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全猜不到结局的漫画脑洞好大哦(死了之后能复制一个技能的漫画)

    八戒影院电视资讯人气:655时间:2022-08-12 00:32:16

    感谢你一如既往的支持,如果你喜欢趣安的文章

    请点个赞吧

    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谢谢你的支持!

    -End-

    比心

    侵删

    有让你绝对猜不到结局的故事吗?

    如果你智商够用又比较诚实,不妨先阅读二百五十个字,然后开始猜测结局,并把结果写在评论区,若是料事如神猜中我的布局,我必将从此退隐江湖,绝不再写一星半点的字,立此为据,请皇天后土监督。

    有人说我油,那种混社会的油,滑溜溜握不住的泥鳅。其实这种说法很片面,不就是嘲笑我是一名修车狗吗?整天油乎乎的,找女朋友都费劲,算了,老子不干了。我跳槽去了一家设备厂,驾驶叉车往集装箱里运送车床。按件计酬,每件五十。这里面学问很大,底层装货又快又稳,这位置是班长法海的专享,每天能装十件。第二层是美女苏雅专用,付出也很大,常常一脸泪痕从更衣室里走出来。听说她母亲住院需要很多钱。

    三四层越来越费劲,由其他叉友把持,他俩的名字,我说了你们也记不住,不如就叫阿三、阿四来代替。到了第五层,叉车已提升到极限,高度很危险,这儿属于我的地盘,那是法海规定的。即便我技术高超,小心翼翼,我一天只能装一件货。我去找法海理论,这家伙居然用拳头来招呼我。

    美女苏雅刚来时就惨遭修理,法海整人的方法五花八门,苏雅有事去了厕所,法海在她叉车的旁边转了一圈,苏雅回来打不着火,只好找人来修理叉车,一修就是半个月,后来只能以身饲虎,不这样,她娘滴医药费怎么解决?

    我对法海有了不满,凭什么好事许你一人独占,还有就是,每次看见苏雅流泪的眼,我心里不是滋味。

    这一天,我看见法海示意苏雅跟他走,不知是何原因,俩人发生剧烈争吵。法海唾骂苏雅翅膀石更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不信走着瞧!

    第二天,苏雅的叉车发动不了,急得的她失声痛哭,哭她住院的母亲,也哭她被人摆布的命运。

    我走过去说,不就是叉车打不着火吗?我来看看。

    我打开机舱一眼就发现了原因,启动马达的一根火线被人为剪断,这事八成是法海干的,可今日不行,他遇见了我。大家还记得吧,我是一名修车狗,这事对我来说岂不是小菜一碟。

    我把线头快速连上,示意苏雅赶紧上车打火,嘿!一拉就着,叉车发出巨大的轰鸣,苏雅跳下车来抱住我,她高兴的哭了。

    法海冲我狠狠吐了一口唾沫。

    为了不再哭泣的苏雅,我决定收拾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法海。

    夜里,我把一袋白糖灌进了法海驾驶的叉车里。

    第二天,法海那辆高速运转的叉车突然曲轴断裂,紧跟着机舱浓烟四起,发动机整个报废了。

    整整一个月,法海没来上班,因为公司有规定,修理叉车产生的费用,由个人承担。法海到处借钱重新购买了一台发动机。

    这个月,苏雅挣了一万五,她高兴的又蹦又跳,非要请我吃饭,说她妈妈的住院费不用愁了。

    慢慢相处下来,我和苏雅越走越近,彼此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在暗长。可有一天,阿三、阿四俩人一块对我说,苏雅为法海打过月台,我整个人凉了半截,愤怒加恶心让我疏远了苏雅。

    法海修好叉车又回来了,他直截了当命令苏雅去顶层装货,由于苏雅技术不是太好,一件货装了一天,还是阿三帮忙指挥完成的。

    这么黑暗的地方我待够了,我打算离开,我收拾行李的时候,苏雅哭着求我不要走,她说知道自己很脏,只配老死春闺,可她有个双胞胎姐姐苏文,长的和她一样美丽,问我愿不愿意娶苏文做老婆?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法海彻底离开叉车的行当。

    我心想,这事倒也不难,差一点说出谁谁是否干净之类的蠢话。这时候打门外进来一位姑娘,和苏雅长的一模一样,我真分不清谁是姐姐,谁是妹妹,莫名的我心动了。

    姊妹俩在我面前一起流眼泪,我这当豪杰的气质登时炸了膛。我一再确认苏雅此话当真,赶走法海我立马娶你姐姐回家?

