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宅门李香秀母亲「大宅门李香秀原型郭榕妙龄嫁70岁的乐四爷至死不原谅养子」

    八戒影院电视资讯人气:810时间:2022-11-16 08:54:59

    郭宝昌与养母郭榕

    “那你不怕这狗咬你?”

    “不怕,这狗跟我好。”

    “那你愿意不愿意跟我回去,天天跟这狗玩?”

    《大宅门》里,二奶奶一眼相中了抱着狗的香秀,一番对话下来便要将香秀带回白府。

    谁知香秀倔得很,对着二奶奶丢下一句不愿意后,撒腿就跑开了。跟着她一起跑开的,还有被二奶奶放在心尖上宠爱的狗。

    看到这一幕的二奶奶,那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拉着身边管家,让去问问这是谁家的丫头,她要了。

    2001年,由郭宝昌编写执导的《大宅门》,夺得了年度收视冠军。

    剧里个性倔蛮、为人清冷高傲的香秀,正是以郭宝昌的养母郭榕为原型创作出来的。

    《大宅门》海报

    剧里,香秀因为被二奶奶带回白府,后来成为了七老爷白景琦的正房太太。

    而真实的郭榕,一生的际遇几乎和剧里的香秀一模一样的。

    剧里的香秀成了白家的正房太太,而剧外的郭榕则成了乐家的正房太太。

    也正是因为郭榕走到了乐家女主人的位置上,这才让郭宝昌有了成为乐家一份子的机缘。

    郭宝昌原本出生在一个贫困家庭,幼年丧父之后,便被母亲以80大洋卖到了河北沙城火车站站长吴家。

    但不久,他又被三姨给接了回来。

    倒不是因为三姨疼他才将他给接了回来,而是幼年的郭宝昌很是机灵可爱。

    三姨觉得,这样一个孩子只卖80大洋,太亏了些。

    年幼的孩童,本该无忧快乐。但就因为贫困,只能像个物件一样,一次次地被人卖出去换钱。

    郭宝昌

    1942年,郭宝昌又被以200大洋的价格卖给了北京首富同仁堂乐家。

    这一次,年幼的郭宝昌被安稳地留下了,而他的人生也因此彻底被改变。

    郭榕和郭宝昌一样,都是贫困家庭出身。

    被带回乐家之后,因为极其得老太太宠爱,平时一应穿戴都比其他丫头要好得多。

    身为一等贴身丫头的郭榕,除了抱养老太太最喜欢的狗之外,便不需要再忙活其他的事物。

    这样的特殊待遇,在那时的一些大家族里面的丫头,没有几个可以享受到。

    这让原本就高傲的郭榕,心气也比一般人都要高出许多。

    郭宝昌

    《大宅门》里,香秀的桀骜和清冷,令白景琦不由自主地爱上了她。但深知白景琦情史丰富的香秀,总是不紧不慢地吊着白景琦。

    聪明的香秀,就像钓鱼者一样,放够了线,见鱼儿咬定了鱼饵之后,才缓缓开始收线。

    她告诉白景琦,她不做小妾。要是真想娶她,那就只能娶她当正房太太。

    一个丫头,即便平日里过得再体面,也始终带着个丫头的身份。

    这样的要求,自然也是白景琦破天荒头一次听到的。

    但拿捏住了白景琦心思的香秀,对白景琦不可谓不是了解透彻的。不然,她又岂会说出这些够赶跑她几百次的话。

    乐镜宇

    果然,敢作敢为的白景琦,惊讶之外最终娶了香秀做正房。

    一个丫头,凭着敢想敢做和敢为,一路走到了白家正房太太的位置。这是剧里香秀的事,也是现实里郭榕的事。

    剧里白景琦的原型,正是乐家四老爷乐镜宇。嫁给乐镜宇时,郭榕年仅26岁,正是花朵灿烂绽放的年纪。

    但此时的乐镜宇,已是70岁的高龄了,所以,郭榕是不会有子嗣的。

    大家族里,没有子嗣,到最后便不会有继承权。为了偌大的家产不旁落他人,郭榕决定收养一个孩子。

    郭宝昌的到来,正是缘于这样的起因。

    郭宝昌

    在正式来到乐家之前,郭宝昌是被养在郭家的。年幼的孩童,记忆尚且还不够深刻,记不得那么多的事。

    在郭榕母亲死后,郭宝昌便被接到了乐家。为了让郭宝昌以为自己就是自己亲生,安安稳稳呆在自己身边。

    郭榕开始仔细叮嘱身边的人,让他们帮忙一起骗郭宝昌。

    小孩子,尤其是还不记得多少事情的小孩子,一般只要是对他好的,别人说什么他就会信什么。

    虽然是收养的别家的孩子,但郭榕对郭宝昌,始终视如己出,仔细呵护。

    但这一切,却在多年以后,变成了碎影。

    郭宝昌

    为了将郭宝昌培养成乐家真正的接班人,郭榕对他的教育用心且别样。

    别人家,都是唯恐孩子学坏,对一切容易带坏孩子的事物都是避之不及。

    但郭榕不一样,她不但不怕郭宝昌小小年纪就学坏,还特地教他去学习那些新奇的事物。

    郭榕以一种快进式教育,让小小年纪的郭宝昌开始接触一个成年“男人”的生活作风。

