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暗之魂3传火结局(黑暗之魂3故事解说)

    八戒影院电视资讯人气:748时间:2022-08-12 01:01:36

    当我们灰烬被魂3的苏醒之钟敲醒后,

    从洛斯里克高墙来到不死村落,准备去寻找逃离王位的薪王时,

    可以在这里遇到巡礼的尤艾尔,如果我们同意他的请求,作为我们的随从。

    我们之后便可以在传火祭祀场里见到了他。

    他不仅仅作为我们初期的魔法老师,还跟我们透露出来作为不死,作为灰烬的秘密。

    告诉我们身体里隐藏了更大的力量。

    那么我们灰烬究竟是什么?为何还藏有力量。

    尤艾尔为何要来洛斯里克巡礼呢?

    尤艾尔死后的替代他的尤莉雅究竟是谁?

    她又为何突然出现并称呼我们为游魂之王呢?

    同时她把我们引向夺火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一期依然由我狗哥带领大家进入魂学研究的第十四期——《灰烬、不死人与游魂之王的夺火》

    在拯救尤艾尔后,再次回到传火祭祀场,我们便可以在这里遇到他。

    他会跟我们言语道:“我这侥幸活命的巡礼者,居然能看见那般神秘的火焰,若不是成为您的随从,这件事根本不可能实现。”

    而尤艾尔成为我们的随从后,能够看到的神秘的火焰只有一个,就是传火祭祀场里的营火。

    传火祭祀场的营火与别处的营火不同,如果我们仔细靠近来看的话,就会发现,普通的营火只有燃烧着骨头的薪柴与插在上面的螺旋剑,而这个在祭祀场的营火,下面却有一个类似于容器的物品,把薪柴与火焰盛放在了一起。

    这个形状的物品,我们自然能够联想到的就是魂1的王器,而也正如《王器》所记载的:“被选为葛温王后继者的,不死人英雄得到的灵魂容器。可得到以传送方式移动到营火处的技艺。”

    虽然图片上看起来是金光闪闪的,但是在魂1里放在了传火祭坛上,也是一个类似于石器的容器,挖掘出来的数据可以看到这个容器下方被土掩盖的部分。

    这时我们看到了三个很有趣的关键字。

    第一个是不死人英雄、第二个是灵魂容器、第三个是传送方式。

    而这三个关键字在魂3里有一个生物,同时具备着,那一个生物的名字叫做——灰烬英雄大人。

    正如同我在以前的魂学解析中《魂3的世界究竟怎么了》里早已证明的,灰烬是葛温创造出来的物种,并且灰烬同样可以在捏完余火后化为薪王的状态。

    这些信息表明了,灰烬在某种程度上便是葛温王的后继者。

    我们第一次见到防火女时,她也明确跟我们说了:“ 灰烬大人,无火者为灵魂的器皿。”

    同样的王器也是器皿。

    在魂1里我们得到了王器后的能够获得的对应的技能便是在营火之间的穿梭,进行身体的传送。

    同样的,在魂3里,自从我们灰烬诞生以来,便是可以直接进行传送。

    种种信息都表明了,为何都是不死人,我们在洛斯里克的高墙上看到的尤艾尔会称呼我们为:“灰烬英雄大人。”

    在黑魂的世界里,人的称呼是有身份与地位象征的,而身份与地位的象征则是通过灵魂的大小来进行区分。

    所以我们可以在游戏里看到从低到高的称呼为:不死人的灵魂、战士的灵魂、骑士的灵魂、勇者的灵魂以及英雄的灵魂。

    而英雄之后,我们便对应的是王的灵魂。

    这个明显的递进关系,不光根据获得的灵魂的数量上可以得到对应的答案,

    在魂1的黄铜女嘴里,我们第一次进入到亚诺尔隆德时,她会跟我们言语道:“ 不死人勇者,欢迎来到被遗弃的亚诺尔隆德。从这里往前走,就可以去你要去的地方,葛温大王原本的城堡。如果你是真正的勇者,那么你应该可以在那得到天启。”

    等我们通过考验见到了太阳王女葛温艾薇雅时,她则会明确跟我们说道:“不死人英雄呀,真高兴你能成功克服考验前来此处,我已经等你很久了。来吧,到我的身边……不死人英雄啊。我的名字是葛维艾薇雅,亦是葛温大王之女,阳光公主。自从父王躲藏起来后,便一直等待着你,等你以人身成为不死人,再以不死人成为英雄,担任父王的后继者。”

