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世纪美国现实主义文学「火线十年它就是一部美国现实主义文学」

    八戒影院电影资讯人气:629时间:2022-08-12 01:02:07

    《火线》(The Wire)最后一集播完后,十年过去了(2002-2008,60集)。时间证明,它的确是美剧史上的最伟大作品(之一)。至少在高度的纪实性和文学性层面,还没有另一部剧能超越它。

    喜欢《火线》的有两种人居多:与剧中角色处境相似的底层黑人、贩毒匪帮和街头混混(至多扩大到巴尔的摩市居民);评论家和精英阶层。

    剧中也只描摹两种人:掌握街头/地下权力的人;掌握司法和政治权力的公检法和政客。

    中产阶层完全缺席。在他们安全的堡垒里,《火线》里的世界太危险太遥不可及,它是新闻里一闪而过的事件,没有哪个中产会对此当真。

    现代美国的希腊悲剧

    《火线》当年卖给HBO是以“警匪剧”的名义。剧名有双重含义,字面意思是警方对巴尔的摩市贩毒集团实施的监听行动。但实际的“监听”意义要广得多,包括对衰退的后工业城市巴尔的摩的穷人社区、黑帮毒贩、码头工会、警界、司法界、政界、教育、新闻媒体的刻画。

    主要编剧大卫·西蒙(David Simon)想用这部“警匪剧”掀开巴尔的摩市的盖子,理清各股势力如何道路交错共建了这座城,又怎么纷纷陨落在自己的命运里,到头来巴尔的摩还是巴尔的摩。

    大卫·西蒙把《火线》比作发生在现代美国都市的古希腊悲剧,“是三大悲剧作家埃斯库罗斯(Aeschylus)、索福克里斯(Sophocles)及欧里庇得斯(Euripides)的,不是阿里斯托芬(Aristophanes,古希腊喜剧作家)”。

    他和编剧团队从记忆里打捞出那些具有命中注定悲惨结局的巴尔的摩人,把他们写成一个个角色。这些人是无缘由地被喜怒无常的神用闪电球扔中屁股的倒霉蛋,在人生路上因遭遇冷酷的奥林匹斯众神而折戟。又或者,他们自己就是这些满不在乎的神,随手就结果别人的希望或生命。

    质疑体制、臣服命运,但尊重个体意愿和行动,对罪犯、瘾君子和警察、政客一视同仁。《火线》喜欢用定焦镜头长时间地注视一个场景,像放大镜扫过巴尔的摩的各个层面。一个在这一季匆匆掠过的角色,等放大镜再移来就可能成为主角。与此同时,放大镜未覆盖之处,人们仍在活动。

    这样的叙事方式对影视剧来说或许缓慢,但具备文学的精准和深度。

    语言是一个社群最显著的表征。黑人占多数的巴尔的摩,要了解黑人,就要先认同他们的语言,种族平权、政治正确、底层关怀才有可能不是喊喊而已的口号。《火线》附赠给观众一个身临其境进入hip-hop的机会。Hip-hop是解释黑人街头世界的方式,你会迷上他们的语言,比白人英语更紧凑、夸张、有力,长句起伏光润的韵律感离rap只隔一台合成器。

    蛛网囚徒和“美国梦”的破灭

    《火线》的编剧团队除了西蒙和伯恩斯,还包括他的《巴尔的摩太阳报》前同事和罪案作家们。前同事、编剧之一Rafael Alvarez把它比作“需要看一百页才能进入”的俄国小说,“进入《火线》需要六集”。

    《火线》最受赞誉处是它现实主义文学巨著的重量。大卫·西蒙和编剧团队不会骄傲到自比托尔斯泰或契诃夫,但他们的创作野心和成就看向文学前辈们。

    纷纭角色中,这部剧的绝对主角只有一个——巴尔的摩。巴尔的摩像一个巨大的母体,各人在里面走向命运交叉的地狱。

    巴尔的摩可以细分为几张蛛网,每张蛛网里的大部分人都没有发现,他们只能在自己的平面上移动。

    街头世界和政界/司法界的诸人在自己的网中谋求最大利益。其中,能力最强者一旦试图突破“网”的平面局限,进入别人的网,往往刚一离开自己的网就“游戏结束”。

    “美国梦”在巴尔的摩破灭。希腊悲剧可以被归咎于命运,《火线》里众人的悲剧有很大部分是制度的原因。因此《火线》成为可以讨论美国社会顽疾的第一手样本,包括哈佛大学、杜克大学、加州伯克利分校在内的许多美国大学都开设了《火线》的专题课程。

    欢迎来到巴尔的摩

    不仅奥巴马喜欢Omar,这个角色也一直是“《火线》众生相”中的观众最爱。Omar有原型,他的原型是巴尔的摩市一个名叫Donnie Andrews的法外之徒。

    和Omar不同,Andrews的结局不是横死街头,而是“出于良心”自首,在监狱里待了17年,出狱后回报西巴尔的摩区。

    在巴尔的摩民间,Andrews是都市传奇,他的名字被记住和歌颂;法理上,他是双手沾满鲜血的抢劫犯和杀人犯;报纸上,他两者兼具。

    当《火线》中的绝大多数角色都困在自己的蛛网,Omar和另一个角色“Brother Mouzone”是 “跳脱者”(或许还能加上瘾君子、打不死的街头小强“Bubbles”)。他们遵循自己的道义和游戏规则,不站在任何一方。他们才是真的“成败在天”。

