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勿忘蛛女主被坑替身上位渣男还敢带着替身见家长

    八戒影院电视资讯人气:947时间:2022-09-05 01:31:42

    《勿忘蛛》是一部争议很大的作品。

    这部动漫中的诸多细节都与大家平时熟悉的“聊斋设定”十分相似,但故事却远不如聊斋来得凄美。

    聊斋之美,在于亦假亦真、似梦非幻,它凄楚而浪漫;

    而《勿忘蛛》,是玄异而残酷,美之于它,不过是一层伪装与掩饰。

    真正的它,丑陋又真实。

    今天笔者要分享的正是《勿忘蛛》。

    看看面甜心毒的小甜妹,是如何取代女主,笑容甜美地送女主上路。

    传说在上古时期,京都中出现了一只体型巨大的蜘蛛精。

    她肆虐京城、为祸人间。

    百姓苦不堪言。

    守城军集结灭蛛,

    然而精怪之能,凡力又岂能与之抗衡?

    无人能将之奈何。

    正是在此危急关头,一位阴阳师出现了。

    他化符为剑。

    先是斩杀了为虎作伥的小蜘蛛。

    继而剑锋一转、纵身跃起。

    与大蜘蛛精正面对决。

    就在此时,画面一转;

    场景来到了现代。

    原来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名为砚周的青年(男主),口中正在讲述的故事。

    男主是一家名为“刻文洞”古书店的老板。

    而一旁表示不想再听男主讲故事的女孩,叫做瑞纪,是本篇的女主。

    瑞纪是古书店房东的孙女,男主砚周已经拖欠房东好几年的租金了。

    女主奉爷爷之命,前来找男主收债。

    奈何被男色所获,债没收到不说,自己还帮着人家打杂。

    体会人间疾苦。

    今天瑞纪照常来到砚周处收租,开始了自己的打杂生涯。

    却在看到一本古书时心生好奇,不小心弄掉了古书上的封条。

    这里笔者补充一点,在瑞纪研究古书时,砚周并没有阻止她触碰封印。

    仅仅是因为古书上的灰尘太大,让女主先戴上手套。

    封条被揭开,慢慢飘落在地上。

    男女主都因为这个变故而当场愣住。

    没有人注意到。

    有一道小小的黑影从古书中溜出,顺着瑞纪的手臂滑下,隐匿了起来。

    到了晚上,房间出现的黑影引起了瑞纪的注意。

    她顺着追过去,发现了巨大的蜘蛛倒影。

    瑞纪直接被吓得肢体扭曲。

    但没有尖叫,而是震惊到失语。

    她用诡异的姿势挪到了砚周那里,请求援助。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瑞纪此时的“震撼我妈”心情。

    短暂的安静之后就是“马景涛式”咆哮。

    砚周被情绪失控的瑞纪摇到脑袋发昏,倒也免了耳朵受罪。

    顺着瑞纪指的方向去查找。

    砚周并没有发现瑞纪口中的巨型蜘蛛。

    反而是捕捉到了一只被纸箱砸晕的小可爱。

    两人起初以为这是人偶,于是用手去抓。

    然而就在手即将触碰到她时,“人偶”却醒了过来。

    并火速躲到了书架后面,探头观察。

    看着砚周脸颊上出现的可疑红晕。

    用脚指头想,都能猜出来这家伙是个“萌妹控”。

    于是就有了下面这种:

    怪蜀黍诱拐小萌妹的场景。

    或许是因为砚周的笑容太温柔,又或许是因为砚周的脸让小萌妹回忆起某个人。

    女孩从最初的抗拒逐渐软化,缓缓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等等。

    这手的形状怎么看起来有点……

    怪怪的?

    哦,蜘蛛腿啊。

    那这个形状就不奇怪了。

    蜘蛛腿?!

