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苦娘4445傻妞儿又谈恋爱了

    八戒影院电视资讯人气:321时间:2022-09-05 01:07:52

    傍晚傻娟儿下班回来,强子和他妈正在院子里一人一个小板凳坐着。

    见傻娟儿进门儿,强子赶紧抢先一步,帮忙推自行车。

    老太太在边上欢快地说:我寻思你现在也该回来了,提前把饭做好了,吃完了,好去摆摊儿。

    傻娟儿说不用,我那屋里还有点昨天晚上剩下的米饭,炒炒吃就行,再不打扫了,就坏了。

    老太太说:都放了一天了,坏了就扔了。你看我都把你的饭做上了,你不吃哪行?你不吃,我们吃不完,这也得放坏了扔了!

    强子也说:就过来一块儿吃吧。我妈忙了半天了。

    老太太瞅瞅傻娟儿,又瞅瞅儿子说:都是强子特意炒的菜。

    见老太太母子两人都这样说,傻娟儿也就不推辞了,她说:那行,我洗把手,就过去!

    这顿饭,强子显然跟他回来那天对傻娟儿的态度不一样了,他很热情,一个劲儿地给傻娟儿夹菜,还说:多吃猪蹄儿,胶原蛋白多,女的吃了好,能美容。

    这个胡萝卜含维生素多,吃这个对身体好。

    傻娟儿从小在穷家里长大,粗茶淡饭,也不懂那么多说道儿,虽然后来在上海当了几年保姆略懂了一些,但是,她个人从来不讲究这个,能吃饱、好吃就行。

    整顿饭,强子不住地照顾她吃这个吃那个,不住往她碗里夹。

    老太太就一直面带微笑,看着他们,看老太太那表情,都知道,她心里是一种乐开了花的状态。

    反倒是弄得一向大大咧咧的傻娟儿有些不好意思。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对她。她的父母不懂得表达,自打记事儿起,就不记得父母给她加过菜,即使是与前夫大刚谈恋爱时,大刚也未曾有过这样的举动。

    她有些感动,心里是想着表达谢意的,但话到嘴边儿却变成了:我又不是没手,我自己会夹!

    老太太听了就哈哈笑起来:这闺女,就是实在!行了行了,那就别夹了,都是一家人,咱们都自己随便吃。

    老太太别有用心地用了“一家人”这句话。

    这顿饭吃得很愉悦。虽然老太太并没有明说,让他俩处对象的事儿,但似乎,通过这顿饭,已经把这事儿放在阳光底下,挑明了。

    饭后,傻娟儿收拾东西要去摆摊儿,强子就非常主动得过去,帮着她一起把货物从屋子里搬出来,绑到自行车上。

    强子说:我跟你一块儿去!给你帮帮忙。

    傻娟儿说:不用不用,我自己一个人照看的过来。

    老太太说:就让他去吧,在家也没事儿,闲了一天了,就当出去逛逛夜市了。

    既然这样,她也不能再说什么。

    俩人骑两辆自行车,一前一后去了公园的夜市。

    到了摆摊儿的地点后,强子又手脚麻利地帮忙出摊儿,就像干自己的活儿一样。

    傻娟儿的老熟人芬姐就在旁边儿,她悄悄看着他们,忍不住脸上溢出了笑容。

    关于强子,傻娟儿之前向芬姐说过。

    当然,那时候,她们都还不知道他叫强子,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儿。

    傻娟儿心里装不住事儿,从小她娘秀珍就说她是“狗肚子里藏不住二两香油”。所以,前一天老太太跟她提了要介绍她和老太太儿子处对象的事儿后,第二天她见到芬姐,插空儿就把这事儿说了。

    她也是想让芬姐帮着拿拿主意。

    芬姐像军师一样,帮她一一分析:一是城里人、二有房子、三离婚不带孩子、四就这么一个老娘身体也硬朗,这条件,简直不能太好了。

    芬姐觉得,就凭这条件,能行!到时候再相看一下人,如果人没大毛病,这事儿就成了!

    今天,芬姐见了强子,不仅长相不错,还这么主动地帮忙干活儿,真是好啊!

    人少的时候,强子出去溜达了一趟,芬姐就和傻娟儿叽叽咕咕说了起来。

    一会儿,强子回来,手里拿着一把炸的串串儿,递给了傻娟儿。

    傻娟儿把串儿分了几个给芬姐,芬姐笑着揶揄道:我可不吃,人家是专门给你买的,我吃了怕有人心疼。

    强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一块儿吃一块儿吃,大家一块儿吃!”