    是的,从这些信息里我们便能够清楚地知道,只有克服了考验的不死人才能被称为英雄,正如同之后,我们同样克服了考验被称为了王一样。

    而太阳王女的言语里也明确地表明了对应的递进的关系,先从人变为不死人,再从普通的不死人变为英雄。

    之后当我们在魂1里获得了其他的古王的灵魂、盛满王器后,太阳王女同样也明确地告知了我们:“喔……你已经将王器装满了啊……你果然是一位伟大的英雄。不枉我一直等待你现身……”

    从这种种的信息里,我们都得到了相同的证明,英雄,并不是一个通用的称呼。

    他们的存在象征着,这些人都是薪王的候补人员。

    所以我们才可以在《英雄的灵魂》里看到如此的描述:“残留在尸体上的大块灵魂,可能是英雄所有。使用后便能获得与薪王同等的灵魂。”

    没有错,英雄的灵魂数量与薪王的数量本质上是没有其差别的。

    此时我们再仔细去听太阳王女的言语:“自从父王躲藏起来后,便一直等待着你,等你以人身成为不死人,再以不死人成为英雄,担任父王的后继者。”

    对神族而言,对葛温而言,不死人的最终的结果,只能成为他的后继者。

    因此从灰烬墓地中复活的灰烬本身便是有着足够力量的生物。

    只不过魂3的世界里,再也等不到,从人变为不死人,再从不死人变为英雄的漫长的时间了,只要踏入到传火祭祀场的那一刻起,灰烬则是略过了前面的步骤,直接从已获得王器,去寻找填补王器所需要的灵魂开始了。

    正如同我们在魂1里,得到王器后,去寻找小隆德四王、墓王尼特、老魔女与白龙希斯一样。

    这也是为何,当我们获得了所有薪王后,我们还要再一次回到传火祭祀场,通过防火女给我们打开通往初始火炉的道路。

    在此刻,防火女担任的职责就是魂1里的葛温大王陵寝的大门,而王器就埋在传火祭祀场的正中心。

    对魂3的世界、对在初始火炉的薪王而言,这个世界火焰即将熄灭的危机感要远远大于魂1,无论再如何去续火,这个葛温占有的火的世界一直都在不停地恶化、火焰都在逐渐熄灭。

    正如魂3的片头文本里所说的:“王者们一定会舍弃王位吧,无火的余灰们将纷沓而至。那是无名,成不了薪,且被诅咒的不死人。但正因为如此,灰烬才会如此渴求余火吧。”

    从这些信息里我们几乎能够判定出来,灰烬的作用,便是如果鲁道斯嘴里的:“ 你是位很杰出的探王者,我是不是该叫你猎王者呢?”

    灰烬的使命就是猎杀薪王,并把他们的薪柴带回到他们应当所属的王座上。

    而灰烬的描述在魂1的《黑骑士头盔》里早已告知了我们:“葛温王在外出传火时,追随王的黑骑士受到再度燃起的火焰焚烧,此后他们便成了灰,于世界中徘徊。”

    我们从这条信息里便可以知道,葛温传火有着迫不得已的条件,原本的火焰已经熄灭了,所以才会说再度燃起,而燃起的火焰是否仍旧是最初的火焰,我早已在《白龙希斯的求生之路《下》》里解析出来,再度燃起的火焰是象征着葛温的光的火焰。

    没有成为薪王的黑骑士会被火焰焚烧死亡后,再度重生成为了灰烬。

    这时我们便知道了,灰烬毫无疑问是已经被火燃烧过了后的称呼。

    在《返回骨片》里同样也记载着:“ 已经烧成灰烬的白色骨片,营火的柴薪乃是不死人的骨头,少数的骨头带有返回的力量,因为他们即便化为白骨,依然受火吸引。”

    正如同在魂1的片头里所说的:“有几只从黑暗中诞生的物种,受到火焰引诱,并在火的周围找到了王的灵魂。”

    不光是葛温,老魔女跟尼特,作为另外的一只从火的周围找到的“王的灵魂”的小人,及其后裔,同样也对火有着憧憬,对火有着向往。

    因此才会明确的告知我们,这些不死人,他们即便化为白骨,依然受火吸引。

    再结合我们前面对英雄的解析,便能够得到对应的答案,这些灰烬英雄,要么是跟随者他们同时代的薪王一同被再度燃起的火焰焚烧过了,要么是成为了薪王,但是早已被初始火炉里的营火燃烧殆尽了,成了冷却的灰烬。

    因此我们才可以在《元素灰瓶》里见到如此的记载:“这个灰瓶能将营火的热转冷,是与无火的余灰相符的物品。”

    而初始火炉里的营火则是初始薪王葛温的化身,葛温也同样知晓这个问题。

    火总有一天会熄灭,想要火不被熄灭,就需要往火中添加新的薪柴,但是薪柴也总有被烧干化为灰烬的那一刻,而到了魂3的世界,连新的薪柴也要寻索不到了,并且那些未曾烧干净的薪柴再度苏醒后,他们便都离开了王位,再也不想被再次投入到了火焰当中。