    容笔者放一张女主瑞纪的表情包。

    展现一下正常人见到小女孩应该有的表现。

    镜头一转,对向了夜晚的天空。

    一切都如阴阳师降妖的那一晚。

    那一天,阴阳师的剑最终剖开了蜘蛛精的腹部。

    大蜘蛛在重伤之后败退。

    逃跑时,她的创口处,不断流出骷髅头和蜘蛛的死尸。

    在这堆死物中,唯有一只长成小女孩模样的小蜘蛛活着。

    毫无疑问,她是大蜘蛛的女儿。

    阴阳师本想将其斩杀,但看着女孩的模样却不忍下手。

    他不顾众人的反对,将女孩带回了家中。

    决定抚养她长大。

    阴阳师将小蜘蛛当做幼童抚养。

    却忽视了,小蜘蛛本就不是人。

    精怪天生有迷惑人心的能力。

    而阴阳师在不知不觉中,也被小女孩所迷惑。

    半年后,邻近村落中接二连三发生了男性失踪事件。

    即便知道蜘蛛精有着猎捕男性的天性,阴阳师依旧坚信背后的行凶者绝非小蜘蛛。

    直到有一天,他撞见了女孩进食的场景。

    故事到了这里戛然而止。

    书中的最后一页。

    画面上的男人穿着狩服(阴阳师服装),双手被蛛丝吊起,已无生息。

    而这一页后,便全是空白。

    那个本应记录蜘蛛娘结局的位置,如今已经没有了痕迹。

    就在瑞金和砚周心中疑窦丛生之际;

    蜘蛛娘因为电视中蜘蛛精爆炸的情节受了惊吓。

    她被吓得连忙扑倒两人中间求安慰。

    室内凝重的气氛破坏殆尽,两人也将书上的空白内容抛到脑后。

    安抚好蜘蛛娘,瑞纪和砚周又开始头疼蜘蛛娘的去向问题。

    很明显,蜘蛛娘是从古书中跑出来的。

    原因就是瑞纪揭开了封印。

    如今蜘蛛娘不肯再回到封印她的古书中,显然她的去留就成了最大的问题。

    瑞纪因为故事中的内容,坚信蜘蛛娘绝非善类,不宜久留。

    而砚周却认为,蜘蛛娘长得那么可爱,一定不会做坏事。

    况且故事只是故事罢了,传说的东西大多都是口口相传,又怎能轻信?

    女主:是吗?

    长得可爱就不会做坏事?

    那我头上的血是番茄酱吗?

    即便蜘蛛娘咬了女主,但男主依旧认定:

    孩子还小不懂事,告诉她人的脑阔不能吃就行了。

    于是蜘蛛娘在男主的我行我素之下,在古书店住了下来。

    至于女主呢。

    虽然嘴上说着蜘蛛娘是妖怪。

    但是对于看起来无害的蜘蛛娘,还是相处得十分融洽的。

    不过她们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比较清奇。

    蜘蛛娘:恶蜘蛛咆哮!!!

    女主:除魔卫道!!!

    经常两个人玩着玩着,就较上劲儿了。

    但总体而言,应该还是很融洽的吧……

    只是在相处之间,女主还是免不了担忧。

    砚周看不明白,她却很清楚。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蜘蛛娘长得再像人、皮相再可爱,但是她的本质依旧是蜘蛛。

    就连阴阳师都无法阻止蜘蛛娘恰男人,砚周一个古书店老板难道还能比阴阳师强?

    不久后,砚周告诉瑞纪:

    他找到了一名古籍师,或许这个人能够帮助他找到安置蜘蛛娘的办法。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说完这事儿的当天,蜘蛛娘身上便出现了异象。

    这晚正值月圆之夜,三人相约在天台上欣赏月色。

    一直安静地凝视这月亮的蜘蛛娘,在今晚第一次口吐人言。

    她说的是:“妈妈。”

    大滴大滴的泪珠从蜘蛛娘的脸颊上滚落。

    这让瑞纪和砚周都慌了神。

    瑞纪不知道的是;

    在此时砚周的眼中,蜘蛛娘已经变成了古书中的模样。

    砚周就像被鬼迷了心窍一般,

    心神恍惚地向蜘蛛娘走去。

    却又在走进之时,被蜘蛛娘现在的模样惊醒。

    这一晚,蜘蛛娘初显怪异之像。

    男女主第一次无比清晰地认知到,蜘蛛娘的诡异莫测。

    月色的映照下,有纤细的蛛丝飘动。

    瑞纪没有看见,砚周没有在意。

    次日,他们便来到了月吠庵。

    砚周口中的古籍师便住在此处。

    瑞纪一心想着要将蜘蛛娘送走,而砚周却是秉持着“只要蜘蛛娘愿意,我就一直养”的心态。

    而见到男主如此模样的古籍师,显然已经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他的神情异常凝重,却没再多说什么。

