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痴情男友寻找失踪女友(男朋友寻找失踪的女友)

    八戒影院电影资讯人气:786时间:2022-08-12 00:49:36

    1

    镜华真人的心魔化出了实体。

    这可是件稀罕事,诚然群仙皆有心魔,修行中有很大一部分功夫也是为了制御心中的魔性,但能将之化为实体的,镜华真人似乎还是开天辟地来头一个。

    所以天天有神仙来水峿居看新鲜也就不奇怪了,不过来的神仙虽多,像夜重上仙这样口没遮拦的倒也是绝无仅有。

    “噗哈哈哈,镜华啊,你的心魔怎么还是个母的?是不是你早爱上了大仙我,所以心心念念变个女体跟我相好?”

    夜重一边抓着那只小奶猫查看“重点部位”一边大喇喇地满口胡柴,群仙听了想笑又觉得不妥,一个个脸色扭曲地跑了出去。

    虽说每个神仙都谈之色变的心魔实体化了之后,居然是这副柔软可欺的样子是有点儿……那个,但夜重能嘴贱到这个程度也是太出人意料。

    所以最后夜重被镜华一脚踹出水峿居的时候,没一个神仙同情他。

    反正这两人闹绝交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没事。

    而日子一长,新鲜劲总会过去的,一天两天,找借口来拜访的神仙越来越少。最后一个来看那只小猫的是百花阁新晋的小仙,未语还羞的腼腆少年临走时,见小猫卧在镜华手里蹭啊蹭的样子,忍不住问:“真人,留着它不要紧么?”

    言有未竟——到底是心魔,留着不怕养虎……养猫贻患?

    镜华浅笑,“要杀它,随时可以,暂且留着也当是做个伴。”

    小仙听了若有所思,看了看除镜华外再无一人的水峿居,再看看神情冷清的真人,再没有说什么。

    自从镜华的师父凝玥上仙失踪后,他已经在这水峿居独自住了三千年。

    即便对仙人而言,也是颇为漫长的时光了。

    是夜,太阴星东升西坠,银光如练,普照天界。

    镜华在水峿居后方的池边探看人世,拨开水面的莲叶,一泓碧水幻化如镜,映出下界人世百态——公子皇孙,帝王将相,或是倚楼扶柳的红颜,或是风尘仆仆的归人……

    凡人挺有趣的。

    忽然水中映出了一张脸,二八年华俏丽明净的样子,是一个女孩子容光最盛的时候。

    又看到她了。

    真人向来平静无波的表情起了一丝微涟。

    “嘻。”

    一声轻笑,惊得他打散水面,回过头去,却见那只幼猫以一双后肢站立着,仿佛人形。

    而后,它还真就化出了一个人形。

    是女体,那模样与他方才在水镜中所见的凡女一般无二。

    “真没想到,传闻中最寡情冷清的镜华真人,竟会对一个人间女子动心。”少女低低地笑着,“你看了她一世又一世,怎么就不到下界去亲近亲近?”

    这魔性所化的妖物行径也是轻佻至极,一边说着,一边就柳腰款摆着纠缠上来。他想要避,双手却又不由自主地环上了少女的腰。

    “你留着我,不就是要做个伴?”她贴在他的耳边轻笑,气息如兰,销魂夺魄。

    怪不得有那么多的仙人栽在自己的心魔手上,或削骨堕凡,或灰飞烟灭。

    实在是这诱惑对你知根知底,根本无从抗拒。

    放弃抵抗的时候他这么想,为自己数千年清修如此轻易便毁于一旦而轻轻叹息了一声,却又像是多少年的期待终于得偿,于是心满意足。

    2

    自此少女便在水峿居住了下来,所幸这里平日甚少有仙人来拜访。近日里,则更加顾不上——传闻魔界新任魔尊登基,群魔蠢蠢欲动。

    所以就连一向来得最勤的夜重也很少露面,不过他每次来时少女也会化为幼猫的样子,并不曾露出什么马脚。

    只是有一点令人颇为不安,夜重来拜访的间隔一次比一次久。

    也就是说,形势愈紧。

    一天夜里,夜重又来了,带着百花阁新成的枯木酒,这酒自从千年前初成后就成了夜重的最爱,每次来水峿居与他共饮带的都是这一种。

    这一次,夜重酒量不比寻常,几杯就醉了,醉眼蒙眬地抓着他说:“这次魔界来势汹汹,你当真还要窝在这里?”

