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三「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三」

    八戒影院电视资讯人气:810时间:2022-09-02 20:01:41

    我再次看见那个矿泉水瓶子,是在杂志封面上。

      我不仅看到了那个瓶子,还看到了我自己。狗仔队把我拍得巨傻无比,挤在人群里已经狼狈不堪而且跛着脚,身边还有天生丽质的言晓楠和南南,简直把我反衬得像个捡垃圾的老太太。

      老板估计也是看见那个矿泉水瓶子了,第二天一早就把我叫到办公室臭骂一顿。

      “人家泼水你递瓶子,人家点火你放柴,你还怕天下不够乱是不是。”

      “不是的,老板……当时那个场面……我……我很无奈……”真是很无奈。

      “我不管你多无奈,我也不管你到底干了些什么,总之没有结果就是无用功。”Boss咄咄逼人地指着我,一字一顿地强调着:“我告诉你苏小柒,这笔生意要是谈不下来,一切损失由你负责。”

      “一切损失?”

      三千多万啊!

      我做一辈子苦力也还不起,神啊,快让我认识李嘉诚。

      “对,一切损失。”

      老板把那本杂志往桌子上狠狠一摔,正好翻到郑凯文的八卦新闻。我就像是蹩脚剧本里的倒霉女主角,无缘无故地惹祸上身。

      我第一个想到要声讨的,就是言晓楠。

      “是那个姓郑的贱人该打。”

      言晓楠坐在床上,四个脚趾头缝里塞着棉花,涂着指甲油。

      “他现在害你丢了工作,就更该打。”

      “呸,童言无忌。”我坐在办公桌前敲电脑,脑子里都是计划书、郑凯文和老板暴怒时猪肝一样的脸。“我还没有丢掉工作呢,你别咒我。”

      “我是说如果嘛。”言晓楠停下来说:“姓郑的这种贱人就欠打欠骂,完全把女性的尊严当作人行道来践踏。李南南那个笨蛋,跟家吃吃饭,逛逛街,就以为有机会嫁入豪门,做标准少奶奶,做她的春秋大梦。我言晓楠这种黄金比例完美人都没有机会,她想沾边,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

      我讥笑道:“我怎么听着你也想嫁他?”

      “想想又不犯法。”言晓楠有着破罐子破摔的优良性格。

      “这个郑凯文到底是什么人,怎么那么多人都想嫁给他?”

      言晓楠不禁津津有味地娓娓道来:“郑家在香港也排得上是城中富豪之家,郑凯文在家排行老二,不到二十岁就接管家族产业了。人长得一表人才,而且还这么年轻有为。基本上极品钻石王老五的条件他样样都符合。留过洋的港产货,怎么都比本地货强那么一点点吧……”

      没想到言晓楠居然有他如此详尽的个人档案,我忽然想到了出路,不等言晓楠说完,就迫不及待地问:“你知道郑凯文这么多,你怎么早不告诉我?”

      “你又没问……”

      “那你刚才说,那个南南跟他吃过两次饭?在哪里吃饭?”

      “你想干嘛……?”

      我想我一定是目露凶光了,以至于言晓楠都警觉起来。

      我用力摇了言晓楠一下:“快告诉我,这攸关我的生死存亡。”

      “在他的私人会所。”

      “私人会所?!”

      “惊讶个P啊。那种阔少爷别说私人会所,连私人飞机都有。不过他很少带女人去他的私人地方,更别说他家里了……所以李南南去过一次,就以为她真得能狗屎运得嫁入豪门。”

      “言晓楠!”