    所以,渴求余火的灰烬才会被葛温创造出来,目的仍旧是把那些未曾烧干的、已经逃跑了的,跟还未曾投入到营火里的薪柴都找回来,并再次重新丢入到初始火炉里。

    这时我们再去听魂1里传火祭祀场的防火女的言语:“您愿意传火呀……如此一来,不死诅咒会消失,而我也能以人的身分死去了。……虽然我什么都办不到,……但我愿意为您献上一切。……还请您拯救大家…………拜托您了。”

    是的,在这些虔诚的防火女心中,她们真心的认为,只要自己付出了努力,只要自己背负了罪孽,便可以让其他的人类,让大家获得拯救,让自己以人类的身份活下去。

    但是她们终究是至死未曾得到自己的心愿。

    即便我们真的去传火了,这些不死人要么是一同随着再度燃起的火焰焚烧,要么是仍旧维持自己是不死人的现状。

    魂3里的帕奇仍旧是延续着魂1不死人的现状,便是直接告之了我们答案。

    传火从开始的那一刻起,就永远不会有结束与恢复的一天。

    因为即便是再度燃起的火焰仍旧需要更多的薪柴。

    不停地传火与添加薪柴只不过是在延迟诅咒,而这个诅咒延迟的是对人类而言的不死人化,对神族而言的则是逐渐消亡化。

    这些言语在经历过了,反思过了,然后恍然大悟过了,再回去看,才会发现她们的悲惨,也能发现她们的幸福。

    正如同我们攻击了卡斯后,它对我们的言语:“ 难道你已经是神的奴隶了?没想到你竟然连真相的价值都不懂!”

    正是因为成为了奴隶,才可以有借口,能正大光明地不去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才会心无愧意地选择视而不见,毕竟只有这样才会仍旧怀有希望,毕竟对这一生都在遭受着诅咒的我们,只有如此,我们 才能怀有希望地继续活下去。

    而灰烬本身仍旧是不死人,即便他们的死亡不会出现外表游魂化的特征,但是我们仍旧可以看到完成使命的安里,成为丧失自我的游魂。

    正如同尤莉雅见到了艾尔芙莉德的灵魂后所言语的:“ 请将她化为王的粮食吧。”

    无论是击杀安里还是击杀艾尔芙莉德后获得了她们的灵魂,这些灰烬的结局之一,都是成为王的粮食。

    并由初始火炉外的唯一的获得许多强者的灵魂的灰烬,再次踏入到初始火炉里,再次化为初始薪王的粮食,又一次成为一个轮回。

    是的,魂3灰烬最后的目的,仍旧跟魂1的不死人最终的目的一样,成为葛温的后继者,或者我们换一种说法,成为另一个王。

    无论这个王究竟指代的是大蛇卡斯嘴里的黑暗之王还是葛温的后继者的薪王。

    不死人最终的目的都是成为王。

    而王,在黑魂的世界里有着极其丰富的含义。

    在黑魂的世界里,王大概会分为两种,一种是黑魂世界里对普通的王的称呼,例如霸王沃尼尔、骑士王伦德尔一样,他们仅仅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

    而另一种王,才是黑魂世界里最主要的含义。

    这类王他们共同承担了一个相同的责任,便是这个世界命运究竟要走向何方的责任。

    言语到此处后,你便会发现了决定这个世界的命运的人,身上都带着王的称呼。

    维持着火的世界的延续的葛温,被称为最初的薪王。

    想要通过龙化保证世界生命仍旧可以继续延续下去的太阳长子,被称为无名王者。

    想要通过夺火的方式,让这个世界以另外的一种未知的黑暗来继续延续的不死人,被称为游魂之王。

    我们此时再去看魂1的片头里所说的,“在火的周围找到了王的灵魂”,便有了更深层次的含义,无论这个王的灵魂来自于哪个“王”,他也在用着自己的方式延续着决定着这个世界的走向。

    而在魂3世界里绘制另外的一个世界的白发小萝莉,则是另外的一个维度的世界的延续,她早已超越了“王的称号."

