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7岁句号娶小11岁丫蛋「演员句号再婚娶小11岁丫蛋47岁老来得女风光背后有辛酸」

    八戒影院电视资讯人气:323时间:2022-11-15 13:20:46

    1999年,央视春晚小品《打气儿》受到观众喜爱,从此句兆杰便以“句号”这个艺名火遍了大街小巷。

    原本以为走上巅峰的句号,一路畅通无阻,可没想到在感情中却出了危机。

    他的妻子向他提出了离婚。

    就在句号为失婚痛不欲生的时候,遇到了现在的真爱——比他小11岁的丫蛋。

    年龄不是问题,但父母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一个二婚还带着孩子的男人呢?

    现如今句号和丫蛋的生活怎样了?

    句号于1962年出生于辽宁省丹东市,小时候的句号和平常孩子一样,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

    变故发生在他15岁这年。

    意气风发的句号参加了辽宁省文艺汇演,以快板节目《批零蛋》获得了优秀表演奖。

    这时起,年幼的句号在众人面前展示了他惊人的喜剧天赋。

    18岁句号中学毕业,响应国家号召成为一名文艺兵,从此向心中的喜剧梦想前进。

    众所周知,千里马是需要伯乐发掘的,句号也不例外。

    1982年句号随团演出,此时他的表演和从前比更好了。

    在台上他丝毫没有包袱,模仿起卓别林来逗得观众哈哈大笑,也让艺术家叶景林发现了他的表演天赋。

    叶景林看他还在用真名演出,直接建议他改个艺名:

    “你这名字太不好记了!观众都记不住你。你要取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句号吧,你就叫句号,这个好记!”

    改了艺名之后,句号的事业也开始顺畅起来,比以前更有起色更好了,当然也是更加忙碌了。

    因为句号的演出效果在队内是最好的,他自己也刻苦,随后的几年里他一步一个脚印,先是从演员调进了曲艺队,后又因表现优良被调到军区话剧团。

    由于句号的勤奋好学,他在1987年被选送到解放军艺术学院进修。

    此时他正处在人生的第一个高光阶段,也是在这里遇到了他的第一任妻子,两人走入婚姻的殿堂,并且有了爱情的结晶——一个可爱的女儿。

    叶景林也真心地祝福句号,并承诺以后若有要帮忙的地方,他一定会尽力。

    为了给妻女更好的生活,句号更是连轴转起来,不断地参加演出。

    夫妻俩虽然聚少离多,但句号一想到妻女就充满了无限的动力。

    而句号的伯乐叶景林,看他在表演上这么有天赋,本人又刻苦钻研演技,直接以“要把机会让给年轻人“的理由,将他引荐到地方春晚。

    这是句号头一次参加电视台春晚,他出演小品《考演员》。

    其中的表妹形象深入人心,在当时还比较保守的社会风气中引起了一定的轰动,也是这次出演让句号成为了小有名气的喜剧演员。

    可追求梦想的道路不总是一番风顺的。

    由于夫妻俩人长时间聚少离多,影响了他们的感情。

    再三思索下,句号选择离开喜剧舞台,转行到一家机械厂担任总经理的职位。

    与喜剧到处跑场的特殊不同,这份工作稳定,也不用到处跑,这让句号的家庭关系得以缓冲,一家三口也有难得的相聚时间。

    只可惜好景不长,都说隔行如隔山,这句话确实不假。

    句号在喜剧界是小有名气的演员,但换了别的地方他的喜剧技巧就没有用武之地了。

    相对应的,厂子的经营管理和员工间的矛盾令句号应接不暇,这让句号深感乏力,但他还想为了自己的家庭坚持下去。

    直到厂里组织文艺汇演的时候,他才清楚地认识到喜剧舞台对他的重要性,妻子对他的想法丝毫不意外,说只要他能够抽出时间陪伴孩子就行。

    于是句号毅然决然地辞职,回到了他热爱的喜剧舞台上。

    应聘到赵本山那里当助理,每天工作压力很大,而且要随着赵本山四处演出,但自己上台的机会却很少。

    即使如此,句号依然乐此不疲,继续奋斗在喜剧事业上。

    却没发现他和妻女的相聚时间越来越少,甚至和妻子十天半个月说不上话也没在意。

    终于,妻子忍受不了句号爱事业多过家人,直接向句号提出了离婚。

    无论句号如何挽留妻子,妻子都不为所动。

    内心愧疚的句号只得答应了离婚,送别他深爱的妻女。

    对于当时事业没有起色的句号来说,这无疑是家庭和事业的双重打击。

    他沉浸在破碎的家庭中走不出来,索性专心搞起喜剧事业,只身前往北京,成为了一名北漂。

    那时候的喜剧表演十分艰难,场地的租金,不固定的演出,都使句号的生活十分拮据。

    即使是这样,句号也没有放弃喜剧。

    终于天道酬勤,句号得到了在电视上表演小品的机会。

    虽然作品没有表演完,但正是这次表演,让黄建新导演看到了句号,并真诚邀请他来参与电影。

    多年后,句号再回想起那段时光,言语里尽是感慨:

    “当时做喜剧实在是太难了。

    你想表演,没有人脉,没人认识你,想上节目你哪里都上不了。

    还好石林老师创作了很多小品,我们这帮人去北京电视台演,这才一点一点让观众熟悉我们,让他们记住我们。”

    1993年,已经在北京闯出点名堂的句号和朋友一起登上了央视《综艺大观》的舞台,表演了小品《演员的烦恼》。

    配上他诙谐幽默的肢体和表情,让他再一次在观众心中埋下了期待的种子。

    句号的事业再次有了起色,但他深知做人不能忘本,也不能忘记帮助过自己的人,句号一直没忘记叶景林老师给他的帮助。

    次年4月,句号再次入伍成为军队的演员,同时叶景林组建的艺术团邀请他加盟,他欣然答应,每次都会给战友送去欢笑。

    同年,句号遇到了他的现任妻子——丫蛋。

    丫蛋原名郭亚丹,因为读快了就像“丫蛋”,索性句号就这么叫她了。

    那时候的丫蛋才刚刚21岁,大大的眼睛小小的脸蛋,性格也不像别的女孩娇媚,反而是豪爽大气好相处的类型,而且唱歌还非常好听。

    两人因为工作的关系,丫蛋经常向句号请教喜剧技巧,有时候还会跟着一起表演小品。

    一来二去,两人互生情愫,但碍于句号离异还有个孩子的事情,丫蛋一直将自己的好感埋藏起来。

    毕竟自己只有21岁,而句号比她大了整整11岁呢!

    可是爱情的火苗哪是这么容易浇灭的呢?

    后来分配宿舍,好巧不巧丫蛋的宿舍分到了句号的对面,这机会钥匙再不把握住,老天都没法帮句号了。

    有一次丫蛋要去打热水,那时候的热水房需要走很远,正好撞见了也要去打热水的句号。

    句号自然接过丫蛋的水壶就说给她捎上,从这以后句号每次打水都会拎上丫蛋的水壶一起打上。

    不仅如此,句号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准备多一份给丫蛋,只有一份的就对她说自己吃过了。

    丫蛋当时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地互送,感情就在这些日子里摩擦得越来越旺。

    时间越久,丫蛋就越能发现句号身上的优点。

    这些特质无时不刻地在吸引着丫蛋,让她对句号越发崇拜,感情也在不知不觉中越发深沉。

    终于有一天,丫蛋察觉到,即使句号离过婚有一个孩子,还比自己大11岁,她居然可以接受了。

    直爽的丫蛋察觉到自己的心意之后,在句号向她告白的时候,她说要跟父母说一声才行。

    虽然丫蛋觉得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但父母是养育了自己一辈子的人,何况句号的情况不一般,总要让父母把把关才能放心。

    丫蛋回到家认真地跟父母说自己要和句号在一块。

    父母一瞬间都懵了,要知道句号虽然人还可以,但他离过婚,又有一个女儿,这让老两口一时间怎么接受得了呢?

    父亲义正言辞地说道:“不合适,你俩不合适。

    丫头,句号可是离过婚的,他还有个女儿你不知道吗?

    你可是黄花大闺女,咱们条件这么好,找个什么样的没有?”

    母亲回过神来也非常赞同,同龄人的话还好说,可这句号比女儿大了整整11岁呢!这难道不是图自己女儿年轻貌美吗?

    一想到这个,句号在二老的心目中的形象越发不行了。

    老两口轮番上阵来劝女儿回头,可是丫蛋铁了心要和句号在一起。

    老两口看女儿这么坚持,只能说要亲自考察句号再给女儿答复。

    丫蛋虽然倔强,但一想自己也想看看句号的真实为人,便答应了父母这个提议。

    第二天丫蛋父亲就找到了句号的团长老魏,两人还是校友,便直接开门见山问到句号的为人处事怎么样。

    老魏回答到:“老郭啊,句号这小伙子为人踏实,他作为一个喜剧演员给团里带来了不少欢声笑语。

    不仅如此啊,他还是个努力上进的人,带领我们全团的人钻研喜剧技巧,是个不错的孩子。”

    听着老校友对句号的评价,老郭放心不少。

    但还是又去问了问其他老师和同学,得到的答案都是正面的、积极的,这样一圈下来,老郭才揣着答案回了家。

    就这样,句号和丫蛋正式谈起了恋爱。

    恋爱中的句号由于年龄大,非常宠爱丫蛋,他想要什么句号就给她什么,甚至在外出表演的时候也会带上丫蛋一起。

    这让丫蛋感受到了满满的安全感,更加坚信了她选择句号是个正确的决定。

    而句号这边除了让丫蛋满意,还在岳父岳母这边下足了功夫。

    句号知道岳父岳母对自己和丫蛋的感情不看好,便经常和他们走动,希望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让二老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让他们放心把女儿交给自己。

