李逍遥没有去仙灵岛,那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我是一个剧迷,深深地喜欢这个电视剧,喜欢里面大多数的人物,我当然是希望结局是会有所不同的,我希望李逍遥可以一直潇洒自由,若是有幸习得一招半式,便可以做个行侠仗义的小侠,遇到一个善良好看的小姑娘,成婚生子,一生圆满。月如可以在表哥晋元细水长流的陪伴中,心生情愫,终成眷属。唐钰小宝在追妻之路上跌跌撞撞,最终也与阿奴成婚,包容阿奴的一切,保护阿奴,一起白头。而灵儿可以在仙灵岛上快乐生活,婆婆会为她找一个如意郎君,幸福美满的过完一生。

    这是我希望的结局,但我觉得它的可能性不大。就像剧中的逍遥也曾希望改变灵儿的命运,想把灵儿送到别的岛上,但是他并没有成功,反而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一个真理:地球是圆的。所以我觉得这就是命运,这就是历史,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没有办法改变。最后附一句胡歌在《神话》中一句台词,大意是:我一直都想改变历史,但我发现我所做的一切都成为了历史的一部分,什么都没有改变。

    下附一些剧照,大爱!!!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