    于是你便是可以听到当她跟我们言语,想要用我们的名字给绘画命名时,我们如是选择了没有名字。

    她便会回复道:“……我知道了,原来你也一样啊。那这幅画,我以“灰烬”题名。”

    是的,另外的一个超脱于葛温的画中世界,它的创造者,无论是我们灰烬本身,还是白发小萝莉,连“王”这个名字都已经去掉了。

    从这个方面我们便能知道,在宫崎英高的理解中,这个世界的创造者,本身就不应该带有名字。

    所以,在魂1片头里,创造葛温的火的时代的灵魂只被简单地称呼为“王的灵魂”,并没有具体的名字。

    因此当我们击杀了白发小萝莉后,她仍旧会复活并且跟我们言语道:“……我不会死喔,所以你不要在意。”

    这些信息都告诉了我们,杀不死,不仅仅是简单的游戏机制的设定。

    宫崎英高给这些人物赋予了更深层次的含义,她的存在注定将会超脱于这个世界,并在下一个世界里存活下去。

    正如同魂3的防火女一样,她的存在同样是为了延续另外的一个接下来的世界,所以你即便无数次杀死防火女,她也能够重新复活。

    但是她的故事,并不在这一期的解析里,我们会在以后单独去说。

    于是拥有名字的人,只能在自己名字所在的这个世界的维度里存活,永远跳脱不出自己世界的维度。

    所以这些拥有王的名字的人,会永远的陷入到仅仅是在葛温的所在的世界里,寻找存活下去的出路。

    正是因为王的称号被宫崎英高赋予了这样的职责,所以当我们才可以在魂2里,见到明明汎克拉德王也有王的称号,但是象征着他的《渴望盾》在魂3里却是如此记载的:“据说是渴望一切的古代王者拥有的盾。传说在最后,他并没有成为王。”

    因此,当尤莉雅向我们称呼为“王”时,便代表了,她与她的游魂之国——隆道尔打算要让我们通过以“王”的方式,来承担起这个世界如何继续走下去的命运。

    当我们跟尤艾尔对话时,他会跟我们说:“……接着,还有一件事,我能够将您真正的力量牵引而出。这一点隆道尔的巡礼者早已了然于心,身上有黑暗之环烙印的人,都拥有暗藏的力量……”

    听到此处,你便发现了,先不论黑魂世界里其他的巡礼者的目的为何,但从尤艾尔的话里,“这一点隆道尔的巡礼者早已了然于心”,便知道了,对隆道尔的巡礼者而言,寻找灰烬,并尽可能地牵引出来灰烬暗藏的力量,同样也是隆道尔的巡礼者的目的之一。

    所以我们再次回味起来,尤艾尔的话:“ 您给予了我这侥幸活命的人最后的义务……”,便有了十足有趣的意味,似乎隆道尔的巡礼者来到洛斯里克的目的,并非是为了高高在上的需要传火的王子们,而是为了寻找会在洛斯里克里苏醒的灰烬英雄们。

    因此无论我们拒绝了尤艾尔后,他的欲言又止般的:“不过,灰烬大人啊,当侥幸活命的巡礼者遇见了英雄大人后,我不禁思考,这一定是命运。……所以,我会一直待在这里,说不定您会回心转意啊。”

    还是我们从他身上获得了所有的黑暗印记后他会言语到:“噢噢,您已经得到十足的力量了。看来见真章的时候近了,我辈之王啊……”

    都像是一个阴谋,这个阴谋早已在魂1的大蛇卡斯时便设了下来,到了魂3,以黑教会、以隆道尔为据点,再一次地扩大了起来。

    所以当我们踏入到传火祭祀场后,随着尤艾尔的死亡,另一个来自于隆道尔,身份更加高贵的人,黑教会的创始人之一,次女尤莉雅毫无预兆地出现了在了我们面前。

    而她开口的言语直接便是:“我是隆道尔的尤莉雅,是尤艾尔的朋友。……你拯救了他的灵魂啊。谢谢你。我以朋友的身份向你道谢。另外,还有……你已经是王了吧?承受黑暗印记的刻印──我辈的游魂之王啊。王啊,只要你仍是游魂之王,我们隆道尔全体上下就将全心服从你。当然,我也属于你……”

    是的,我在魂3的世界里,见到这么会倒贴的女子,第一个是防火女,第二个就是尤莉雅。

    防火女自然是为了让我们传火,而尤莉雅同样也是为了让我们夺火。

    色字头上终究有一把刀,古人诚不欺我。

    于是当尤艾尔死后,尤莉亚毫无中断地接下来,身为游魂之王的我们的侍奉者的责任。

    但也正是因为承受了黑暗印记的刻印后,我们才可以在魂3里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信息。

    魂1里我们见到《黑暗之环》的描述为:“被诅咒的不死人身上的印记。黑暗之环也具有自杀的效用,使用后,将失去所有人性和灵魂,回到最后休息的营火处。”

    而到了魂3里的《黑暗之环》则是如此记载的:“被诅咒的不死人身上的印记。能回到最后休息的营火处或祭祀场,但是会丧失所有灵魂。”

