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版聊斋志异极致的电影美学沟口健二不愧为电影巨匠

    八戒影院电视资讯人气:952时间:2022-11-14 19:48:41

    日本电影黄金时代有四大巨匠。

    黑泽明、成濑巳喜男、小津安二郎、沟口健二,每个人都有独属于自己的电影风格。

    不同于黑泽明的快速镜头,小津安二郎的静止镜头,成濑巳喜男的多变镜头,沟口健二的镜头具有动态的画卷美。

    《雨月物语》是沟口健二最为知名的作品之一,其中便展现了沟口健二的电影美学。

    画卷美感、水墨画风、景深运用、一场一镜、运动长镜头、场面调度,皆在片中有所展现。

    首先是画卷美感。

    影片一开始,镜头慢慢向左横移,直至源十郎和妻子宫木出现在画面中,镜头转为静止。

    源十郎一家正在往车上装陶瓷,准备拉到城里,趁着战乱浑水摸鱼,大赚一笔,如意算盘打得极好。

    远处有虚影出现,妹妹阿滨拉着妹夫藤兵卫,不让他跟着哥哥到城里当什么破武士。

    但拗不过丈夫的顽固,藤兵卫跑到源十郎身边,人物由虚变实,两人拉着车往城里走去。

    此时,《雨月物语》的主要角色全部出场,故事真正开始。

    源十郎鬼迷心窍,藤兵卫不切实际的救赎也拉开了帷幕,这种打开方式似画卷徐徐展开。

    片尾处,镜头缓缓向右横移,然后停下来。

    源十郎改邪归正,以家庭为主,不再贪财好色,藤兵卫卖力刨地,不再好高骛远。

    这种结束方式像画卷渐渐闭合,与开头呼应,故事完了,源十郎、藤兵卫经过一番得到和失去,成了家里正儿八经的顶梁柱。

    在这幅画打开、闭合的过程中,沟口健二还让观众看到了画的样子,即水墨画风。

    其格调清新、洒脱、空灵,将日本绘画的意境和笔墨情趣融进了每一个画面里,以景抒情、情景交融。

    源十郎、藤兵卫两家人,在败兵不注意时,偷偷把烧好的瓷器搬上船,通过水路到城里卖钱,这时的画面甚是美丽。

    沟口健二以水墨画为背景,布景小而美,借助墨色的浓淡虚实来表现对象,突出笔墨情趣,追求意境气韵。

    背景中,泼墨的河流树木豪放壮丽,笔调柔和而充满诗意,体现了水墨画“似与不似之间”的美学,意境深远。

    其二是长镜头,沟口健二的长镜头有一个不变的公式。

    先是固定镜头开始,随后角色走进镜头,然后镜头跟随人物移动,最后变成远景长镜头。

    但在这种不变当中,沟口健二加入了变,使得他的长镜头不同于欧洲电影中以人为主的长镜头,沟口健二的长镜头常常模糊时间线和空间感。

    如源十郎被若狭所迷,与她夜夜笙歌。

    两人在温泉鱼水之欢时,镜头向左移,角色消失,温泉出现,温泉消失,土地出现。

    待镜头由左向上升时,夜晚成了白天,源十郎和若狭再次出现在画面里,一起野炊嬉戏。

    这种长镜头代替了转场,只用不变的镜头就实现了场景的转换,剧情的推进。

    还让观众不容易察觉到时空间的变化,怪不得沟口健二深受法国新浪潮的推崇,他的长镜头在巴赞的基础之上进行了创新,而非一味地模仿。

    其三是一场一镜和景深运用。

    沟口健二可能日本导演里最懂景深的大师,移动的低角度拍摄,固定的长镜头,远景的运动长镜头。

    在《雨月物语》里,他用这几种镜头的组合所带来的景深变化造就了咫尺天涯的观感。

    至于一场一镜,跟小津安二郎从不解释自己的低角度镜头一样,沟口健二也从未为自己的一场一镜长篇大论过。

    但他用镜头讲故事的功底却不会有人质疑,毕竟侯孝贤、杨德昌、王家卫对此推崇备至,侯孝贤甚至还以《海上花》致敬。

    最后是场面调度。

    电影结尾处,洗心革面的源十郎回到家乡,从镜头远处跑至近处,摄影机跟着他走进了他的家。

    源十郎推门而入,屋内昏暗无比且空无一人,转了一圈后,源十郎从门出去,在屋外大声喊叫,寻找妻子宫木的身影,镜头并没有跟着他出去,而是停在屋内。

    等到源十郎的声音从后门传来后,镜头开始向右移动。

    光线由暗变明,房间内有了油灯、灶台,宫木在一旁做饭,源十郎看到这一幕欣喜若狂,跑到宫木身边,忏悔后抱着儿子睡在宫木一侧,宫木则拿起针线织衣。

    这一段调度,镜头的跟移,演员的走位,光线的变化配合的非常完美,看起来丝滑舒服,暗示浪子回头,也明示源十郎看到的宫木和温馨的场景都是幻象。

    在电影美学之外,《雨月物语》的怪谈故事如同中国的《聊斋志异》,都是以怪力乱神和阴差阳错来诠释家与爱的人生真谛。

    源十郎和藤兵卫本是老实巴交的乡下人,但二人都不自量力,因战乱到大城市卖瓷器,从而发生了各种柳暗花明、稀奇古怪的事情。

    源十郎被女鬼迷惑,整日鱼水之欢,全然忘却了家中的糟糠之妻,致使妻子被败兵杀死。

    幸得高僧指点才不被美色所误,从鬼屋脱逃,回到家乡,与儿子团聚,妻子用自己的命换来了他的浪子回头。

    藤兵卫一心做武士,导致老婆被流寇所辱,沦为娼妓,而他则在机缘巧合之下夺下敌方将军头颅,从此高官厚禄尽得。

    与妻子在酒肆偶遇后,心底生得许多愧疚,故放下一切跟老婆重归于好,这个结尾不是沟口健二的原意,而是制片公司强迫改的。

    最后,电影有了童话般的结局,但看《雨月物语》看的不仅仅是怪谈。

    沟口健二在《雨月物语》中加入了自己一直追求的女性主义、现实主义、传统能剧与视觉艺术,让他的电影友好度和观赏性兼具。

    即使片中没有那么多惊悚与神秘元素,处处以人为主,也不会使《雨月物语》失色,因为这样才让《雨月物语》流传至今,而不是一时的猎奇。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