    她告诉郭宝昌,说你跟普通的少年是不一样的,你以后是要做大事的人。

    这个有想法且有魄力的女人,以一己之力走到了大家族正房太太的位置,其心力心智都是极其厉害的。

    郭宝昌

    而郭榕别样的教育无疑是成功的,郭宝昌的做事风格和个性,越来越像乐镜宇。

    而乐镜宇也越来越喜欢自己的这个养子。

    父子俩经常把酒言欢,或许是上了年纪的都喜欢回忆往事。每每相处,乐镜宇都喜欢拉着郭宝昌说自己以前的事。

    正是因为如此,这才有了后来郭宝昌创作《大宅门》的灵感。

    乐家生活的时代,乐镜宇自己的人生,还有乐家大宅里的日落晨起。这些都是最初《大宅门》创作的起源。

    虽然郭宝昌在郭榕的教育下,越来越像一个大家少爷。但到底是年纪尚小,还是容易不受拘束。

    郭宝昌

    因为喜欢听曲儿,郭宝昌开始逃学,他瞒过老师和父母,逃学逃的成绩一落千丈。

    等学校通知只能让他留级的时候,郭榕才知道了他的所作所为。

    内心虽然痛苦于郭宝昌对她一番心意的辜负,但郭榕知道,这是教育儿子最好的机会了。

    逃课看戏听曲,导致留级,郭宝昌深知自己难逃责罚。然而郭榕不但没有责罚他,甚至连骂都没有骂他。

    面目慈爱的郭榕,只是摸了摸郭宝昌的头,告诉他,留级就留级,没什么要紧的,来年再升就是了。

    这让本就愧疚的郭宝昌,更是无地自容。自此,他发奋努力,决心不再辜负母亲对他的期望。

    郭宝昌

    本就聪明的郭宝昌,很快就将丢下的功课拾补了起来。

    后来,他对功课这块,一直都很努力。

    郭宝昌的努力,为自己日后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但也是因为这创作,让他和郭榕生出了间隙。

    自从来到乐家,郭宝昌和郭榕的关系一直都很融洽。郭榕倾尽心力教育,慈爱之心纯然肺腑,而郭宝昌聪明伶俐且也是孝顺。

    所以,当《大浪淘沙》也就是《大宅门》的前身,被郭宝昌伏案写出来时。

    因为内容引起郭榕不悦,即使再不情愿再不舍得,郭宝昌也还是尽数将其焚毁。

    郭宝昌

    自小被戏文熏陶,再加上乐镜宇说给郭宝昌的那些故事,让郭宝昌灵感大增,决心以乐家为原型来创作。

    《大浪淘沙》里,他原稿写的都是乐家曾经发生过的真实事件。包括母亲郭榕在内的事情,他都是照实际书写的。

    对于个性本就高傲的郭榕来说,她的出身和在乐家的起初都是私事。

    女子的私事是不能被宣扬的,这是郭榕骨子里的根深蒂固的思想,她是不愿自己在日后成为别人讨论的中心点。

    所以,当无意中发现郭宝昌的书稿之后,她执意让郭宝昌将其烧毁。

    其实,这其中除了她不喜欢郭宝昌将自己写出之外,更不悦的是郭宝昌笔下乐镜宇的形象。

    郭宝昌

    世界有时候不是非黑即白的,虽然乐镜宇生性不羁且过度放纵,但郭榕内心是真心爱护这个男人的。

    一个是不愿多做解释的儿子,一个是高傲到倔强不通的母亲,这两人之间,注定会因此而产生裂缝。

    在本来就因为毁稿事件而关系僵硬并未得到丝毫缓和的时候,郭宝昌又知道了自己原来是养子的事实。

    这样的境况让郭宝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在同郭榕的相处中越发的尴尬了起来。

    人与人的情感,自古以来都是一段极其微妙的关系。一旦有了裂缝,如果不及时修补和缓和,那么之后便只会越来越深。

    郭宝昌

    郭榕和郭宝昌这对母子便是这样。

    在郭榕心里,郭宝昌来到乐家来,他们夫妇从未苛待不说,反而是视如己出的疼爱。

    他们这样待他,郭宝昌却在书里将他们如此描述,就是恩将仇报了。

    所以,郭榕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忽略心里这点介意。

    她不懂什么文学创作,她只知道,那些真实发生过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既然过去了,就不该被记录,被翻看讨论。

    郭榕是封建教育下独特的女子,但就是这独特的女子,也无法逃开思想中的禁锢。

    《大宅门》和《红楼梦》一样,记录的都是活生生的历史。

    他们被用心创作,被搬上荧幕,为的就是给后人还原一份历史的“真实感”。

    郭宝昌

    后来,郭宝昌在田风的力荐下,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在北京电影学习期间,在恩师的鼓励之下,郭宝昌再次动笔写作《大浪淘沙》。