    是的,这时你发现了,两者的描述极其相同,唯一有一个有明显区别的就是,魂1里使用黑暗之环,除了丢失灵魂外,同时还会丢失人性,而在魂3里则只会丢失灵魂。

    人性在魂3的世界里成为了一个隐性的存在,并非是宫崎英高丢掉了这个设定,最明显的便是在环印城里,我们需要攀登上解咒石的道路上,必须化身为人性。

    同样的,在成为隆道尔的游魂之王时,当我们牵引出来隐藏的力量时,我们同样也能获得对应的一个关键性地诅咒-《黑暗印记》,它的文本则是如此描:“与不死人印记相似的黑暗印记,像在身体上大大敞开的洞穴。黑暗印记是个无底洞,人性会渐渐从中流逝而出,诅咒会取而代之累积下来。”

    而在魂3里只有接受了黑暗印记的人,才会得到诅咒,而得到诅咒的表现形式就是人的外表会干枯化,同时人物的左胸会有如同魂1的不死人的游魂化一样的效果。

    也就是说,在魂1的时候,我们身上的黑暗之环同时具备了魂3的黑暗之环与魂3的黑暗印记的功能。

    分析到此时,我们便是能够细化这两个物品的各自的功能。

    黑暗之环具备丢失灵魂与自杀后重回营火的功能。

    而黑暗印记具备的人性的丢失与外表游魂化时左胸形成收缩的现象。

    人性究竟为何会流逝,我们暂且不去言语,但是我们可以毫无疑问地知晓,诅咒会取而代之积累下来里的诅咒究竟指代了什么。

    它们指代的就是游魂化的外表。

    而在游戏里能够对游魂化的外表进行有效消除的,要么是使用人性,要么是使用解咒石,要么是对蓓尔嘉雕像花费灵魂进行解咒。

    这时我们便能发现,虽然人性与许多的物种关联,但是解咒却一直与蓓尔嘉相关联。

    分析到这里时,我们便发现了,形成不死人诅咒的两个最大的合谋者,一个是象征着葛温的黑暗之环,另一个是则是象征着蓓尔嘉的黑暗印记。

    而在《死者活化》里明确地记载了:“ 在游魂之国隆道尔,不死人才是所谓的人。”

    由此我们便可以知道,在魂1里负责把不死人从不死院带到罗德兰巡礼的蓓尔嘉,在魂3的世界,她早已与葛温背道而驰,也正是因为如此,葛温利用不死人创造出来的灰烬,他们从出生起,身上携带的便是排除了黑暗印记的黑暗之环。

    同时我们也见到了另一个灰烬安里的游魂化后的行为,再配合《黑暗之环》里记载的:“身上浮现此黑暗之环的人,就算死亡也会复活,并迟早会变成没有意志的游魂。 因此他们才会被赶出故乡。”

    从这里便能够看出造成游魂被认为是诅咒的原因,除了死亡后可以复活,更多的是因为他们迟早会变成没有意志的游魂。

    而象征着游魂之国与蓓尔嘉的隆道尔,则守在灰烬下来的高墙之下,等着再次引诱灰烬,引出他们真正的力量——黑暗印记,让他们成为真正的游魂之王,并让他们把火焰从葛温的手里夺到不死人的手里。

    分析到这里,我们便发现了,蓓尔嘉与葛温不同之处。

    蓓尔嘉几乎参与到了所有的可以决定世界命运走向的道路上,她带给人类,带给不死人与这个世界的是——选择,而葛温带给这个世界的的命运只有强制性,葛温认为这个世界的道路只有一条,便是给我传火,直到这个世界的末日为止。

    在游魂之王的路线上,我们想要成为真正的游魂之王,必须集齐8个黑暗印记。

    只有到了此时,尤莉雅才会真的吐露心声跟我们言语道:“做得非常好,这么一来,你就是名正言顺的我辈之王──既有了伴侣,又拥有足以夺火的篡位者力量。……王啊,请去夺火。”

    可见夺火的前提下,我们必须拥有8个黑暗印记,而每一个黑暗印记的产生,便是来自于我们死亡后积累的诅咒,诅咒积累的足够多了,便可以向尤艾尔进行升级,牵引出来隐藏的力量。

    有趣的是,黑暗印记里明确地记载了:“人性会逐渐从中流逝而出,诅咒会取而代之地积累下来。”

    人性流失后的结果自然是外表游魂化的产生,而牵引出来隐藏的力量,并非是来自于人性与灵魂,而是诅咒,并且诅咒可以让我们如同防火女消耗无主的灵魂一般进行升级。

    那么我们暂且抛离掉,只有灵魂才能升级的观点,此时我们假设,诅咒是否同样也是力量的一种象征呢?