    他抽回了手,“我起过誓,你知道的。”

    夜重哼了一声,摇摇晃晃地往外走,临到门前忽然回头睨了他手旁的幼猫一眼,“这种祸胚,还是早日处置了好。”

    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将酒都饮尽了。

    夜间的莲池,一池白莲仍旧只是打着骨朵,一株不开。

    白莲是何时起不开的?似乎也是那时……

    他斜倚在池边的青石上,一足入水,有一下没一下地想着往事,直到有人来打断。

    “你在想怎么处置我?”少女蹲下身,向他撩了一记水花。

    他笑起来,“我在想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好。”

    少女愣了一下。

    他煞有介事地想了想,“凝玥,这个名字好不好?”

    “这不是你师尊的名字么?”那魔性化的妖物听了眨眨眼,吃吃笑起来,“你竟给我起这样的名字,难道你对你师尊……”

    她不说了,只是挤眉弄眼的一脸暧昧。

    他听了从青石上下来,跪坐到她面前,笑着说:“我的确倾慕师尊,只是不知师尊是否也心悦于我?”

    这话是对她说的,话甫一出口,两人脸上都已没了笑容。

    他神色认真,她目光森寒。

    一滴清露从白莲骨朵上滑落,激起一个小小的涟漪。

    也就是这么一瞬的时间,少女站起身来,而当她挺直了身形的时候,她的样子已经变了。

    不再是那凡女娇丽甜美的容颜,此刻映着银辉的脸清冷而倨傲,发挽乌云,指排削玉,若不是那对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里还有些微寒光,真要让人以为这是一尊极北处玄冰玉雪所塑的雕像。

    水峿居失踪了三千年的主人,凝玥上仙。

    “原来你早已认出了我。”凝玥冷冷地看着他,语气不善。

    他却又笑起来,“我怎会认不出师尊……”

    说着便不顾凝玥周身戒备,扑上去抱紧了她,“昔年都是我不好,不该借着窥视凡人来试探师尊的心意,害得师尊一念入魔,都是我不好……”

    他言辞切切,凝玥到底在他的怀抱中软化下来。

    “既然如此,今日你可跟我走?”她在他耳旁问,他放开手,但见她微微一笑,仍是他记忆中的霁月光风。

    3

    他当然跟她走。

    “师尊失踪那日我便立誓,不见凝玥,不出水峿。”随凝玥一同绕过天界的护卫法阵,他对她说起这三千年中的种种,只是除却相思,还有隐忧,“可是我也想过,天界如何许我们做这等大逆不道之事。”

    男欢女爱有伤清规,师徒不伦更是耸人听闻。

    “师尊可有良策?”

    他问凝玥,凝玥只是对他笑了笑。

    他忽然觉察到了异样——太安静了,平日群仙往来的天界,今日不闻一声。

    “镜华,你看。”跨出南天门的结界,凝玥指给他看千里外云雾蒸腾之地。

    黑云压阵,魔气缭乱。

    云气中是数之不尽的魔物,似人非人,似兽非兽,多有着丑陋的外貌,与正和它们对峙的群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可是……

    “如今魔界已经一统,我便是新的魔君。”

    凝玥笑着对他说,曾经寡言温柔的女仙,如今眉目间却有一番渴血的杀意。

    “不反了这天,你我就不可能好好在一起。”她向他低身,他握住她冰凉的手,腾身而上,像是要给她一个拥抱。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