    古籍师给了砚周一本古籍,上面记载着与蜘蛛娘有关的线索。

    而砚周在得到古籍之后,先是礼貌的对古籍师致谢;

    然后故意丢下瑞纪,兀自离开。

    瑞纪正想追上去,却被古籍师叫住。

    古籍师念叨着“难道已经晚了……”

    却接着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想。

    最后,他偷偷吩咐了瑞纪一些事情。

    拿到后古籍不久,两人根据古籍上提供的地址,来到了一座废弃的村庄。

    因为古籍师的嘱咐,瑞纪一路上都十分担心。

    一行人走到一处古宅前。

    蜘蛛娘一到此处便分外激动,挣扎着想要挣脱砚周的怀抱。

    而砚周甫一放开她,她便飞速冲进大宅。

    这里笔者补充一点,从前面故事中对于阴阳师宅邸的刻画。

    如下图。

    对比现在男女主身处的破旧大宅,不难看出,这里就是阴阳师宅邸的遗址。

    回归主线,男主吉安蜘蛛娘冲进大宅,自己也毫不犹豫地跟了进去。

    瑞纪明白现在的砚周状态很有问题。

    于是她也紧追其后,却撞了一脸蛛丝。

    在瑞纪料理蛛丝的这段时间,砚周已经进入了院子,四处寻找蜘蛛娘的身影。

    而此时,掉队的瑞纪同样也在找寻砚周。

    瑞纪四处乱跑,没有找到砚周,却发现了一幅破败的古画。

    正是大蜘蛛肆虐京都时的场景。

    她想起了古籍师吩咐的话:

    “不能被她迷乱心智,

    要保证能将妖怪送回她该回的地方;

    在此基础上,再想办法挽救砚周。”

    与此同时,黑眼圈愈发深重的砚周,终于找到了角落里的蜘蛛娘。

    就在蜘蛛娘即将转身之际,瑞纪冲了出来。

    她抱紧砚周的腰,一同摔进了另一间屋子。

    而这间屋子的外面,面朝着巨大的湖泊。

    屋中,瑞纪努力想要唤醒砚周:

    大叔你清醒一点,上一个被她吃的男人已经走了几千年了!

    然而大叔和大叔眼睛下面的黑眼圈却无声表达着:

    为她痴为她狂为她哐哐撞大墙。

    砚周:就算是爬,我也要爬进湖里找她。

    没有办法,瑞纪只能按照古籍师交给她的办法:

    “在被拽进去之前,把蜘蛛丝系在别的东西上。”

    这是拯救砚周的,最有效的方法。

    因为湖底传来强烈的震动,瑞纪在将蛛丝绑在柱子上时,不慎撞了上去。

    强烈的痛感让她蜷缩在地上。

    或许是因为蛛丝被绑在了其他东西上,原本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做爬行人”的砚周居然注意到了瑞纪这边的动静。

    看着女主强忍疼痛的背影,男主眼睛下面的黑眼圈,终于消失了。

    然而,男主此时清醒,已是为时已晚。

    因为瑞纪绑的那根柱子,是顶梁柱。

    顶梁柱意味着什么?

    只要蛛丝的另一头轻轻一拉。

    男女主身处的这栋房子,就会“咵叽”一下没了。

    说拉就拉,给大家看一看咱们拆迁办的主力军。

    大蜘蛛女士。

    为什么这位拆迁办主力军会这个时候现身呢?

    这就多亏了咱们的蜘蛛娘了。

    人家这会正站在房顶上喊妈妈。

    深情的呼唤让妈妈心头火起。

    直接加大拆迁力度,将房子整个儿扯了起来。

    房子毁了,男女主自然没有了着落地。

    两个人张开双手,向着大蜘蛛扑过去。

    不过不要方,男女主没有事。

    真正有事的是房子。

    原本好好一座临江别墅,现在就剩树了。

    至于男女主?