    毕竟文本里早已明确告诉了我们,正是因为集齐了八个黑暗印记,正是因为有了足够的夺火的力量,因此 我们才能真的去夺火。

    否则即便是已经有了黑暗印记,成为了普通的而并非真正的游魂之王,尤莉雅对我们言语的则是:“王啊,请您去传火吧。”

    而并非所谓的:“王啊,请去夺火。”

    我们每一次离开尤莉雅时她跟我们的言语:“再会吧,黑暗印记将引导你。”

    与跟防火女嘴里的:“再会了,灰烬大人。愿火焰将您引导。”

    他们两人的言语里有着同等的含义。

    想要获得夺火的力量,必须获得足够多的黑暗印记,而最后的黑暗印记的获取,离不开与安里的婚姻。

    因此当我击败了埃尔德里奇后,尤莉雅会跟我们言语:“啊,是你,我辈之王啊。是好消息,看来你的伴侣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去接人了。她人就在那个亚诺尔隆德,隐藏的暗月厅里等你。一切都是为了让你成为真正的王。”

    是的,游魂之王举行婚礼的地方,不是在别处,而是在象征了葛温王城的亚诺尔隆德的暗月厅,这种行为即是向神族宣称,隆道尔的游魂将要取代神族,同时也暗示了我们,这个暗月厅与隆道尔所信仰的蓓尔嘉分割不开关系。

    婚礼所需要的物品则是一把名为《定约剑》的物品,上面如此记载着:“隆道尔的仪式剑。不能作为武器装备。据说完成定约仪式后,真正的游魂之王将会诞生。伴侣之名为安里,正在灵庙的最深处,等着王。”

    而定约剑的样式,我们除了能在此处看到外,还能看到的一个地方,便是被神族流放在世界尽头的——环印城。

    我们可以在此处见到大量的类似于定约剑的物品插在房顶上。

    如果说定约剑的使用后,产生的是真正的游魂之王,而游魂之王的目的是象征着大蛇卡死的灭火也好,夺火也罢,最终是走了一条与现有的葛温所不同的道路。

    于是当我们此时再去回想魂1里大蛇卡斯所说的言语:“葛温大王却深深畏惧黑暗,他担忧火熄灭,害怕那些身属黑暗的人,并担忧人类可能会诞生黑暗之王,恐惧天理循环。”

    这种突兀的言语,与葛温的惧怕究竟是来自于哪里呢?

    是否与环印城里无数的定约剑相关联呢?

    难道葛温曾经与环印城的小人群王,产生过什么约定吗?

    在环印城里再明显不过的雕塑上,高高在上的葛温给低微而矮小的小人的王冠是否象征着某些权力的转移与对应的约定呢?

    分析道这里,我们再去听尤莉雅的话:“篡位者啊,拜托你,请去夺火吧。夺来那股力量,进而恢复成人类应有的姿态吧。”

    便有了更有趣的含义。

    这些疑问,等我们分析到环印城时,再去言语其中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最终成为了游魂之王的我们,在尤莉雅与隆道尔的帮助下,进入到了初始火炉,并把火炉里的象征着葛温与神族的火焰夺了下来,放入了体内,于是如同魂1的黑暗之王一般,那时向我们低头的是大蛇们,而在魂3里,向我们低头的则是象征着隆道尔的游魂们。

    而此后,这个世界,也毫无疑问地会如同我们 在《死者活化》里见到的言语:“在隆道尔,不死人才是真正的人。”

    其实分析到此处我们便能够发现,葛温创造灰烬时在黑暗之环里去掉黑暗印记的目的,便是为了防止灰烬夺火,保证灰烬在进入初始火炉里只有传火这一条道路。

    不过他的打算一个是被隆道尔破坏了,另一个则是被获得眼眸后的防火女破坏了。

    所以我们才可以看到魂3的四个结局。

    无论不死人最开始的目的究竟为何。

    在夺火的这个路线上,不死人,成为了另一个物种,并取代了原本的人与原本的神族,站在了这个世界的最顶端。

    而之后,这个世界究竟会怎样?

    会是一个与神族完全不同的,美好的世界吗?

    或许是,或许不是。

    游戏里,唯一能告诉我们线索的则是在环印城里,走到世界尽头的另一个巡礼者的言语:“在火的时代落幕时,一切都会聚集到末世所在──不论是王国也好,贫苦之地也罢,无一幸免。但说来,人世间就是这个样……所以我才会喜欢这片景色。这不就是神明的作为吗?”