    芬姐吃着串儿,凑到傻娟儿身边,用肩膀扛了傻娟儿的肩膀一下,挤眉弄眼,小声嘀咕一句:这人儿,不错!

    来时,他们骑自行车,还是一前一后。

    收摊儿回去时,就并排骑着有说有笑一起走了,而且,那包东西也绑到了强子的自行车上。

    回到家,简单的洗漱完毕,上了床,傻娟儿伸手关掉电灯,夜已经深了,但是,她却怎么也睡不着,墙上挂的旧钟表,嗒嗒嗒的,异常清脆,以往傻娟儿好像从来未觉得这钟表这样闹腾地“嗒嗒”过。

    她的脑子里过电影似的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强子这人还行吧?

    看起来还不错!

    能嫁?

    好像行!

    对我好,不是他妈逼的吧?

    不像!

    到时候立志应该能接受他吧。

    应该行,他脾气看起来不错!

    她在头脑里自己和自己对话,这样扯了半天,忍不住伸出手来,在黑夜里自己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瞎寻思个屁!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嘛时候我傻娟儿这么絮叨了。

    不过,她还是决定:甭管他是好是坏,也不管怎么说,这事儿急不得,有的是功夫,多少年都等了,不差这一时半会儿,慢慢了解,必须了解透了,才能走下一步。

    也不知道寻思了多久,傻娟儿终于睡着了。

    梦里,她一个人走在一望无际的草地上,走着走着,对面有一匹烈马向她冲来,险些就要撞到她了,突然,一个陌生的高大男人一把将她拉到一边儿,躲过了一劫。

    她被这一阵惊吓,吓醒了,却发现,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梦里那个男人的长相。

    45集

    强子和傻娟儿接连一起摆过几天夜市后,他们的关系已经逐渐明朗了。最明显的一点是,老太太坚决不肯让傻娟儿再自己做饭吃,每天做好了饭等着她,如果她不愿意去,就派强子一遍两遍三遍地请,她又是实诚人,非叫吃就吃吧,老拿捏着,显得太小家子气。

    再有就是一起摆地摊儿认识的人,都知道这几天一直有个男的来跟她摆摊儿,小摊贩们都直言不讳:娟儿的对象来了。似乎大家都认可了他。

    当然,最主要的是,几天接触下来,她觉得强子这人还真是不错。

    傻娟儿荒凉了好多年的心,似乎又渐渐启动了。

    她的心里是喜悦的。

    傻娟儿藏不住心事儿,虽然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儿,人也一年长一年,但是,仍然跟小时候一样,喜怒形于表面。

    她烦恼,全世界都能看出她烦恼,她开心,全世界都能知道她开心。

    这几天,傻娟儿在她做工的那家干活儿都是喜悦的。

    扫地她在哼歌,抹桌子她在哼歌,刷锅洗碗做饭她在哼歌,给大姐擦身子,她也在哼歌。

    其实她也不会唱歌,自小五音不全,一首歌都唱不完整,唱不完整还没关系,最主要是跑调,嗓子又不圆润,唱起来超级难听。

    她小时候,与她娘秀珍一起去地里干活儿,快到中午的时候,大太阳火辣辣的,晒得人难受,傻娟儿想回家,她娘贪着多干点儿活儿,就拖着她不让回去:着什么急,再干不一会儿!

    到头儿就走!

    到了头儿,她娘又说:再干一遭。

    傻娟儿感觉她要是不想点儿办法,她娘是绝对不会允许她回家的。

    于是,她就唱歌: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

    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在回城之前的那个晚上,你和我来到小河旁

    当然,她唱得不在调儿上,不仅不在调儿上,还特意让这些词调拐得歪七扭八,一会儿“嗷”得一声拔高,一会又尖着嗓子从声音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还改词:村里有个姑娘叫小娟儿,长得好看又善良,白长了一双大眼睛,大晌午快晒死了,她娘也不让回家,啊啊啊,啊啊啊……

    她娘被她唱得烦的不行,又刺耳,赶紧说:行了行了行了别唱了,不干了,快回家吧!真是让你腻歪死了,这声调儿比刷锅时用铁铲子戗锅巴还难听一百倍。

    她得逞了,哈哈大笑。

    “走嘞!回家了!”

    以后,傻娟儿就经常如此炮制,每当她到了中午想回家,她娘想多干点儿时,她就嚷: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可唱歌了啊!