      “好,好,我不说粗话。”言晓楠举起涂得鲜红的十个指甲,忽然瞪着我说:“苏小柒,别打他的主意。虽然沐橙走了,你也不能这么饥不择食。那种人不适合你,小心他得了便宜再卖乖,最后把你给卖了。”

      我笑笑:“刚才有人说过,想想又不犯法。”

      女人啊。

      我昂头说:“而且如果把我卖了能赔得起三千万,我愿意卖身还债。”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我为了环宇的case继续焦头烂额。

      在连续吃了郑凯文秘书的几次闭门羹之后,我决定不走正途。与其有备而战,倒不如出其不意。我去了言晓楠说的那家私人会所。郑凯文不是本地人,虽然他在这座城市中也有房产,但我想那等同于一间不定期居住的旅馆,还是私人会所比较可能碰见他。

      说实话,我这种穷人第一次来会所这种地方,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尤其是那些服务的小姐个个都比电影明星还明艳动人,令我相当的自惭形秽。要不是想到一切都能够报公账,我付钱的时候是绝对不会那么爽快的。

      经过若干天的潜伏,我终于看到了郑凯文。

      他穿着黑色阿玛尼西装,领带打得笔挺,看起来就是刚刚从公司赶回来。屁股后面跟着一大堆下属,汇报工作的,等候指示的,身强体壮的,那是保镖。

      他们大步流星地从玻璃门外走来,甚至都没有朝我这边看一眼。

      我只好手忙脚乱地收拾了东西,冲过去试图拦住他的去路:“对不起,郑先生,我是SK广告公司市场部苏小柒,我想跟您谈谈我们的广告计划……”

      啪地一只手,将我推出了电梯。

      那么蛮横,那么没礼貌,那么粗鲁……跟港剧里演的完全不一样嘛。我被硬生生推开好几步,还听见那个大个子用广东话粗鲁地骂了一句。

      郑凯文连眼皮也没有动一下,视线完全跳过我,消失在莫名的远方。

      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电梯金属门在我的面前一点点地闭合,眼睁睁看着郑凯文那张俊美无比的脸孔,就这样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我盯着电梯指示牌,看到它停靠在三楼。

      三楼,那里是桌球室。

      好歹我也花了近半年的薪水办了一张会员卡,怎么都得实现它的利用价值。

      等我来到桌球室,郑凯文已经在那里推杆进球了。

      “郑先生……”我一进门,众人都向我行注目礼。

      这里全场也只有我,是穿着套装高跟鞋,手捧一打文件袋的装扮。

      所以我显得很突兀。

      “郑先生,对不起……”

      我没办法说下去,一双粗鲁的大手将我拦在球桌三尺之外。

      郑凯文依然低头瞄准他的目标,眼睫毛也不向我抬一下。球杆轻轻一推,白球撞击红球,红球撞了篮球,然后滚入了球袋。

      他直起腰来,楞比我高出一个头。

      他现在只穿挺括的白衬衫,肌肉线条在单薄的棉质布料下若隐若现。我相信他要用一个巴掌我把掐死绝对不是问题,但我这时候也就是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来的,硬是仰着脖子望向他,端起笑脸说:“郑先生,请您给我三分钟时间,我只要三分钟,不会耽误您更多的时间。我相信您听完我的计划,一定会很有兴趣。”

      “这位小姐,对不起。”那个讨厌的大个子,固执地挡在我面前,双手背在身后说:“郑先生打球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请您出去。”

      虽然他把大门的方向指给我,但我只装作没看到。

      我理直气壮:“我为什么要出去,我付了钱的,我也是这里的会员。”

      大个子回头征求了一下雇主的意见,可是他的雇主还是那张苦瓜脸,一边用滑石粉轻轻擦着球杆,一边盯住7号球。

      “小姐,我可以送您到别的娱乐室。”

      “你有什么理由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理更直气就更壮。

      “那你就留下吧。”郑凯文忽然说话了。

      我因为惊讶于他的声音如此动听,普通话这般标准,所以一时间没有能立刻反唇相讥。郑凯文还那样傲视一切,看也不看我,一手很自然地把手里的球杆丢给身旁的服务生,另一只手抓起随从奉上的外套,大步流星地走向大门口。

      于是那个大个子也就不再阻拦我。

      其实,他阻不阻拦我,已经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等我想起来的时候,只有桌球室的弹簧门还在轻轻摇晃着。

      “郑凯文。”

      我咬牙,跺脚,发誓,绝对要搞定你。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综艺