    是的,夺火下来的我们,同样也要面对仍旧是这个火要熄灭后的末世。

    但这个末世一定是必然吗?答案,我们自然是无法知晓,这也许也会成为另一个类似于葛温对黑暗之王产生的谶言,只不过这个谶言是否能成真,就需要留给各位的心中独自揣度了。

    毕竟,夺火是一种未知的改变,而这种未知,是远超于葛温的另一个神对不死人的另一个考验。

    这一期我们仔细分析了,英雄、灰烬、王以及夺火结局的具体概念。

    同时也明白了,黑暗之环与黑暗印记并非是相同的东西,在魂3里,它们通过灰烬这个新的物种的产生,而发生了剥离。

    这期的概念偏多,而剧情偏少,目的也很简单,为了接下来去讲解洛斯里克、环印城等其他区域的故事提前做好铺垫。

    毕竟魂3的概念与魂1的概念已经发生了许多偏移,导致我不得不在魂3的解析里,再次细分一下魂3这个世界事物的概念。

    那我们还是按照习惯来进行最后的总结。

    1.英雄来自于一种力量等级上的细分,在魂1的不死人的概念里,只有获得了王器的不死人,才会被称为英雄,而获得了填满王器灵魂的不死人才会被成为真正的英雄,这种同一个名词有深与浅两面的方式,在魂世界的概念里比比皆是。同时英雄也是在魂3的世界中薪王候补人员之一。

    2.灰烬包含薪王传火后的被燃烧的不死人,同时也包含了早已燃烧殆尽的薪王,无论是哪一种,他们都是片头文本里所说的,受诅咒的,成不了薪的不死人,整体分析完,我们便知道这个成不了薪的是说真的没成为薪王,同时也包含了,成为了薪王但是已经烧干净了的薪柴。

    3.王的称号在魂3的世界里更多的是代表能决定这个世界走向的生物的称呼,因此魂2的汎克拉德王,即便他有着王的称号,但是最后由于他躲在了不死灵庙里,仍旧未曾成为真正的王。

    4.原本包含在黑暗之环里的黑暗印记,在魂3里已经分开了,黑暗之环象征着葛温的诅咒,而黑暗印记则象征着蓓尔嘉的诅咒。诅咒是一个主观词,取决于你所站立的身份而决定其价值。黑暗之环可以让人不死,黑暗印记可以让人获得更多的力量,这究竟是否是真的诅咒要看各自的定位。就如同传火对双王子而言是诅咒,但是对鲁道斯来说却是荣光一样。

    5.真正的游魂之王的产生,必须要使用定约剑,而与定约剑类似的物品在环印城里,大面积的出现。夺火象征着取代葛温的神族,游魂之王的产生象征着黑暗之王的诞生,葛温在魂1里对人类的惧怕的预言,通过他自己给人类下的火的烙印的黑暗之环而诞生了。从游魂之王的这个路线上来看,正是葛温间接地推动了黑暗之王的产生。

    6.夺火之后的世界究竟会如何,我们并不知晓,在聚集地我们可以见到背盖子的老婆婆对火焰熄灭的末世后的总结,但这是否就一定是夺火之后的必然结局呢,我们并不能确定,宫崎英高也没有明说,只能让各位自己去畅想了。

    好,我们这一期的魂学解析就到这里了,

    我是狗哥,希望你喜欢我这一期的解析,我们下期再见了。

    如何评价黑暗之魂3的四个结局?

    硬要说,我想其实是我们相信谁的问题。

    相信鲁道夫,那我们将接过传火的使命。传火套装的悲凉感渲染的相当棒。也就是说我们选择了与第一部的主角一样的道路。让这个世界苟延残喘,尽管各方势力心怀鬼胎。但是相信使命,相信薪王,但同时放弃了思考,放弃了改变使命,将世界的变革给了后来者。顺便一说,主角是无火的余灰,也就是说,他被烧过了,也即是说,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蒙受传火的苦难了。这是个悲壮的结局。不死人不死的原因有其使命是否达成的这一点。【感觉是这样的,很多人愿望达成或破灭就活尸了】然而,我们将一直这样不死下去。

    可是我们是三部曲大结局唉(눈_눈)这么交相呼应固然是好的,可这个世界并没有得到改变。新的史诗在何处呢?

    有种说法是这样的。血源是黑魂的许多年以后。更有甚者提出吃神预见到的深海世代,正是血源。如果这么认为,这个延续下去的世界的转机,怕就是在这最后之作的结局上。所以传火结局是悲壮英雄式的耿直忠诚。传火套装也是骑士套装的样子呀……

    接下来想要说的是游魂之王篡火结局,我们统治绝望的不死人。我们相信的是隆道尔和黑色教会。相信我们是王者,并且拥有了暗穴【诅咒】。别他人奉为王者,颇有枭雄的感觉。起码最后一个镜头是这样。我们将火的世代终结,迎来了游魂之王的时代。嗯,听起来就像神话史诗一样。我们是不死人,是余灰,是曾经的传火者,是获得力量的矮人。我们的身份如此巧妙特殊,承上启下。在我心里这是个相当的王道结局,然而有一点让我第一周目没有选择这个结局。那就是我们一开始所说的,我们相信谁。相信的是隆道尔的尤利娅。相信的是黑教会。