    不光是逢年过节会登门拜访,平常一有空也会去到家里帮忙洗衣做饭。

    一来二去,就算是二老再有意见,也能从细节上看出句号是个踏实本分的孩子。

    就这样,二老从一开始的不看好,变成了后来的希望句号和女儿能长长久久。

    在两人恋爱五年后,终于修成正果结了婚。

    不过可惜的是,由于军人出身,两人又是勤俭的家风,只是简单地请亲朋好友置办了酒席,连婚纱照都没有拍。

    结婚之后,夫妻二人的事业更上一层楼,经常在各地跑演出,有很长的时间不呆在家里。

    丫蛋的父母为了让小两口能休息会,经常来帮他们夫妻打扫卫生,甚至为了不让出差回来的女儿下厨,直接把小两口叫到家里吃饭。

    夫妻俩心疼父母,父母却心疼夫妻俩,人与人根深蒂固的感情就是这么建立的。

    这天,句号和丫蛋刚出差回来,便早早地休息下了。

    可是意外来得猝不及防,郭母半夜突发心脏病,郭父一个人照顾不来,再三思索下打了句号的电话。

    句号放下电话,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就赶紧将岳母送往医院。

    好在最后郭母没有大碍,卧床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办理完手续后,句号还埋怨岳父为什么不立刻叫他,如果耽误了岳母怎么办。

    并且义正言辞地说自己是二老的儿子,就算天塌下来也没有麻烦他一说。

    郭父刚从郭母的病情中缓过神来,听到句号的话眼前更加模糊了。

    郭母缓过来后,句号就守在身边照顾。

    做饭、喂饭、按摩一样也不落下,甚至还严肃地让丫蛋和岳父回去休息,说这是他身为女婿应该做的事情。

    都说患难见真情,经过这一遭,丫蛋和父母对句号的感情更加难舍难分了。

    郭家父母更是因为当初的偏见对句号产生了一些愧疚之情,句号虽然是喜剧出身,但也知道二老的脸皮薄,便主动开解他们:

    “爸,妈,咱现在就是要把病养好了,钱的事不用担心,有我呢!别整天愁眉苦脸的,咱以后要健健康康的!”

    明明是略带冒犯的话,从句号嘴里说出来却是让一家人开怀大笑起来。

    郭母在医院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治疗后,病情算是稳定下来了。

    老人总是不喜欢住院的,他们还是喜欢在自己家里。

    于是句号随了岳母的心意,在和医生再三确认没有问题后,收拾东西就将岳母接回了家。

    经过一段时间的悉心照料,郭母的身体比从前更加硬朗,甚至连上几层楼都不带喘的。

    句号丫蛋夫妇就这么幸福生活了好一阵子。

    在2007年,意外还是降临在了这个幸福的家庭里。

    那年丫蛋的亲哥哥,也就是句号的小舅子遭遇车祸,遗憾离世,只留下一个嗷嗷待哺的女儿。

    郭父郭母不敢相信这个噩耗是真的,两个老人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

    他们一家人早年那么幸福,却没想到在自己晚年的时候,竟会白发人送黑发人。

    句号见到岳父岳母失魂落魄的样子,纵使心里悲伤,他也一句话也没有说,默默地承担起小舅子的后事。

    句号在二老面前下跪承诺,自己会负责小侄女的生活,这个家只要有自己在一天,就不会让丫蛋受委屈,不会让小侄女失去依靠,更不会让二老再悲伤。

    郭父郭母听到这一席话,也明白了悲伤只是一时的,他们一家人还有很多时间要一起走过,留下了感动的泪水。

    而句号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他主动把小侄女接到家里照顾,一切的生活费和学费他都包了下来。

    又过了几年,郭父郭母相机退休,句号也按时给他们打生活费。

    不仅如此,句号还经常给岳父岳母送去吃穿,开导他们迈向新的生活中。

    之后,句号因为工作原因和妻子一起搬到了北京生活,又怕岳父岳母孤单便又把他们接到了北京生活。

    2010年,句号终于和丫蛋有了爱情的结晶。

    其实之前句号就想和丫蛋有属于他们的孩子,但由于要照顾小侄女就一拖再拖。

    如今夫妻二人终于得偿所愿,郭父郭母也了却了一桩心愿。

    生完孩子之后,丫蛋便成为了句号的贤内助。

    打理家庭和照顾孩子虽然疲惫,但她一想到爱自己的句号在外打拼就有了无限的动力。

    郭父郭母每天都会过来探望外孙女,甚至由于军人出身,二老给小外孙女准备好了早教课程,这让夫妇二人哭笑不得。

    现如今,句号已经成为喜剧圈的艺名前辈,他的态度十年如一日地谦卑,对喜剧的热爱从未消减。

    甚至不懂一些年轻人的时尚,也会虚心请教后辈解释。

    在外工作的句号从未传出过绯闻,因为他知道家里有等待他的家人。

    世界很大,像句号这样的女婿又能找到几个呢?

    家人就是要无私地相互付出,感情的基石才会稳固,一如句号丫蛋和岳父岳母,俨然已成为最幸福的一家人。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