    但所谓好事总要多磨,郭宝昌的创作再一次遭到了打击。而这一次,得知消息的郭榕彻底怒了。

    她觉得自己养的这个儿子,越大越知道跟她作对。若听她的,不再动笔写这东西,又岂会有今日这场遭遇。

    书稿尽数被毁不说,连学都不能好好再去上。

    郭宝昌

    郭榕甚至都觉得郭宝昌是活该,她不理解,为什么都闹成这样了,郭宝昌还不放弃写这宅子里的事。

    可到底是自己养了多年的儿子,郭榕心里纵然怨他,却还是开始担心起郭宝昌的安危来。

    因为思念郭宝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郭榕总是哭个不停,以至于眼睛到后来都生出了问题。

    但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做了郭榕那么多年的儿子,郭宝昌骨子里的倔和傲一点都不输母亲郭榕。

    天之骄子一朝入地,其中的难,在郭宝昌曾试图自杀中可见一斑。

    但幸运的是,郭宝昌最终熬了过来。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郭宝昌想要将故事写下去的心就更坚定了。

    《大宅门》

    《大宅门》的诞生,是郭宝昌磨难里开出的花。

    就在郭宝昌身在艰苦环境中,用心书写笔下的人物时,他收到了一封特殊来信。

    收信人的名字是郭宝昌被卖之前的名字。

    时隔多年,这还是郭宝昌在知道身世之后,第一次有人以这个名字给自己寄来信件。

    他犹豫着打开了之后,发现是自己的大哥写来的信。信上说,倘若是弟弟,就请回信一封。

    就是这样一封信的出现,让郭宝昌和郭榕母子后来的关系再也难以愈合。

    郭宝昌

    收到信件的郭宝昌邀请哥哥前来相见,之后因为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他就想跟着哥哥一同回到曾经的家里看看。

    因为没有小时的记忆,郭宝昌特别想知道,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就这样,他费尽心思请假回了家。然后来到郭榕面前,将他想跟大哥回去看看生母的打算告诉了郭榕。

    母子虽然亲近,但多年隔阂,如今都已不愿向对方直接袒露心扉。

    养育郭宝昌多年,郭榕用心费力,想着能弥补些许血缘关系上的欠缺。可如今,孩子养大了,却堪堪跑到自己面前说要回去看望生母。

    郭宝昌

    这怎么能不让郭榕寒心,她嘴上说着,那是你生母,你理应回去看看她。可心里,其实并不想郭宝昌去。

    而郭宝昌并未察觉出母亲郭榕的异样,他辞别了郭榕之后,便跟着大哥一起走了。

    郭宝昌原本只是好奇自己曾经生活过的环境,如果他知道,他这份好奇最终会将母子俩的关系推向深渊,或许他会有别的选择。

    女性的心思本来就重,而郭榕,守寡多年且又已是年迈,心思就更重了许多。

    郭宝昌离开后,郭榕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她想的都是那些不好的事情。

    生与不生就是不一样,她和乐家如此待他,临了了,心里念的还是他生母。

    《大宅门》里白景琦的扮演者陈宝国(乐镜宇原型)和郭宝昌

    阻隔在母子心头多年的事,就像找到了出口的呼吸一样,一股脑的全被郭榕想了起来。

    郭榕的一生,不算很是顺遂,她也吃过苦,受过难,也曾被殴打辱骂。见着郭宝昌这样待她,她就觉得自己是养了个白眼狼。

    郭榕逝世的时候,身边守着的人并不是郭宝昌,而是郭宝昌的三姨,她临走前就对着郭宝昌的三姨说了三个字,那就是“无牵挂”。

    而也正是母亲留下的这三个字,郭宝昌才知道,母亲即便是怨他,心里却还是牵挂着他的。

    因为如果真的什么都不牵挂的话,那就什么都不会说,而郭榕这么说,其实不过是想气郭宝昌而已。

    郭宝昌(右)

    当时从生母家回来之后,郭宝昌就发现了母亲的不对劲。郭榕的指桑骂槐,更是让郭宝昌心知母亲对他这趟出行的不悦。

    那时,郭宝昌特别想告诉郭榕,他真的只是回去看了一趟,他不喜欢他的生母,他心里爱的是她这个养母啊。

    可郭宝昌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而且因为母子俩多次的意见分歧和书稿事件,且不是一句两句可以缓和的了的。

    就这样,两个心里明明都是牵挂着对方的人,因为一次次的误会,最终没能好好的解开心里的结。

    在《大宅门》的开场镜头里,书画着一个跪在门口忏悔的人。郭宝昌说,那是他给自己留的位置。

    《大宅门》开头剧照

    作为一部携带着历史气息的剧集,《大宅门》是郭宝昌给后人的留存的一份瑰宝。

    可作为郭榕的儿子,郭宝昌将《大宅门》呈现在世人眼前,始终是辜负了郭榕的期待。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为了郭宝昌能够成才,郭榕一生付出了很多,她心里是疼爱这个孩子。只是造化弄人,误会始终横亘在他们之间。

    然而,郭榕并没有错养郭宝昌,在郭宝昌的心里,他只有郭榕这一个母亲。

    对于郭宝昌来说,历史的文化传承是真,爱母亲也是真。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