    几个回合下来,她娘就败下阵来。

    傻娟儿上了几年学,村里的学校也没有正经音乐老师,就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教师喜欢二胡儿,会一些老歌,教过她们几首。

    《学习雷锋好榜样》: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爱憎分明不忘本,立场坚定斗志强……

    《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反动派被打倒,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

    这些歌,因为老师教过,基本还能找到点调儿,但是,词儿她也不完全懂,以至于,好多年她都以为《学习雷锋好榜样》里面的“立场坚定斗志强”讲得是“逗志强”,她们村里有个人叫志强。她一直不懂,为什么非要逗志强呢?志强到底怎么惹着他们了?

    《社会主义好》里面的“反动派被打倒”她一直以为是“反动派背大刀”,就是反动派后背上背着一把大刀……

    这么些年来,她也不会一首完整的歌儿。有些流行的,满大街都会唱的,她也会哼上那么三两句,词儿还不一定对。

    再回到她刚刚怀着喜悦的心情时时哼歌儿的话题上。

    她嘴里哼的是“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两只老鼠两只老鼠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可爱,真可爱……”

    也不管它词是对是错,她就像老驴拉磨一样,翻过来调过去地唱这几句。

    大姐说:哎!娟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儿啊?瞧把你美的?

    早说了,她狗肚子里装不住二两香油,人家一问,立马就正儿八经地坐下来,一五一十地把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叭叭地给大姐说了一遍。

    大姐说:作为过来人,我可提醒你啊!这回必须睁大了眼睛,要选人,你得选你大哥这样的才靠谱儿。

    未完待续

    大姐嘴里的大哥,是这家里的男主人。

    先说说这家的具体情况。

    大哥叫金锁成,在电力局上班,大姐叫王丽是市实验小学的一名老师,他们有一个上初中的女儿,金大哥忠厚老实本分、有责任心又有担当,王姐呢性格温和又是料理家务的一把好手儿。女儿乖巧懂事儿学习好。

    本来是一个令人羡慕的三口儿之家,哪知王姐竟然患上了癌症。

    几轮的化疗放疗下来,人像扒了一层皮,虽然生活勉强可以自理,但是长时间没人在家陪伴,也不行的。

    金大哥不能老请假,也正因为此,才请了傻娟儿照顾。

    最重要的是,这一场重病下来,王姐的脾气也有了一个大扭转,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她脾气没准儿,随时都有可能发火,为了一点不起眼的小事儿,就可能摔东西骂人。

    金大哥很关心王姐,知道她身体不舒服心里也难过,处处忍让。

    只要金大哥在家,都是他亲自给王姐端饭,拿东西,帮她按摩,给她端水递药。

    王姐无缘无故大撒脾气,骂人,摔东西,金大哥也总是笑脸相迎,耐心地哄着她,从来在她的面前不露一点不耐烦的样子。

    王姐还经常精神折磨金大哥。

    她说:等我死了,你就找个通情达理的女人,再结婚。

    金大哥说:别瞎说,过些日子你就好了。

    她说:甭哄我,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我好不了。你必须答应我,万一我死了,你就找个人结婚,但是有一点儿,你一定得找个好人,光对你好还不行,必须得对女儿好。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金大哥说:行!我都听你的!

    她一听,立马就翻了脸,开始骂:你个没良心的,我这还没死呢,你就惦记着找人了。你说!你是不是早就盼着我快点儿死了,好给狐狸精腾地方……

    金大哥无可奈何地说: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是你非说的……

    她就开始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就找吧!我告诉你,我就是变成鬼也不放过你!到时候,我就变成一缕烟儿,藏到那个花盆儿里,眼都不眨地盯着你们,你们要敢欺负我闺女,我就给你点颜色看看。

    她手一指柜边的那盆生机盎然的吊兰,原本,这盆吊兰,是金大哥特意给她买来,让她多看看绿色植物开心的。

    她又说:要么,我就藏在窗帘后头……

    她越说越气,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了。

    金大哥就搂着她的肩安慰:你这不是没事儿自寻烦恼嘛!咱好好治病,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去爬山,你不早就想去泰山了吗!

    哄半天,她终于消停了。

    金大哥当着王姐的面儿,从来没有唉声叹气过。

    可傻娟儿偷偷看见过,他一个人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把头深深地埋下,双手抱着头。

    确实,像金大哥这样的好男人,才是值得托付一生的好男人。

    她当然想找这样的,可人贵有自知之明,她一个没文化没本事的农村离婚带一个大儿子的傻女人,哪有这等福气。

    能找到强子这样的,她已经很知足了。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