    苏文、苏雅含着眼泪郑重点了点头。

    吃了定心丸,我在脑海里飞快算计,要想把法海彻底赶走,唯有一招制敌,在刹车系统里做一番文章,你想想,法海驾驶叉车开的飞快,突然没了刹车,那可是件要命的事。关键是破坏刹车的这个度不好掌控,既要做到有刹车,到了关键的时候,刹车又突然失灵,这……这就必较难办了。谁都知道,当你开车的时候,第一步,首先要踩一脚刹车才敢正常起步,否则,还不赶紧找人来修车。这样一来,前功尽弃,白费工夫。

    我绞尽脑汁苦思冥想的时候,忽然心亮了,我飞奔去找我原来的叶师傅,在修车的行当里,叶师傅可谓是高手中的高高手。谁知他听完我的来意,居然一言不发,始终在装睡。我知道叶师傅很想帮我,也想帮帮苏文、苏雅这俩苦难的姐妹,可这是件坑人的事,他不好插手啊!

    我知道叶师傅有难处,只好告辞,我刚走出他家门口,他在屋里喊我,大聪,你喜欢吃椰子油吗?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害我后半夜轰然惊醒,我知道叶师傅的意思了。

    会不会是椰子油和刹车油搅在一起会产生某种反应,就像一种慢性病,慢慢结块堵塞刹车系统的油路,有一天突然梗阻,整个失灵,令人猝不胜防。

    大家如果还不明白,可以去网上搜搜脑血栓是怎么形成的,就是这么个理,我希望法海有一天砰然倒地不起!

    趁人不备,我把半瓶椰子油偷偷灌进法海的那辆刹车油杯里!

    等待的时间或许是漫长的,可我等得起。因为得到苏雅的默许,我可以和苏文光明正大的交往,也曾花前月下,也曾山盟海誓,俩人十指紧扣,憧憬美好的前景。可我发现苏文的左手有个小毛病,虽不起眼,却足够令我呆愣半生,她的小拇指有残疾,就像人为切掉了一小节。上天给了你太多,拿走一小部分,不为过吧!

    我这样安慰自己,心里稍稍好受些,最有力的证词是,像我这种穷酸之人能娶到貌美如花的苏文,该不会是前世可曾匍匐着去过拉萨!

    今天有热闹的事情要发生,设备厂从国外新进了一台高端数控机床,听人说好几千万呐,老总都来了。下一步就是用叉车将数控机床移进厂房,这艰巨而又拉风的任务自然落在班长法海的肩膀上。

    众目睽睽之下,尤其是在老总殷切期盼的目光里,法海驾驶叉车托起整个设备厂的希望,突然失控一头撞在混凝土般坚硬的墙上。

    需要他大显身手的时候,刹车失灵了。

    几千万的设备摔成一堆废铁,老总当场脑溢血送往医院。

    法海知道自个赔不起,倒也识趣,玩了失踪,直接人间蒸发!

    那天苏雅喝的酩酊大醉,抱着我哭的花容尽碎,一个劲说对不起我!

    搞得我七上八下,几乎是吼着问她,”苏雅,难不成我和你姐姐的婚事,你要反悔不成?”

    苏雅努力挥挥手,似有难言之隐,她踉踉跄跄走了。

    我如愿以偿把苏文娶回了家。大婚之夜被人灌了太多的酒,早晨醒来已是阳光明媚,温柔多情的苏文坐在床边一眼不眨瞅着我,我伸出一只手,俩人十指紧扣,苏文一使劲把我拉起来。我感觉不对劲,我低头瞅见她左手的小拇指,完美的不见一丝瑕疵。

    我赶紧翻看她的另一只手,同样是至尊至美。这是怎么一回事?眼前的女人可以百分百确定她是苏雅!

    确凿无疑的是,我明媒正娶的是苏雅。

    我愤怒无比用力晃着苏雅的肩膀,”你姐姐苏文呢?好呀,玩了一招偷梁换柱,苏雅啊苏雅,你好卑鄙呀!”

    让我疑惑的是,苏雅一直淡定从容,不卑不亢,她说,”我姐姐苏文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还有就是我和法海没有到那一步,是别人诬陷我的。你如果还不信,看你身后的床单!”

    我回头一看,不知何时出现一朵梅花,它俏立枝头,开的正艳!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