    蜘蛛娘事先在空中织了一张网,男女主掉在了网上。

    不仅没有被大蜘蛛吃掉,甚至因为蜘蛛网的Q弹,两人还觉得有点舒服。

    此时的蜘蛛娘已经不复最初的玲珑小巧,变成了少女模样。

    不过依旧美丽动人。

    瑞纪和砚周对蜘蛛娘的改变都十分讶异。

    还不等他们发问,蜘蛛娘就将手指向了湖面,

    再次口吐人言:“妈妈”。

    顺着对方的视线,两人朝下面望去。

    果然看见水面上出现了一个温婉的女人。

    她看着与蜘蛛娘长得十分相似。

    男女主的注意力都被下面的大蜘蛛吸引。

    他们没有注意到,此时的蜘蛛娘露出了十分甜美的笑容。

    自然同样没有注意到,蜘蛛娘的一只腿,悄无声息地伸向了瑞纪。

    然后,勾断了瑞纪身下的蛛丝。

    失去了承重的蛛丝,瑞纪从空中坠落,掉入湖中。

    而得到了瑞纪,大蜘蛛也偃旗息鼓。

    重新沉入湖中。

    空中的蜘蛛网上。

    原本惊愕的男主,再回头时,脸上却挂上了愉悦的微笑。

    他的眼睛下方又挂上了黑眼圈。

    蜘蛛娘伸出了她的腿。

    被男主轻轻握住。

    少女此时的脸上。

    也洋溢着可爱又满足的微笑。

    《岁月静好》

    这次事件后,男主又回到了曾经居住的城市。

    她身边的少女,留着和瑞纪一样的短发,穿着和她一样的外套(在绑蛛丝的时候,瑞纪在屋中已经脱下了外套)。

    她穿着长裙,和砚周一起来到了月吠屋,找到了古籍师。

    男主是来还古籍的。

    古籍师看见男主身后的“瑞纪”,面露惊惶。

    显然他发现了,眼前的“瑞纪”,仅仅是一个替身。

    她是蜘蛛娘。

    古籍师本欲问罪。

    不想身后传来妻子的声音:“茶泡好了”

    从古籍师妻子伸出的腿来看,对方显然也不是人。

    一旁偷偷探头观察的男主,显然也发现了这位“妻子”的不同。

    因为这位“非人妻子”的“插足”,古籍师放弃了追究瑞纪的事情。

    到头来,瑞纪的牺牲不过换来一句:“这次就便宜你了。”

    老人口中的“便宜你了”,看似是针对男主,其实是对着蜘蛛娘说的。

    而蜘蛛娘也明白这一点。

    于是她在最后,又一次露出了“可爱微笑”。

    故事中,黑眼圈出现,就意味着人被妖精蛊惑。

    这样的黑眼圈在阴阳师的脸上出现过,在男主的脸上也同样出现过

    所以,在女主掉入湖中时,砚周才会露出“诡异微笑”。

    上面是男主清醒后,“黑眼圈”消失的动图。

    下面是瑞纪掉入湖中,男主出现黑眼圈(受蛊惑)的动图。

    然而,值得注意的第一点是,在小蜘蛛取代瑞纪之后。

    再一次见到古籍师的男主,是清醒的。

    他不仅没有黑眼圈,而且对于瑞纪的死十分清楚。

    即便这个人不清楚瑞纪是被小蜘蛛陷害,才落入湖中。

    但是单从他笑着用“说来话长”概括瑞纪的丧生,就足以看出这位“渣男”的本质。

    一个愿意为了你奋不顾身的人,到头来依旧比不过一个可爱的蜘蛛娘。

    古籍师为什么愿意放过男主和蜘蛛娘?

    是因为他们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吗?