    尤利娅的对话中会暴露她对卡斯深渊大蛇的忠心耿耿以及对于篡火大业的决心和执念,她死了,主角死了,谁死了都无所谓。往高里说那是游魂民族大义高于一切,低了说。。她并不是忠诚于我们,而是卡斯。深渊大蛇,退化的古龙,蛊惑了小隆德的人。他的话,并不可信。使用黑暗之手和大量出血类武器的隆道尔。。怎么都不是好人嘛…所以我觉得既然我不能确定是的好意,那我就不听你的话。等dlc吧,或者为了白金我日后再说_(:з」∠)_

    啊啊对了,结局处太阳变色了。很有趣。我们把世界的火抢走,给予了游魂。

    接下来就是灭火结局和盗火结局。

    鲁道夫你最担心的事出现了。我们选择相信防火女看到的东西。鲁道夫一直在告诫我们尊重【防范】防火女。他和我们一样,都是使命未完成之前,不能被杀死。容貌也没有丧失,也是不得挣脱使命的不死人。有眼眸的防火女是如何看到未来的,又如何身死,我们大概是不能知道了。但这是一个禁忌,而从那个漆黑一片的祭祀场中我们可以遇到骨灰婆婆,和黑骑士。为什么有黑骑士不知道-_-||,而骨灰婆婆说不该来。能买到A大套装。总觉得会有点什么暗示,但是这里思绪有点混乱我们跳过吧。

    总之那里展示给我们了一个恶意的世界。(我倾向这是个未来。因为如果是过去,鲁道夫为什么不在,丫跑不了的呀)只有怪物,战友npc都缺乏的世界。这是鲁道夫想让我们看到的。可是选择了这个结局的我们,其实是更相信防火女所说的,不相信看到的,只相信听到的。不得不说你要是防火女长的像古神一样那谁听你的呀-_-||

    防火女言语中的温顺,她侍奉的是作为主角,余灰,肩负使命的我们,这点可比尤利娅强多了。所以我相信很多人包括我都心软了。选择相信防火女所说的,灭火。

    一周目结局的时候是夜里十二点_(:з」∠)_我放下手柄,还沉浸在世界渐渐黑暗的感慨中。天上的太阳消失了。我渐渐看不到了防火女,只能听到脚步声。我觉得该睡了,跑去洗手间洗把脸,宿舍阳台并没有开灯,窗外有一点点光,只有我洗漱动作的声音,为了怕吵到舍友刻意压低的水龙头声。脑海中我还在回味防火女的那句有些俏皮尾音的still(大人,您还听得见我么),耳边还有一点点水声。

    我忽然有点慌。总觉得这是哪些电视剧里,老公也好主人也好被老婆侍女下药的时候他们说的话。不对呀这个,等等?!!

    我思考了一下。

    嗯,我在刚刚说过,不死人完成使命就和死了没啥区别了。我那几个游戏中的战友后来活尸化了来着……

    这么说我也是?不知道是防火女的隐瞒,还是主角本就应该知道,丧失使命的余灰,怕是活尸了然后行尸走肉吧。而防火女略显俏皮的最后一句话,总有种摆脱使命束缚后的开心愉悦。被侍奉的我们,怕也是需要被解开的的束缚吧。

    有一个细节。世界进入黑暗后我们仍然可以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如果我们动的话,。而防火女说话时和那以后,没有了。_(:з」∠)_这……

    可是我仍然觉得这个结局,留着防火女等待未来时代开启的结局,是很美好的。

    至于杀死防火女,盗火的我们。谁都没有相信,依靠本能,之前没太多思考选择相信防火女,以后更是看到火之后选择抢夺。那样的我们,会是某一作的boss吧。(笑)这其中也有恶魂情怀在。

    说起来这四个结局的主角如果以后有续作,可以拿来做boss了。。。

    做一下小小的总结_(:з」∠)_

    第一个的我们,对于未来,毫无作用,延续了前人和自己的脚步,作为火的时代的史诗一部分,传承下去。

    第二个,游魂之王的结局,我们打开了新的时代,续作都可以出了,可是我们相信了之前(黑魂前作)并不相信的黑手卡斯,这确实没法让人相信我们的存在是否是个更大阴谋。

    而灭火盗火的我们。选择相信未来,让世界按照自然规律,迈出下一步,总有过去,守望未来。但是我们自己下场似乎都不算太高,前者哪怕不死也是孤寂的黑暗,后者更是听命于向往火焰的本能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