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偷来的感情(偷来的感情没有人看好)

    八戒影院电影资讯人气:451时间:2022-08-12 00:05:35

    快递行业是个很热门的行业,从目前来看,所有的行业可能会没饭吃,但快递行业肯定不会。

    小李来自山西,他有个朋友在深圳做快递好几年了,因为疫情快递这几年收入挺高,所以小李也跟着朋友来到了深圳。

    深圳都说是处处都能捞金的城市,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很多香港人都选择在深圳买房子。

    小李派活的小区离皇岗口岸很近,这小区的人百分之八十都是香港人,他们平时香港上班,大多都是周末回到深圳这边。

    小李在小区熟悉了一个月后,发现平时这里的住户都是年轻女人在家,只有周末能看到家里有男人,而且都是些老男人,朋友说这些女人是被人包养的。

    虽然小李很看不起这些被包养的女人,但他有时候也觉得这些女人有什么错啊,总比那些站大街上卖的人强。

    但让小李特别尴尬的是,他经常去敲业主的门时,因为深圳是个没有冬天的城市,来开门的女人都穿得太性感,吊带居多。

    小李二十五六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他没谈过恋爱,但看到女人有一种本能的渴望,他每送一家快递,他就在想啥时候他能有钱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然后屋里再有一个等他的女人。

    快递是个很辛苦的工作。小李每天五点钟就得起床到分拣处,把属于自己管辖小区的货物分出来,因为现在都是实行网购,所以每次都是他都是满满一大车。

    八九点小李正式开始在小区发放快递,不上班的人都喜欢晚睡晚起,有几户人家安排过他,十二点之前不要给她们送快递,小李一般会选择放丰巢快递柜里面,有时没柜时才给她们送上去。

    这天小李还是在正常派送中,当他送到小区五号楼下时,那个他熟悉的梦幻公主女人正在楼下遛狗。

    一条小李叫不出名字的大黄狗,就觉得那狗长得挺高大的,而且跟女人很亲,嘴一直在女人手上舔。

    “今天起这么早?”出于礼貌,小李给她打了个招呼,说有她家一个快递。

    女人三十岁左右,一头乌黑的头发垂到腰上,眼睛里那么一股忧郁,让人看起来特别心疼。“你上去把快递放我家门口吧,我带弟弟走会。”

    女人头也没回地对他说。这看似很平常的工作,本来小李和这个女人不会有什么故事,但是就巧在当小李送完几家快递后,又在楼下碰到了女人,而且女人好像显得很着急。

    她看到小李,赶忙问,“请问,你有认识的开锁的吗,我把钥匙锁在家里了。”也是该有缘分,小李在老家时跟着人学了几天,他会点,于是就说他可以试试。

    对于懂行的人来说,开锁就几分钟,可小李就半桶水,整得满头大汗,二十分钟后终于打开了女人的门。

    为了表示感谢,女人让他进屋喝杯水,三室两厅的房子装修得很温馨,墙纸都是粉色的。

    女人递给他一杯水,那丰满的胸让他有点想入非非,看看屋里的陈设,这家应该有男主人,“你老公呢?”小李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他在心里后悔道,人家有没有老公关你屁事。

    谁知女人并不在意,随口说了句:“他在香港。”

    晚上回到宿舍,小李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女人的影子总在他脑袋里晃来晃去。

    朋友告诉他,那个让他睡不着觉的女人是被香港一老头包养的,老头在香港有家,平时很少来。朋友说你小子别动歪心思了,你一穷二白的,人家会喜欢你吗?

    可说是这么说,小李在往女人那栋楼送快递的时候,总是放慢脚步,他想看到女人的身影,他想假装和她偶遇。

    机会永远是留着有准备的人,那一天小李终于又看到了女人,而且女人看到他就立刻招呼他。女人说家里的狗老黄生病了,这几天总吃不下东西,想送医院去看看,问小李能不能帮她一下。

    美人有约,小李自是求之不得,他让朋友帮他送没送完的货,然后他就开着女人的车,女人在后座上抱着大黄狗。

    宠物医院的医生说老黄老了,可能最近和别人的狗性交了,有点身体虚,还有点发烧的状态,需要输点液。

    老黄老实的由医生摆弄着,女人心疼得直掉泪,她说她养老黄快十年了,就像自己亲弟弟一样。

    小李第一次听说还有把狗当弟弟的,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以后你也是我弟弟。”女人对小李说,老黄输液的时候,他们坐在门口,女人好像也很累,她靠在小李身上好像睡觉一样。

    女人的身体这么近,小李第一次,女人身上散发的香水和体香让小李有点心慌,他伸出手紧紧地搂住了女人。

    也许男人和女人本就存在吸引力,小李的心思女人心领神会,当医生说希望老黄留在医院观察一夜时,女人痛快地答应了,当小李和女人离开时,大黄眼里好像有一点不舍的哀怨。

    这一夜,小李如愿地和女人滚在了一起,女人很柔情,小李虽是初尝女人,但在女人的带动下,小李让女人很满足。

    曾经听过一个故事,一个老和尚八十岁之前没碰过女人,他安分守己地敲钟念佛,收了很多徒弟,寺庙香火非常旺,直到有一天,庙里来了一个骚女人求宿,晚上鬼使神差地勾引了老和尚,老和尚就天天开始想她,直到有一天骚女人的男人来寺庙大开杀戒。

    我不知道这个故事的真假,但小李自从有了那一夜后,就再也忘不掉女人,他总想找时间去找女人,可女人总说不方便。

    不见的日子是煎熬的,小李在一天晚上没征得女人同意,敲开了她的门,奇怪的是当时屋里就她自己,她就满脸通红,睡衣透明的能看清一切,老黄懒懒地躺地下喘着粗气,看到小李进来,老黄朝小李汪汪地吼叫着,看得出来,她很不欢迎小李。