    他们强悍到给自己不遵循规则的权力,但“天”把他们踢出局只需要漫不经心的一脚。Omar出局后,又一个轮回在巴尔的摩市上演。

    编剧们能做的只有记住和再现他们的轨迹,借助真实的力量。

    刚开拍的时候,当地各股势力对它有戒备心,到后来却变成有越来越多的当地人出现在剧中。出镜的“大人物”包括马里兰州州长小罗伯特·L.埃尔利希、牧师弗兰克·M.里德三世、因腐败和逃税受过牢狱之苦的广播节目主持人兼前任警察局局长艾德·诺瑞斯、霍华德县执行官肯尼斯·乌尔曼等。

    很多人在剧中扮演近似自己的角色。比如支持毒品交易部分合法化的前巴尔的摩市长。在剧中扮演一位健康署官员,这个官员做了和他当年实验相似的努力——和西巴尔的摩警察局长共同创建了毒品交易自由区Hamsterdam。

    第五季中,大卫·西蒙邀请了不少前同事出镜,新闻人们一起把报纸新闻室原样搬上荧幕。

    还有些角色的扮演者穿越了时间,得以隔着岁月旁观从前的“自己”。

    威廉姆斯在监狱里待了34年,出狱后他成为《火线》中的教堂执事,得到在另一个位置观看自己的机会。

    除了巴尔的摩本地人,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他们的身份更增加《火线》真实的分量。

    西蒙对“真实”的执迷到了这样的地步,“写剧本的时候我最在意的是这些角色的原型能否在剧中认出他们自己,我不管普通观众的,只要原型们觉得这一切不是胡扯就可以了。”

    如何评价网剧《穿越火线》大结局?

    《穿越火线》这部剧,以电竞和穿越时空为最大看点,08年和19年,电子竞技拥有截然不同的待遇,路小北和肖枫的跨时代对话,过去造就未来,未来改变过去,一个个谜团,都让人对它的结局饱含期待。

    近日,该剧超前点播已经正式完结,大结局可以说在意料之中,高开低走,平平淡淡地将一切都结尾。对于这样的结局,你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01:兄弟情即便历经11年也永远不会消散,钢镚战队重聚

    穿越火线这部剧,08年和19年线,让人观看过后有着截然不同的感受。08年的角色塑造丰满,开剧肖枫的大裤衩,鼓包的网吧计算机,对于电竞梦想未来的追求和惶恐。

    钢镚战队,没有钱打比赛,全靠兄弟几个凑钱,加上大厨方便面的赞助。一步步从宁江走来,网吧被骂使用外挂,地狱赛中归来,夺冠赛中靠实力赢得尊重。钢镚战队的性格不是通过言语去传达出来的,而是在他们种种行为,做事的方式让我们感受到的。

    这种兄弟情,在肖枫昏睡11年后重新醒来,几人相聚于烧烤摊,畅聊彼此的人生,显得更加弥足珍贵。

    这些年来,钢镚战队的众人从来都不曾放弃过拯救肖枫,医院的集体偷人,饭桌上的请求归队。或许时代改变了,他们已经不再是二十多岁的追梦少年,可即便是三十岁,他们依旧能够聚在一起,珍重对方,互相守护。

    可19年的路小北继续战队,对于人物形象的塑造显得有些过于薄弱。

    楚歌的戏份,明显占据了19年的大部分时间,这使得19年的众人,并未与观众达成一种心灵上的共鸣。如果说前期只是薄弱,那么当王凯莫名其妙的选择离队前往引力,又因与许蔚争吵,离开引力,重回继续战队。

    关于这段剧情,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编剧并没有给王凯一个合适的理由,更何况现实生活中的电子竞技俱乐部哪里是你想要离开,就可以直接离开的,有些过于脱离实际。

    02:爱情线得到圆满

    肖枫与安蓝的爱情,在19年终于迎来了一个甜美的结局,安蓝依旧是那个愿意肖枫承包一辈子酸奶的女孩,肖枫也依旧深爱着安蓝,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在美好不过。

    但是,在大结局中,对于安蓝的描写过于少,她并没有在肖枫营救计划中发挥作用,也没有展现她与许蔚反目成仇的局面,这让这个角色整体的性格,有些淡薄,毕竟19年的安蓝已经不再是曾经的书呆子,而是一个冰冷霸气的女总裁。

    03:肖枫被大幅度削弱能力,许蔚的结局马马虎虎

    肖枫在19年醒来后,能够看出他面对整个世界是迷茫的,他再也不复曾经的自信。那么胆大妄为的seven永远地留在我们的记忆中,现在存活的是肖枫。

    他在路小北的邀请下,成为了继续战队的教练,本以为会是肖枫指导他们征战世界大赛,可或许是为了突出路小北的能力,让肖枫这个教练在剧中的地位显得可有可无,继续战队的关键决定都是在路小北点头后才得以实行。

    至于许蔚,他作为这部剧最大的反派,对他的处理有些过于粗糙化。

    在逮捕令下来后,许蔚匆忙逃往国外,更是嚣张地成为教练,后出车祸而亡,结束了这场轮回。许蔚本应该是最大的看点,但这么处理下来,反而有些平淡无味。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