    当然不是,古籍师的态度转变,是因为后面出现的妖物,想要帮助蜘蛛娘。

    世界上的大部分巧合都是因为刻意为之。

    古籍师身后的妖物,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地显露人前。

    这次出现,只不过是因为她想要“帮忙”罢了。

    明白对方的意思,古籍师自然不会在找麻烦。

    显然,古籍师也是一个被迷惑的人。

    《勿忘蛛》,很多人看到这个名字,都会将其与“勿忘我”联系起来。

    然而在笔者看来,它远没有“勿忘我”浪漫而富有诗意;

    它仅仅是一个警告:不要忘记她是蜘蛛。

    可笑的是,剧中最后活下来的主要角色,显然都已经忘记了。

    唯一记得的瑞纪,死在了蜘蛛娘的蜘蛛腿下。

    话题回归到蜘蛛娘本身,一个看似纯洁美好的存在。

    因为她的外表,很多人都会下意识地认为她无辜单纯。

    即便是坏,也坏得无辜单纯。

    但她要是真的如此,笔者也不会将她放在最后,直接一笔带过它不香吗?

    蜘蛛娘是很聪明的。

    在出现之初,她便将古书上封印她的部分,以及她的相关重要信息,全部抹除。

    古籍后面不可能是空白,没有书会出现将近一半的空白页面。

    而唯一有动机和机会去抹除后面内容的,只有从古籍中钻出来的蜘蛛娘。

    阴阳师的下场、蜘蛛娘的来历、封印(杀死)她的办法……包括后面出现在古宅湖中的大蜘蛛;这些关键信息,全部都因为书页的空白而被掩埋。

    从被发现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蜘蛛娘都呈现出无害的姿态。

    第一次表现出不同的时间是在月圆之夜,她哭着喊妈妈。

    因为这是蜘蛛娘第一次说话的剧情,很多人都将重点放在了“妈妈”上面,却忽视了这也是男主第一次被蛊惑的时间。

    “妈妈”二字在全剧中就出现了两次。

    两次都是月圆之夜;两次男主都被蛊惑;两次蜘蛛娘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一声“妈妈”,让男女主带她到古宅,被蛊惑的男主爬也要爬入湖中。

    因为蜘蛛娘想要男主替自己回到母亲身边,改变原本的命运。

    第二声“妈妈”,她用蜘蛛腿割断女主身下的线,在动手之前,蜘蛛娘曾经露出“甜美的笑”。

    笔者更愿意称其为做出满意选择的笑。

    男主能够被她蛊惑,女主却不行。

    既然可以二选一,被抛弃的自然就是没有利用价值的女主。

    蜘蛛娘爱男主吗?

    显然是不爱的,就像是当初的阴阳师一样,她也不爱阴阳师。

    如果非要说感情,那应该算是动物对于饲养者的依恋吧。

    他们之间从来都不是平等的。

    与男主的方向出发:他是人类,而蜘蛛娘是蜘蛛;

    于蜘蛛娘的角度出发:她可以肆意迷惑男主,处于支配地位(这也是用脚握手的原因之一)。

    这部动画的片尾部分,蜘蛛娘的蛛网上,缠绕着骷髅和眼球。

    而最后部分,短发的瑞纪逐渐变成了长发的蜘蛛娘。

    短发瑞纪。

    长发蜘蛛娘。

    这或许是在暗示,进入湖中的瑞纪并没有死亡,被“母亲”重新孵化称为新的蜘蛛娘。

    而这个故事最后的结尾,并非是结局,而是下一个蜘蛛娘故事的开始。

    勿忘蛛,从头到尾都在提示着观众:不要忘记她是蜘蛛。

    而即便是隔着屏幕,屏幕前的我们同样会被这位萌萌哒蜘蛛娘迷惑。

    何况是男主呢?

    值得一提的是,故事中阴阳师的下场,在剧中同样有暗示。

    蜘蛛娘害了瑞纪,迷惑了男主之后,男主便将其抛诸脑后。

    而故事中的蜘蛛娘,自然也会迷惑阴阳师,让阴阳师将死去的村民抛诸脑后。

    后面那个村成为了荒村,湖中也依然住着蜘蛛娘。

    笔者个人的看法是,湖中的大蜘蛛,就是当年阴阳师豢养的那一只(蜘蛛娘本身就会长大)。

    而本集故事中的蜘蛛娘,则是她的后代。

    毕竟当年的白发丑蜘蛛太老了,总不能逆生长吧?

    至于蜘蛛娘为何装扮成瑞纪……

    渣男和“瑞纪”在一起,不仅不用还那几年的房租,还能够继承大笔的财产。

    这不香?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