    “别闹,大黄,他是你弟弟,你回屋睡觉去吧。”

    女人把老黄关到了另一间屋里,小李就开始和女人宽衣解带了。两人快乐的同时老黄在屋里疯了似地抓门。

    “我怎么觉得大黄像你老公?”小李开玩笑地对女人说,女人说老公经常两三个月才来一次,平时就她和老黄相依为命,在她眼里老黄不是畜生,是她的亲人。

    这倒是的,老黄是个伴,小李也知道这大房子里,一个女人太孤独了。

    “我以后能常来吗?”小李问女人。女人没正面回答,只是说怕老公知道。小李知道,她老公知道了,她就失去了这幸福的日子。

    “我们小心点。”每次分手时,小李都这样说。

    偷情的日子是甜蜜的,也是毫无顾忌的,小李俨然成了女人的老公,他们常常一起出去超市采购,常常在厨房你侬我侬,常常在咖啡店打情骂俏。

    小李因为陪女人太多,被快递公司除名了。女人说,没事,以后我养着你。

    小李听着这话很别扭,但他愿意,他觉得他爱上了女人。因为疫情,香港人很少回来,就算回来他也是提前打电话,这样就给小李避开他提供了方便。

    可人们总是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一天夜晚,小李正和女人翻云覆雨时,女人的所谓老公开门看到了一切。

    可能因为本来就是情人,老头没和女人怎么闹,只是让她永远不许再见小李,不然他就断了女人的一切经济,让她从这屋里出去。

    也许出于对这幸福生活的不舍,女人发誓再也不见小李了,小李也因为害怕去别的区找了个继续送快递的工作。

    这本来往后应该没什么故事了,可偏偏小李是一个多情种,他忘不掉这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但他知道自己名不正言不顺,没有任何理由去看她,他也怕给她生活带去麻烦?

    快递的工作是很严谨的,有时一个电话号码看错一个数字可能就会出错,但因为他的马虎,常常给客户送错单,也遭到不少客户的投诉。

    心烦之余,他常常会去女人的小区楼下坐会,有时候看到女人带着老黄下来遛狗,他就会躲一边看,远远地看着他心中的女神。

    家里的父母打电话说让他回去相亲,说他岁数不小了,远房的亲戚给他介绍了一个女孩,让他回去看看。

    他告诉父母,现在疫情,公司不让员工随便离开,相亲的事以后再说,其实他是真的爱上了那个女人,他想娶女人为妻,但他知道自己没钱,他想用感情真心来打动她。

    小李在楼下真情守护的同时,女人也注意到了他,香港的老头和小李的年轻是没法比的,她和小李在一起时她才觉得是真正的男女相处,但她过惯了这种不干活锦衣玉食,而且她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香港的老头又好久没来了,她也不知道老头啥时候会突然回来,经过上次的事后,每次来都不提前打电话了。

    她是不敢再让小李再来家了,她怕失去这一切。这时候的她看到了身边的老黄,多少个夜晚,谁能知道,她是和大黄同床共枕的。

    小李呢,因为长期见不到女人而生病了,朋友说他是相思病,茶不思饭不想的,朋友只好通知了女人来看她。

    在小李的出租屋,小李躺床上好像虚弱的剩最后一口气,但女人一进屋。

    他马上就坐了起来,他忙前忙后地为女人拿水果倒茶水。女人的心底有一种东西在疼,她心疼这个为他生病的男人,她拿出一沓钱给他,说:“最近别上班了,好好养身体,我养着你。”

    看着那一沓钱,小李知道那是女人用身体给老头换的,他把女人抱在怀里,眼泪流了女人一脸,他发誓一定要好好挣钱,争取有一天能有资本娶女人。

    但现实是很残酷的,小李文化少,从农村来,除了干快递能多挣点,别的活都不行,想做生意没本钱。越想挣钱越没门路。

    挣不到钱女人就永远不可能是他的,为此他常常把自己喝醉,可酒醒之后他还是觉得举步维艰。

    深圳的人都喜欢晚睡,那一夜小李又喝醉了,他歪歪扭扭地走到了女人的门口,他举手就砸门,就好像在叫自己老婆开门一样。

    女人惊讶地打开门,看着女人性感的身体,他身体也火烧一样,他不由分说地把女人按倒,小李轻车熟路地正要行动,谁知老黄突然扑过来撕咬他,他刚脱下裤子,老黄正好一口咬了下去。

    他哀叫一声疼得晕了过去,他醒来时躺在医院病床上,女人正在床边哭,医生说他的命根子被老黄当花生米吃了。

    小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的一生完了,他成了不男不女的太监,他怎么也想不到,争风吃醋的不是那香港老头,而是一条狗。

    女人说她这几年也存了不少钱,她要请最好的医生给她看病,看能不能做一个假体。

    这时候的他完全没想到老黄为什么会这样,他以为就是狗想保护主人,他认为是一次意外,一次他不能往外说的意外。

    看着女人忙前忙后的,他还挺感动的,觉得此生有这么一个女人值了。

    然而香港老头回来了,他出现在了医院里,看着病床上的小李,他好像很同情,又好像有点怯喜。

    “你知道吗,前不久我在家里安了监控器!”“啊?”小李倒吸一口凉气,家里有监控,那他和女人的一切,老头都看到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常回来吗?”老头又问。 为什么,小李想说你自己在香港还有老婆,你敢常回深圳吗?

    老头再次意味深长地说:“我不回来,是因为我怕老黄,因为老黄是不通人情的畜生,而且还是那女人的情人。”

    情人?”小李怎么可能相信,他心中的女神原来……“你胡说八道。”

    小李打死都不相信,这时候老头打开手机,看到了老黄和女人得视频……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